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2015年精選十大封面故事:是誰在玩弄恐懼?

《經濟學人》2015年精選十大封面故事:是誰在玩弄恐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5年接近尾聲,《經濟學人》選了十篇最具代表性的封面故事,做為今年的縮影。

原本以為2014年是個動盪不斷的年份;國內發生了太陽花運動、香港也發生反中的雨傘革命。出了亞洲,蘇格蘭舉辦了脫離聯合王國的公投;俄羅斯出兵併吞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烏克蘭境內的叛軍又擊落了馬航的民航機;因黑人遭白人警察擊斃,美國密蘇里州的佛格森,發生了大規模的暴動;以巴衝突持續造成大規模傷亡⋯⋯這樣的動盪,到了2015年不但沒有減緩,甚至越演越烈。

2015年剛開始沒多久,就發生了查理週刊的恐怖攻擊事件;敘利亞變得越來越分裂,「伊斯蘭國」勢力不但沒有減弱,反而造成越來越大的傷害,原本就戰亂不斷的中東地區,煙硝四起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歐洲眼見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難民潮,該如何處置各國意見分歧;恐怖攻擊在土耳其、法國、黎巴嫩、俄羅斯民航機上接連發生;美國的持槍攻擊事件仍持續著;連德國福斯汽車也發生數據造假的情況;更別忘了希臘債務問題差點造成希臘脫歐、甚至歐元區解體。

2015年接近尾聲,《經濟學人》選了十篇最具代表性的封面故事,做為今年的縮影。

1. America’s new aristocracy 美國的新貴族,1月24日(中文翻譯

當爭取總統提名的共和黨人,在8月首次辯論舞台上一字排開時,其中可能有三位候選人的父親也競選過總統。而無論是誰贏得提名,明年要面對的,則很可能是一位前總統夫人。對一個立國原則奠基在仇視世襲制度的國家來說,對世家政治這麼寬容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因為美國從來沒有擁有過國王或是貴族,所以即使其菁英階層逐漸固化,美國人對這個跡象看起來也不是很擔心。

2. India’s one-man band 印度的一人樂團,5月23日

印度新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也許是有史以來權力最大的印度總理。不過印度需要的是全面性改革,這個重擔放在莫迪一人身上,似乎太重。

3. Losing the Middle East 失去中東,6月6日

很多人認為美國在中東已經沒甚麼好經營的了;但美國仍有重要角色需扮演,如果美國持續退縮,那會是個滿盤皆輸的局面,包括美國自己。

4. My big fat Greek divorce 我的希臘離婚,6月20日(中文翻譯

最後可能會演變成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跟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正面交鋒。協議仍然可能產生,但雙方已互相厭惡。如果這是一場婚姻,律師應會在一旁伺機而動。離婚對任何人來說,可能都是一場災難。問題是這樣的,除非希臘跟歐元區,能改變相處模式,否則繼續在一起,也不會比較好。

5. Hiyatollah! 好耶,最高領袖,7月18日(中文翻譯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所有人都會如此同意。有些人說,上周那份伊朗跟六強加上歐盟於維也納簽署的協議,是一大突破;它讓核擴散保持安全距離,並開始修復與美國長達36年的世仇關係。但另一些人,比如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則說這份協議是「令人震驚的歷史錯誤」,讓伊朗成為核子強權,並為海外侵略提供了資金。哪一項論點較接近事實?這將取決於兩件事:協議的品質,以及本協議對伊朗行為的影響。

6. Empire of the geeks 怪胎帝國,7月25日

矽谷巨大、破壞性的創造力,是自十九世紀那些偉大發明家之後,無人可比擬的。不過他們快速累積的大量財富,其實也帶有風險。他們在對這個世界做出如此多改變後,住在一個與世界隔離的泡泡中,

7. Exodus 出敘利亞記,9月10日(中文翻譯

歐洲無視敘利亞骯髒、血腥的內戰太久了,並把那些受苦的大眾隔離在外。突然間,兩股政治力量推開了歐洲大門。其一是道德良知,一張敘利亞男孩溺斃在土耳其海灘上的照片,讓歐洲遲來地覺醒。另一股力量,則是梅克爾的政治勇氣。她告訴德國人民,不要害怕這些移民,並且對這些需要幫助的人,表現出同情心。

8. Dirty secrets of the car industry 汽車業的骯髒祕密,9月26日

福斯汽車在一千萬台的柴油車上裝上軟體,以讓車輛能通過美國嚴格的排氣檢驗。一但這些車子離開實驗室,便停止排放控制,散發出超出規定值40倍的廢氣。這樣的醜聞會影響到福斯跟柴油車的未來。

9. How to fight back 該如何反擊,11月21日(中文翻譯

要記住,西方世界有兩件事需要保衛:民眾的生命,以及支撐社會的寬容自由價值、法治。如果這兩者衝突,就必須選擇能對價值造成最小傷害的政策,以在這場保衛戰中可以獲得最多。令人難過的是,在安全的爭奪戰中,這些原則通常是第一個被捨棄的。

10. Playing with fear 玩弄恐懼,12月12日(中文翻譯

川普(Donald Trump)跟瑪琳勒龐(Jean-Marie Le Pen)並不孤單。自二戰結束以來,民粹極右派在美國跟歐洲部分國家的支持率,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在反恐的大環境下,這些恐懼販子對西方國家認為理所當然的開放與寬容,形成嚴重的威脅。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