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抽搐—我在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六十八小時

獅城抽搐—我在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六十八小時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用一半英文一半中文說明這些中、英、日文歌,不僅在台前唱,還在放映廳的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必須爬得很慢)。如果表演是發光發亮,那麼會吸收熱度亮度的表演空間確實存在,只能靠與觀眾間的默契炒熱氣氛。事實上,在一些新加坡觀眾的身上,我看到一種平日壓抑得到解放瞬間的喜悅。

十二月一日下午,我和《台北抽搐》的導演林婉玉一起到了新加坡,進了出境大廳馬上給接待人員帶路,驅車直奔飯店。雖然這次在新加坡國際影展上只以觀摩片的名義上映,對於婉玉跟我這個「主角」來說,已是難能可貴的體驗:她可以說,自己拍的片有過國際首映;我可以說:「媽!我去新加坡了」。

Photo Credit : SGIFF

Photo Credit : SGIFF

第一天晚上受邀去看新加坡導演邱金海(Eric Khoo)的爭議情色喜劇《無限春光27》(In the Room),到了濱海灣金沙賭場(Marina Bay Sands)只覺得,周圍的所有建築物,其實都是金沙(Sands)賭場的附設設施。名店街、美食街以及由三棟豪華酒店頂起來的豪華郵輪,也就是取代「魚尾獅」(Merlion)的新加坡新地標。既然得到邀請,可以憑主辦單位發的識別證進場,我們就進場看了這部(已經被新加坡禁止商業上映的)片。

基本上這部片以十年為一個區隔,演出不同房客在一間旅館27號房內上演的六齣床戲,並且透過一個死於同一間房的亡魂與他短暫邂逅的女清潔員,呈現出新加坡從英國屬地到獨立國家,從獨立國家到未來都市的微觀歷史演義。各條主線的演員都演得很賣力,可是整部片看起來就只有一種感覺-Eric不斷用影音規格告訴你「好萊塢可以的,我們新加坡也可以辦得到」。

我不斷回想起2004左右年新加坡劇場之父郭寶崑的二女兒,留美導演郭踐紅回國執導的動作片《流放化身》(Avatar;後來改名為Cyber-Wars《異次元戰神》,總之號稱新加坡第一部科幻片)。如果只是為了要展現新加坡電影的技術規格,對於劇情不用太過苛求。她找來了演過《駭客任務》的愛爾蘭女星吉娜薇亞歐萊利(Genevieve O’Reilly)擔任女主角,跟其他演員(演過《臥虎藏龍》的楊紫瓊⋯⋯等)在藍幕合成的網路迷宮飛來飛去,重現了一些生化龐克(cyberpunk)跟鋼絲武俠片每飯不忘的橋段,下片後乏人問津,只有衛視電影台重播過。

十一年後,Eric得到施南生來自香港的後援,除了新加坡本地演員,也找了馬來西亞、泰國、香港、韓國乃至日本的演員,企圖呈現一部五味雜陳熱鬧歡喜的愛情動作片,結果(至少就我而言)成績普普。姑且不論他坐上導演椅以來拍過的其他片(至少一般出租店不容易租到),個人偏好的作品還是《昭和感官物語》(Tatsumi),也就是那部結合歷史重現、訪談與關西腔日文的傳記片(而且在台北的連鎖出租店租的到)。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如果有那種電影會讓你不斷懷疑,為什麼電視劇的題材偏偏要拍成電影,那麼這部片只要拿掉限制級的內容,就成了台灣的八點檔連續劇。編導絕對放了不少心思,但是連我這麼後知後覺的人,都可以看得出Eric只是想要「展現」,那麼表示這部片存在著一些問題。日本三級片女演員西野翔犧牲最大,裸露也不性感;到底是拍攝手法的問題,還是我不懂新加坡電影的幽默?(其實我看《父後七日》、《總鋪師》跟《愛琳娜》也沒怎麼笑就是了)

受邀參加這類特映會有一個好處,就是有時候可以吃很多東西。婉玉討厭肉,酒會上的大部分冷盤都不能碰。散場後有另一場晚宴,同一桌正好就是《無》片演得最好的幾個演員。會場確實都是明星、電影人與片商,但很明顯不是我們有話題的地方,於是我跟婉玉提議:「等我把這些葷的冷盤吃完,你的啤酒也喝得差不多,去附近晃晃吧」?

三天兩夜左右的時間,去不了太多地方。尤其是當她跟我各自佔了一間套房,進了房間洗好澡以後,就只能打開電腦工作的時候,出門就是不斷趕場。不愧是賭場投資的大型購物中心、大型劇院、大型廣場跟大型酒店,地下樓層還有假運河跟小船(說不定還有假義大利船夫?),不斷更換櫥窗擺設的精品店、三三兩兩在沙發長凳上滑著手機的年輕人。一如往常跟婉玉瞎掰了一堆有的沒的,她拿出了租來的大光圈人像鏡,指示我站在一些地方,擺出一些有的沒的動作給她拍。

接著更穿過「大船」底下,一直走到滿是泰國觀光客的空中花園。據說金沙賭場開張以來,這裏一直是新加坡的自殺名勝;即使找了貝克漢代言廣告,我還是只會想到那些輸到脫褲、滿面愁容、萬念俱灰的賭客​。有的人來到這裏,只是為了享受人生從未享受過的富貴,因為他們的人生,可能也只剩下這一點時間了⋯⋯。

受主辦單位邀請與其他外賓聚餐,然後接受中央社駐新記者訪問。先去了一個老屋改建的放映場地,並且參觀館內的錄像藝術作品。回飯店房間拿了器材後,便直接前往《台北抽搐》上映、映後表演的戲院The Projector。

這是一間多廳老戲院改建而成的藝術電影院,由一樓前往電影院所在樓層的兩棟電梯,都貼上了各種電影海報拼貼而成的貼皮,在苦悶的新加坡,堪稱藝術電影愛好者的綠洲。放映廳還保持了原來的台階式座位,除卻無障礙空間不談,觀眾雖然不必擔心被前排的觀眾擋住銀幕,但樓梯爬起來還是得格外小心。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我與新加坡著名的工業搖滾樂團The Observatory團員相見歡(上次見面是2014年他們來台表演的時候),因為機會難得,當婉玉在設定放映器材,我也確認妥場地器材之後,他們就帶我去附近的「小泰國」吃飯。這個商場與高樓層公寓構成的空間真是不得了,舉目所見幾乎只有泰文標示、泰國貨與新加坡幣的售價。有專放泰國搖頭舞曲的舞廳,有時還有現場樂團;廁所門口有阿姨賣衛生紙。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