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大戰》:如果要我撰寫八、九集的故事發展,我會這麼編劇

《星際大戰》:如果要我撰寫八、九集的故事發展,我會這麼編劇
Photo Credit:Star Wars粉絲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假如給想我這樣的鐵桿粉絲一個機會,撰寫八九兩集的故事發展的話,以下會是我撰寫的走向。

一直以來,我覺得身為一個亞洲人,會否愛上星際大戰,純粹是一種緣份。

遙想起國一的時候,存了一陣子的零用錢,買了像洋酒包裝的修復版經典三部曲錄影帶,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家裡跑車造型倒帶機,將456集看了好幾輪,為的就是1999年的大事件 — 星戰強勢回歸 — 首部曲的威脅潛伏首映 而做的暖身。

當初會投入這個世界,也只是我父親很單純卻又很廢的一句:「星際大戰很經典。」於是就被激起興趣地看了又看。

記得在首部曲上映的那個周六晚上,雖然已經考完期末考,但是英文家教班的恐怖女老師還是堅持我要出席首映那晚的課程,晚上十點半補習班下課後,我爸問我一句:「想不想去看星戰?」

我簡直受寵若驚,畢竟父母提出了一個「走吧去看午夜場電影」的邀約,對國中生來講是蠻震撼的。

大家都說2015的星戰在台灣討論風氣跟票房都很冷,但是我記得非常清楚,在1999年6月底,首部曲威脅潛伏上映的第一天,長春路的學者(現在已改名叫國賓長春)晚上11點的售票口,只能買到凌晨2點的場次。

雖然成年以後很常去國賓長春看電影,但想起當年居然還有凌晨2點的場次,還是覺得很神奇,於是平常總催促小孩早睡的父母,在那個難忘的夜裡陪小孩看了一場散場時時天已微亮的電影。

所以日後當老星戰迷說首部曲多垃圾時,我只想到那個難忘的午夜場。

想到達斯魔跟金魁剛師徒對決的場景,防爆門一打開的人聲詠唱,緩緩拿出的雙頭光劍,這種刺激感覺,已經超過了當年剛好中二年紀的我可以承受的程度。

於是在往後的日子中,當星戰迷批評新的三部曲時,我始終不能理解究竟爛的點在哪?因為對我來說,那就是我人生珍貴的回憶。

還記得大學時,第三集西斯大帝的復仇上映後,其實我心裡很抗拒去看,因為我太愛星戰,而看完後就要跟它說再見了,我情感上難以接受這殘酷事實。

於是在歐比王跟安納金在穆斯塔法對決中,以及尤達與達斯西帝在議會的圍爐,還有悲壯的66密令,我真的是兩行清淚,除了劇情扣人心弦外,也是因為知道自己正在電影院中倒數與星戰告別的時刻,每分每秒都覺得難過。

很不希望結局到來,但是當歐比王將路克交給歐文時,我知道時候到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所以當前一陣子迪士尼宣布重啟時, 我的心情已經不是貼上經典的’「我好興奮啊」肥宅圖所可以詮釋地陷入了狂喜狀態。

星際大戰 Star Wars

以下有第七集相關的評論以及劇情洩漏,尚未觀賞者請慎入

當上周看完第七集後,心裡卻有種失落感,畢竟跟我心中想像的星戰有落差,雖然看到芮(女主角)將光劍拾起時依然淚流滿面,但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於是在看了第二次後,終於比較能接受第七集的一些安排。

首先稱讚導演J.J. Abrams的鏡頭美學,場景跟載具的動作與相關構圖都拍得非常有美感,不論是千年鷹在賈庫星球與鈦戰機的纏鬥,或是X-wing的救援行動,再加上新死星充能時的光影變化、

