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抽搐—我在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六十八小時

獅城抽搐—我在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六十八小時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用一半英文一半中文說明這些中、英、日文歌,不僅在台前唱,還在放映廳的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必須爬得很慢)。如果表演是發光發亮,那麼會吸收熱度亮度的表演空間確實存在,只能靠與觀眾間的默契炒熱氣氛。事實上,在一些新加坡觀眾的身上,我看到一種平日壓抑得到解放瞬間的喜悅。

十二月一日下午,我和《台北抽搐》的導演林婉玉一起到了新加坡,進了出境大廳馬上給接待人員帶路,驅車直奔飯店。雖然這次在新加坡國際影展上只以觀摩片的名義上映,對於婉玉跟我這個「主角」來說,已是難能可貴的體驗:她可以說,自己拍的片有過國際首映;我可以說:「媽!我去新加坡了」。

Photo Credit : SGIFF

Photo Credit : SGIFF

第一天晚上受邀去看新加坡導演邱金海(Eric Khoo)的爭議情色喜劇《無限春光27》(In the Room),到了濱海灣金沙賭場(Marina Bay Sands)只覺得,周圍的所有建築物,其實都是金沙(Sands)賭場的附設設施。名店街、美食街以及由三棟豪華酒店頂起來的豪華郵輪,也就是取代「魚尾獅」(Merlion)的新加坡新地標。既然得到邀請,可以憑主辦單位發的識別證進場,我們就進場看了這部(已經被新加坡禁止商業上映的)片。

基本上這部片以十年為一個區隔,演出不同房客在一間旅館27號房內上演的六齣床戲,並且透過一個死於同一間房的亡魂與他短暫邂逅的女清潔員,呈現出新加坡從英國屬地到獨立國家,從獨立國家到未來都市的微觀歷史演義。各條主線的演員都演得很賣力,可是整部片看起來就只有一種感覺-Eric不斷用影音規格告訴你「好萊塢可以的,我們新加坡也可以辦得到」。

我不斷回想起2004左右年新加坡劇場之父郭寶崑的二女兒,留美導演郭踐紅回國執導的動作片《流放化身》(Avatar;後來改名為Cyber-Wars《異次元戰神》,總之號稱新加坡第一部科幻片)。如果只是為了要展現新加坡電影的技術規格,對於劇情不用太過苛求。她找來了演過《駭客任務》的愛爾蘭女星吉娜薇亞歐萊利(Genevieve O’Reilly)擔任女主角,跟其他演員(演過《臥虎藏龍》的楊紫瓊⋯⋯等)在藍幕合成的網路迷宮飛來飛去,重現了一些生化龐克(cyberpunk)跟鋼絲武俠片每飯不忘的橋段,下片後乏人問津,只有衛視電影台重播過。

十一年後,Eric得到施南生來自香港的後援,除了新加坡本地演員,也找了馬來西亞、泰國、香港、韓國乃至日本的演員,企圖呈現一部五味雜陳熱鬧歡喜的愛情動作片,結果(至少就我而言)成績普普。姑且不論他坐上導演椅以來拍過的其他片(至少一般出租店不容易租到),個人偏好的作品還是《昭和感官物語》(Tatsumi),也就是那部結合歷史重現、訪談與關西腔日文的傳記片(而且在台北的連鎖出租店租的到)。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如果有那種電影會讓你不斷懷疑,為什麼電視劇的題材偏偏要拍成電影,那麼這部片只要拿掉限制級的內容,就成了台灣的八點檔連續劇。編導絕對放了不少心思,但是連我這麼後知後覺的人,都可以看得出Eric只是想要「展現」,那麼表示這部片存在著一些問題。日本三級片女演員西野翔犧牲最大,裸露也不性感;到底是拍攝手法的問題,還是我不懂新加坡電影的幽默?(其實我看《父後七日》、《總鋪師》跟《愛琳娜》也沒怎麼笑就是了)

受邀參加這類特映會有一個好處,就是有時候可以吃很多東西。婉玉討厭肉,酒會上的大部分冷盤都不能碰。散場後有另一場晚宴,同一桌正好就是《無》片演得最好的幾個演員。會場確實都是明星、電影人與片商,但很明顯不是我們有話題的地方,於是我跟婉玉提議:「等我把這些葷的冷盤吃完,你的啤酒也喝得差不多,去附近晃晃吧」?

三天兩夜左右的時間,去不了太多地方。尤其是當她跟我各自佔了一間套房,進了房間洗好澡以後,就只能打開電腦工作的時候,出門就是不斷趕場。不愧是賭場投資的大型購物中心、大型劇院、大型廣場跟大型酒店,地下樓層還有假運河跟小船(說不定還有假義大利船夫?),不斷更換櫥窗擺設的精品店、三三兩兩在沙發長凳上滑著手機的年輕人。一如往常跟婉玉瞎掰了一堆有的沒的,她拿出了租來的大光圈人像鏡,指示我站在一些地方,擺出一些有的沒的動作給她拍。

接著更穿過「大船」底下,一直走到滿是泰國觀光客的空中花園。據說金沙賭場開張以來,這裏一直是新加坡的自殺名勝;即使找了貝克漢代言廣告,我還是只會想到那些輸到脫褲、滿面愁容、萬念俱灰的賭客​。有的人來到這裏,只是為了享受人生從未享受過的富貴,因為他們的人生,可能也只剩下這一點時間了⋯⋯。

受主辦單位邀請與其他外賓聚餐,然後接受中央社駐新記者訪問。先去了一個老屋改建的放映場地,並且參觀館內的錄像藝術作品。回飯店房間拿了器材後,便直接前往《台北抽搐》上映、映後表演的戲院The Projector。

