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天使,但也絕非惡魔」,他們用畫筆與噴漆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

「並非天使,但也絕非惡魔」,他們用畫筆與噴漆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
Photo Credit:劉祖澔
Photo Credit:劉祖澔

Photo Credit:劉祖澔

藝術,可以改變世界嗎?

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在4月17日公布了26個欣賞街頭藝術的最佳城市,台北市也雀屏中選。報導中指出,街頭藝術在過去幾年經歷了大幅度的轉變,如今已從社會邊緣人抒發情緒的創作轉變為公共藝術,描繪各大城市各自的韻味。

而台北的街頭藝術亦如此。特別是在剛結束的太陽花學運之中,我們清楚可見張貼在立法院四周的海報與街頭創作,在激烈衝撞以外,呈現的那一股幽默柔軟卻不失批判的力量。創作者和衝撞體制的人肩並肩,試圖以畫筆改變世界。

Photo Credit:劉祖澔

Photo Credit:劉祖澔

街頭藝術和嘻哈音樂息息相關,同樣發源於六十年代紐約最窮困的布朗克斯區。戰後出生而身處社會邊緣的孩子長大了,意識到西方文化的崩潰、貧富懸殊、種族與失業等社會問題圍繞在身邊,想發洩情緒卻難以得到主流社會與媒體的關注,於是在街頭上塗鴉書寫成為他們控訴體制的唯一發言方式。

這群對未來充滿理想的年輕人,透過街頭藝術挑戰權威、對抗資本主義,並且在街上展開一連串反戰、反種族歧視、反性別歧視、反權力壓抑與反性壓抑等等社會運動,重新建構了戰後西方社會的藝術風光。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名為JR的法國街頭藝術家拿著攝影機的肖像,成為泰特現代博物館外牆上顯眼的塗鴉。

隨著戰爭的餘溫逐漸隨歷史離去,街頭藝術開始受到大眾的關注與正視,更逐漸成為國際肯定的對象,不再是大人眼裡孩子在牆上搗亂的塗鴉。2008年,當代藝術權威倫敦泰特現代博物館(Tate Modern)策畫了以街頭藝術為主題的展覽,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街頭藝術家們登上了國際舞台。

埃及

即使街頭藝術踏入了國際藝術殿堂,抗爭仍在世界各地進行,充滿理想卻不滿現況的人民依舊站在街頭,揮舞著手中的畫筆和噴漆與體制對抗。

埃及,穆巴拉克經過30年執政,終於因革命下台。埃及人原以為趕走了極權夢魘,卻又在民選總統穆爾西無力治理而被迫下台後,面臨了軍方的鎮壓以及國家的分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三月才剛正式宣布參選總統的埃及前國防部長塞西的肖像,被畫在牆上。

曾經以軍方武力對穆斯林兄弟會支持者進行血腥鎮壓的塞西,臉部肖像的下方寫著「推倒軍方規則,殺人兇手塞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抗議軍方暴力的標語一旁,塞西的競選標語諷刺地寫著:「因為埃及人是獅子且喜愛獅子,他們將選擇一位猛將,擔任他們的總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位穆斯林兄弟會與前民選總統穆爾西的支持者,在抗議行列中高舉著鐵籠,其中坐著代表塞西的人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位埃及紳士,漫步走過反暴力鎮壓穆斯林兄弟會的塗鴉,下方的標語寫著「警察只會為政權工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埃及年輕人身旁的塗鴉,諷刺著總統大選只是被軍方勢力控制的牽線木偶秀。

希臘

4月16日的紐約時報國際版(The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頭條寫著希臘的青年將生活的悲苦,化成了雅典的街頭藝術。這群年輕人活在經濟蕭條的巨大壓力中,感受到實際行動、抵抗和傳達自我的必要,街頭藝術成為他們發言的最好方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數以千計的希臘人聚集到雅典,朝警方丟擲點火的垃圾桶,為了抗議只傷害到窮人卻沒解決真正經濟問題的撙節政策。一名武裝警察的身後,看得見青年的塗鴉在無聲抗議。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有錢人受盡好處,經濟蕭條卻需要窮人承擔。牆上的噴漆寫出希臘青年的憤怒,路人黑暗的臉龐上看不到希臘年輕人的未來。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牆上的資本家如鬼怪般撲天蓋地席捲而來,在他們的身下,卻是貧困的人民在路邊潦倒乞求。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無論是牆上、汽車、火車、銀行、小販或是廢棄建築物,都能見到塗鴉的蹤跡。這股淹沒了雅典的街頭的藝術,畫出了希臘人的悲苦。

雅典市政府曾想將這些街頭藝術收編成為大型的街頭畫廊,卻被藝術家們徹底回絕。這些年輕人告訴政府:「別搞錯了,塗鴉的叛逆和昭彰正是它的武器,若受到政府控制了而使這些畫作變得中立,等於失去了我們的精神。」

用街頭藝術重新看見世界,法國攝影師JR

2008年,躍上倫敦泰特現代博物館牆上的法國藝術家JR,同時也是TED 2011年大獎得主,他成功地以街頭藝術翻轉了數千萬人的世界。

在他20出頭的那年,3名黑人青年因逃避警察追捕,在巴黎近郊觸電致死,而後媒體開始鋪天蓋地將他們塑造成大肆破壞的不良青年。JR認識那些青年,知道他們並非天使,但也絕非電視上的惡魔。忍受不了媒體不實報導的JR,決定拿起一台簡單的相機,拍下巴黎居民的臉並張貼在街頭,靠自己記錄真實。

JR回憶當時表示,「那些被媒體扭曲,或是損毀了形象的人,如今卻能以自己的原貌為榮,這時我才領悟到紙張和膠水的力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Women are Heros在巴西

2008年,JR走入非洲、巴西、印度和柬埔寨等發展中國家, 以女性為主角,拍攝了一系列名為Women are Heros的作品。在這些地方,女性的社會地位常被忽略,長期忍受戰爭摧殘、種族壓迫和性別歧視。

JR訪問了當地女性的遭遇後,感覺到她們的內心幾乎已經死去,但請她們做些臉部表情拍照時,卻又馬上像活過來了一般。JR將拍攝到的女性肖像做成大型海報,張貼在村落與城市,讓地位卑微的當地女性,化身為防水的屋頂保護膜,並以她們的眼睛照看整個國家,重新賦予她們力量。

Photo Credit: 羊正鈺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