韓跟凱羅忍喊話時的空橋景深,完全展現導演調度場景的強大功力,至於劇情方面,第一次看到時,其實內心不是很滿意。

雖然身為星戰迷,很喜歡會心一笑的致敬橋段,但是覺得有點顧此失彼,整部電影缺少了一種整體感,感覺太多劇情在服務鋪梗以及致敬。

舉另一個我很愛的魔戒系列,三部曲單獨觀賞都會有很滿足的感覺,雖然故事還沒講完,但是單獨的三部都有很棒的起承轉合。

但這次的星戰似乎失去了這種身為一部電影的整體感,結構有點頭重腳輕,演員的選擇也覺得有點差強人意,包括凱羅忍長得實在太青澀,再加上芬(黑人主角)的顏值有點低落。

不過看完電影後,覺得芬蠻有銀幕魅力的,將黑人特有的幽默感詮釋得很棒。至於凱羅忍,我只能期待導演對他另有安排。

看完本集後,目前許多人對未來兩集猜測的走向不外乎是:芮(女主角)是路克的女兒、路克會帶領她修行、最後擊敗完全體的凱羅忍跟史諾克,然後凱羅忍在最後關頭會良心發現,犧牲自己消滅史諾克。

如果後面的劇情是這樣發展的話,老實講我會相當失望,我會認為是假借致敬之名,行毀滅新經典之實。

但假如給想我這樣的鐵桿粉絲一個機會,撰寫八九兩集的故事發展的話,以下會是我撰寫的走向:

當然我沒有任何足夠可靠的直接證據,畢竟劇組對劇情發展保密到家,故以下並非嚴謹的推測劇情走向。而只是一個星戰迷滿足自己對八九兩集的一個編劇空想。

首先我認為芮跟路克嚴格來說有血緣關係,但不是直接的父女或親戚關係。芮跟路克的父親 — 安納金(後來的黑武士)一樣,都是迷地原蟲直接受孕而生。

雖然在迷地原蟲的設定上,喬治魯卡斯自己在首部曲後否定,但他所否定的面向是用簡單的測量血液中迷地原蟲的數量來量化一個人所具備的原力多寡,而非否定迷地原蟲或是原力可以直接誕生生命,就像首部曲安納金的母親如聖母瑪利亞般單性生殖,我認為芮的身世很可能與安納金相同,都是直接由原力受孕而生的神選者。

這樣的安排可以讓芮跟天行者家族產生一個比較有意思的連結,而非落入鄉土劇的血緣老梗,也讓芮繼承安納金主角的出生血統,解釋她強大而未經稀釋的原力來源。

另一方面根據路克4、5、6集的表現,我認為他跟安納金不一樣。

路克的正義感比較強,也比較有使命感且嫉惡如仇。安納金比較傾向保護他愛的人,為此願意遊走灰色地帶。

但路克想要拯救大多數的人,而具有強烈的公義傾向,所以我會假設路克比較不會兒女情長,事事比較朝大局著想。因此決定著手建立新的絕地學院,透過訓練新一代的絕地武士,重建共和國絕地議會的全盛時期,如同雲度大師所說:「絕地武士的任務就是保衛和平」,路克相信一個強而有力的絕地議會是宇宙和平的基石。

然而主角芮,我認為她是一切麻煩的開端。

Photo Credit: Star Wars Movies

Photo Credit: Star Wars Movies

首先,不論是路克、韓索羅、莉亞、凱羅忍,在電影中應該都不是首次與芮見面。

仔細觀察韓的鏡頭,他總是對芮眉頭深鎖,包括皺著眉頭問她要不要當二副,或是在千年鷹駕駛艙中若有所思地望著她,以及當休息站的站長瑪茲詢問韓關於芮的身分時,下一秒鏡頭就快速切掉,然後就跳到地下室被路克光劍召喚的場景,由此可知韓應該跟瑪茲說了些秘密,讓瑪茲了解芮的真實身分。

故導演有暗示韓其實知道芮的身分,所以想將她留在身邊,確保她的安全。

再來是莉亞。電影中莉亞對芮的態度也是相當的微妙,並不像是見到陌生人的感覺,她總是用一種欲言又止的眼神,知道這女孩很重要,但卻想隱瞞些甚麼。

再來是凱羅忍,一般人認為他抓到芮之後,願意放棄搜尋BB-8,是因為他相信可以對芮逼供,得知路克的真實位置,所以他跟部下說:抓到女孩就好,機器人就算了。

但我的想法是:他真正想找的是芮,路克只是第二順位。

所以他在芮面前意味深長地把頭盔拿下,並非只是想要求偶才露臉,他是想測試芮對他有沒有印象,再來他用原力得知芮的記憶中有大海跟孤島,剛好與路克最後的位置相符合,所以芮的記憶應該是有被變造過,被封印了部分的秘密。

