承認吧!是漢人的「集體槍械恐懼症」造就台灣還在恐龍時代的《槍砲管制條例》

承認吧!是漢人的「集體槍械恐懼症」造就台灣還在恐龍時代的《槍砲管制條例》
Photo Credit: Wikipedia,CC License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常常說制式武器不可怕,可怕的是落後的槍枝法規,以及一種發自內心的盲目槍枝恐懼症。

管理槍枝避免產生治安問題是每個政府都會考慮的問題,但一個透過民主法治議決政策的政府在這點上卻做的比殖民政府還要狹隘,我個人認為在高度上是說不過去的!這某種程度也反映出社會多數的偏見與歧視。

如前文所述,制式武器未必是火力強大的代名詞,它只是具有相對穩定的性能與安全性罷了。日本人配發的村田28番式獵銃就是只能單發裝填的滑膛獵槍,擊發下一發重新裝填的時間再快也要5秒,難以達成槍枝犯罪的目的,最起碼鄭捷的菜刀砍人都比較快。

有限開放制式獵槍,讓原漢都受益

原住民族獵人需要的並不是毫無上限的制式武器,絕非彈匣給彈具有全自動功能的M16/AK47突擊步槍(Assault rifle)之流。

由於台灣的山勢陡峭且森林內可視距離有限,一把有效射程在40公尺內,單發裝填低等級制式滑膛散彈火力就可滿足每個獵人在山中的需求了,足夠用一輩子而無它想,主管機關亦不用在自製獵槍法規上繼續無止盡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還落個壓迫原住民族的罵名!

現行歐美市場中的.410口徑單發裝填迷你散彈槍也具有類似日本村田28番式獵銃的功能,其彈種多元,對付小型動物可使用散彈,大型動物則可以獨立彈頭Slug擊倒。5秒多的重複裝填時間亦不會造成嚴重的槍枝犯罪,拿去搶銀行可能對空鳴槍警告完、換子彈時,就被其他人撲倒了,更何況那麼長一把傢伙要帶上街不被注意是不太可能的。

各式 . 410規格的散彈發射彈丸。Photo Credit: Smith & Wesson Governor

各式 . 410規格的散彈發射彈丸。Photo Credit: Smith & Wesson Governor

允許受過基礎訓練符合條件的原住民族獵人購置一把這類的散彈槍是很合理的,它有效防止自製獵槍法規永遠趕不上民間自製獵槍種類變化的問題。

另一方面,目前警政署依舊無法掌握實際自製獵槍的數量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它是自製的,未經許可持有除罪化後,只有不到20%的持有者會跑去登記。既然連實際持有者警政署都未必能掌握了,更何況持有者有無重大犯罪前科或其它的轉讓販售行為,警政署又該如何探知?坦白說這就真的是管理死角,大家都知道只是沒人戳破它。

我個人認為,現行的自製獵槍管理法規造成原漢雙方都變成了輸家,因為原住民族獵人不滿意,官方亦無法實際掌握數量與持有者名稱,大家只是配合演出對於「自製獵槍」的文化想像而已。

若能改為透過登記許可開放前述這類低火力的制式獵槍,警政署則可得以有效掌握真實流通數量與持有者的資料進行管理,且彈藥規格統一化後,透過彈藥數量的流通,亦得以控管持有者的實際火力,比現行的制度更利於治安維持。

類似的制度其實早已存在於台灣社會之中,中華民國射擊協會即以人民團體的角色代替使用者申請許可後,再透過貿易商進口飛靶射擊競賽用12 Gauge散彈槍,雖然只是申請使用權而非持有權罷了!但確實,相似的制度為何漢人為主的人民團體可以,但原住民族不行呢?

限定取得持有許可前必須參與一定時數的政府相關課程做宣導與訓練,亦得提升原住民族獵人對於槍枝的理解與法令的認知,怎麼樣都比自製獵槍法規健康合理多了,為什麼不做?

傳統文化統整科學法治後,將更有正當性

我常常會想,原住民族的菁英族群為什麼不會去注意到這些事,每次修法都是原住民族的菁英族群義憤填膺地指著主管機關大罵又或是哭哭啼啼訴諸悲情,但最後又兩手一攤將問題丟還給警政署,讓警政署研擬草案。原住民族菁英啊,無論是原民會、原住民族立委又或是公民團體也好,你們這樣做,跟把自己族人的脖子洗乾淨再伸給漢人主管機關砍有什麼分別?

參考國外槍枝管理法規撰寫適合原住民族的獵槍管理條例草案是否真的有這麼難?一定要警政署替你做功課嗎?打開大日本獵友會的網站裡面就有成套的完整科學化論述,翻譯完改一改就好了,難道原住民族菁英是否就真的這麼缺乏統整族人需求的能力?

科學法治與傳統文化統整後的論述將更有正當性,但為什麼每次都要用哭哭啼啼的方式呢?拿著一套空空洞洞沒有施行細節的《原基法》又有什麼幫助?獵人的尊嚴都快被你們哭完了呀。自製獵槍本來就只是個妥協下暫時的產物,還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化想像在上面,不要再抱著它當寶好嗎?那只是鬼打牆的死胡同而已,原住民族獵人要的並不是這種東西呀!

相關文章:

本文獲Mata Taiwan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