再加上芮被凱羅忍刑求時用原力抵抗,而他被芮察覺內心正感到害怕。

當然你也可以解釋成凱羅忍就是個孬種,看到小女生會用原力就屁滾尿流,但如果我是編劇的話不會把主要大魔王弄得這麼破格,我寧願相向他以前有見識過芮的可怕。

而在最後光劍對決時,凱羅忍有問芮要不要當他的徒弟,應該大多數人都想說,這廢物想利用收徒弟來建立自信,但我猜測他是想將芮留在自己身邊。

到目前為止可以看到:不論是韓、莉亞、凱羅忍、都希望芮在自己的掌控範圍中,至於路克的態度不得而知。

但可確定的是當路克在片尾時看到芮的複雜表情,像在訴說: 該來的還是要來。

於是我推測當初是路克將芮藏在賈庫星,並變造且封印了她的記憶,為了一些原因,而除了凱羅忍外,大家都避談關於芮可能有強大原力這件事,我認為他們是知情的。

說到凱羅忍,大家對他的意見是:長太醜、表現中二、髮型拙劣。甚至我的兩次觀影過程中,當凱羅忍拿下頭盔時,戲院裡響起觀眾此起彼落的哀號聲,伴隨著小聲的「他好醜歐」。

撇開東方與西方審美觀不同這部分,我自己主觀感受是亞當崔佛的臉並不帶邪氣,反而有種稚嫩的感覺。

而他對維達的頭盔說:我會完成你未竟的使命,我猜測是將原力重歸平衡。

所以我相信他不是那種傳統想要統治銀河、追求力量的壞人,他應該有一套自己的想法,而那套想法跟路克可能不同。

而他們倆人之前的恩怨,我大膽猜測跟芮或是原力平衡的見解歧異有關。

Photo Credit: Star Wars Movies

Photo Credit: Star Wars Movies

我猜測路克認為芮太危險,想把她藏起來,而凱羅忍與他的黨羽可能有不同的想法,而不是簡單的運用原力失去節制而墮入黑暗面就可交代。

再來凱羅忍的造型有種濃濃的殉道者風格,再加上他那容易讓人聯想到十字架的光劍,我大膽猜測他會吸引所有人的仇恨,直到他完成使命,才會讓人恍然大悟。

至於他跟史諾克的關係,我覺得是互相利用。

史諾克的投影非常巨大而陰森,但從導演接受訪談透漏的訊息,我猜史諾克本人是既瘦小又虛弱,而他可能正在盤算著要如何利用凱羅忍,也許覬覦的是他的肉體。

可能史諾克有能力將自己的靈魂灌注到一個容器裡,跟火影忍者中大蛇丸還有佐助的關係有點像,而忍七人眾可能就像佐助的夥伴那樣,畢竟星戰過去的傳統是有濃濃的日本味,絕地武士的原型就是日本武士加上僧人的混合體,而談到日本的特色,怎麼能少了忍者呢?凱羅忍與他的夥伴也許就是象徵秘密忍者也說不定。

至於史諾克的來歷,現在尚無任何線索。

我猜他就是當年被達斯西帝暗算的西斯大君(詳見第三部曲白卜庭與安納金在劇院中的一席談話) 只是他沒有徹底死透,因為一些原因他存活了,只是僅苟延殘喘地活在一個虛弱的肉體中。

所以他要用巨大陰森的投影來唬人(有點像海綿寶寶的皮老闆)。

至於凱羅忍要殺韓索羅,可能是雙方有事先的默契。

凱羅忍要殺韓之前,有先潸然淚下地說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使命….我覺得自己要被撕裂了….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然後韓答應了,接著凱羅忍殺了他。

如果按劇情已揭示的部分,我認為是史諾克給他的試驗。因為史諾克第一次跟他通話時有揶揄過韓跟他的父子關係,他的回答是:「我是凱羅忍,我跟韓沒有關係。」

所以將韓殺死,可能是獲得史諾克信任的關鍵,因此史諾克在後段才跟赫斯將軍說:「你帶凱羅忍一起來,他已經完成訓練了。」

對於凱羅忍的終極理想,弒父是必經之路,而不是一個黑暗反派的瘋癲舉動,所以韓也當面答應了凱羅忍對他的要求,他知道這是無可避免的。

從史諾克與凱羅忍的對話可看出,他們有點像盟友關係,而非皇帝與維達的上下隸屬,凱羅忍是因為一些目的而主動去接近史諾克,他倆想互相利用,這應該是可以確定的。

只是我相信這目的也許是為了他心中的正義,只是他達到目的前,必須忍受世人的唾罵。

劇情真正的關鍵點在芮,我會猜測芮是個相當危險的人物,因為她身上可能存在一些危險的特質:包括強大的原力,以及相當啟人疑竇的劍法。

關於她跟凱羅忍的首次光劍對決,我從招式中看到了達斯西帝過去頻繁使用的刺擊法,這是一個極具殺意以及放棄防守的激進劍法,絕非絕地武士的風格,當然你也可以解釋她第一次拿光劍,所以只會用刺的,但我覺得案情並不單純。

總結一下,我認為大家都知道芮是誰,而且她身上顯現出相當危險的特質。

而凱羅忍與路克對芮有不同的想法,抑或是對跟安納金有關的預言看法歧異因而決裂,路克到絕地聖殿是去尋找古老的秘密,也許跟原力直接孕育生命的紀錄有關,甚至很有可能是去深入研究尤達、歐比王、雲度、金魁剛 這些人曾經提到過的預言。

就是關於天選者會將原力重歸平衡的古老秘密,而這也可能是路克與凱羅忍的爭執重點。

譬如說路克希望重建絕地議會的光榮,重新拱衛共和國的和平。而凱羅忍則想消滅所有會使用原力的人,因為這才是回歸平衡的真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而因為芮很危險,所以路克變造了她的記憶。但從她的寢室裡面有X-WING駕駛員的布偶看來,她跟路克以及反抗軍過去關係匪淺。

她一個人在賈庫,相信家人會來接她,但有可能她根本沒有家人,而是被路克用原力催眠,將她暫時藏在賈庫。

她對家人以及父親的渴望,最後發現自己孤單一人,可能埋下黑化的種子,這點安納金已經示範過,關於離開母親就覺得冷,以及始終無法接受母親的死亡、妻子難產的諭知夢,無法拯救所愛的人,這種孤單所引致的仇恨與恐懼最終導向黑暗面。

如果是我安排,我會認為由原力天生受孕的強大原力生命體,天生就有容易走向黑暗面的系統性缺陷,路克也許已經意識到這個危險了,所以選擇將芮藏起來。

當然以上大家可以將這些當作粉絲的同人作品,只是個人發表的一些淺見,假如劇本是這樣安排的話,我會感到滿足。

因為壞人並非真的壞,好人也並非真的好,大魔王其實很虛弱。

真正引爆衝突的並非單向的自由以及專制,而是對原力以及絕地武士在這宇宙中存在的意義有不同的見解。

就像一二三部曲中,絕地千方百計想尋找將原力重歸平衡的人,但在絕地的認知中,西斯人已經絕種了,而絕地武士人數跟實力欣欣向榮,這樣簡單的恆等式,所謂的重歸平衡,不就應該是一起死光嗎?

也許我的想法比較接近這樣,但很明顯路克並非這樣想,不然就不會創立新的絕地學校。

以上只是空想,提供大家一些想像的空間,真正重要的是,當後兩集上映時,請忘掉以上所看的預測,帶著完全空白的心證,好好見證迪士尼如何一手催生新的經典吧。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