這是一間多廳老戲院改建而成的藝術電影院,由一樓前往電影院所在樓層的兩棟電梯,都貼上了各種電影海報拼貼而成的貼皮,在苦悶的新加坡,堪稱藝術電影愛好者的綠洲。放映廳還保持了原來的台階式座位,除卻無障礙空間不談,觀眾雖然不必擔心被前排的觀眾擋住銀幕,但樓梯爬起來還是得格外小心。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Photo Credit : 林婉玉

我與新加坡著名的工業搖滾樂團The Observatory團員相見歡(上次見面是2014年他們來台表演的時候),因為機會難得,當婉玉在設定放映器材,我也確認妥場地器材之後,他們就帶我去附近的「小泰國」吃飯。這個商場與高樓層公寓構成的空間真是不得了,舉目所見幾乎只有泰文標示、泰國貨與新加坡幣的售價。有專放泰國搖頭舞曲的舞廳,有時還有現場樂團;廁所門口有阿姨賣衛生紙。

新加坡的觀眾對本片普遍評價不錯,也向導演提出了許多問題,讓場面不至於太乾。但是我更關注的,是The Observatory確實找來了一些在地玩音樂的朋友,還有一些冷門但持續創作的表演者到場。如果這種把自己放在船頭,直接接受風浪衝擊的表演,未曾在這個地方以這種方式存在,「黑狼最南端」那卡西或許可以是一種選擇。

我用一半英文一半中文說明這些中、英、日文歌,不僅在台前唱,還在放映廳的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必須爬得很慢)。如果表演是發光發亮,那麼會吸收熱度亮度的表演空間確實存在,只能靠與觀眾間的默契炒熱氣氛。事實上,在一些新加坡觀眾的身上,我看到一種平日壓抑得到解放瞬間的喜悅。

晚上活動結束已經很晚,在小吃店遇到的泰國導演阿比查邦。他在《台北抽搐》上映的同一個時段,在另一場地舉辦新片上映與講座,婉玉因無法參加感到遺憾。阿比查邦就坐在隔壁桌,不過我們沒有機會打招呼,貿然上去打招呼也只是裝熟。婉玉也遺憾沒參與伊朗導演馬克馬巴夫的座談,但至少韓國富川奇幻影展的選片人,曾經親口向她表示對《台北抽搐》的興趣。

隔天出發回台前沒多少自己的時間,匆匆打包行李就退房等車。感謝主辦單位與工作人員的積極準備與熱心款待,這趟行程沒有太大紕漏,已屬萬幸。

責任編輯:曾傑
核搞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智慧國家如何鞏固數位基礎建設提升韌性?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智慧國家如何鞏固數位基礎建設提升韌性?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個月過去,俄烏戰爭仍在持續中,期間也讓我們看到了許多現代戰爭的科技應用,烏克蘭又是如何透過這些新科技的應用,使俄羅斯久攻不下?又有什麼值得我們借鏡之處?

文學經典名著《雙城記》以法國大革命爲背景,開頭寫道:「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蠢的時代…」歷史總是一再重演,當前的烏克蘭,感受一定更深。

當全世界盡可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烏克蘭史上最年輕的數位轉型部長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稱此役稱為「第一次世界網路大戰」World Cyberwar I。俄烏戰爭,從跨國IT駭客攻擊、區塊鏈促成加密貨幣捐款、到上千顆星鏈衛星系統(Starlink)突破戰地邊境,解救烏克蘭斷網危機。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軍力差距不小,烏克蘭如何善用新型數位科技,讓俄羅斯久攻不下?

俄烏戰爭新科技精銳盡出,其實烏克蘭花了兩年強健數位韌性

不同過往戰事,俄烏戰爭不再以槍枝火炮為唯一武器,數位科技可拿來防禦,更能反守為攻。有文章描述烏克蘭的背水一戰:「以網路為戰場,推特為大砲,全球駭客為軍隊,加密貨幣和NFT籌軍餉……企圖封殺俄國的網路、經濟、資金鏈。」

面對開戰,烏克蘭號召盟友取代單打獨鬥。

他們在網路徵召30萬跨國「IT軍團」以Telegram為基地,分享俄羅斯的伺服器位置,進行一波又一波阻斷服務攻擊(DDoS)。他們也向科技巨頭求援,用Starlink低軌衛星打造戰時緊急網路通訊基礎設施,甚至說服Google地圖停止顯示要道資訊,搜尋服務加入SOS警報功能。

shutterstock_2057385641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另外,烏克蘭還運用加密貨幣當成人民逃亡的「救命金」,募集1億美金虛擬貨幣捐款,甚至發行「元歷史:戰爭博物館」Meta History: Museum of War主題的NFT,兼得籌款用途並借助NFT不可竄改特性,紀錄戰爭真相向數位社群散播。

烏克蘭在戰爭爆發時,看似立刻做足準備,事實上,他們過去花了兩年半時間,強健國內的數位基礎建設。

烏克蘭在戰事之前喊出2024年「手機政府」轉型目標,把各類政府服務「Uber化」。原本用來取得數位護照、登記車輛牌照的政府APP,在戰時馬上轉變用來申請急難救助資金、身份證明文件、登錄財產損失等多項緊急功能。

以烏克蘭為對象居安思危,台灣其實也在強化數位建設提升韌性

俄烏戰爭爆發後,國際把焦點望向台灣,Wall Street Journal點出台灣網路的脆弱性,因95%網路流量數據仰賴海底電纜接收、發送。這份報導指出,美國模擬中國侵台會優先攻擊周邊海底電纜,一旦戰事發生,極有可能有一小時的訊息真空期,讓台灣與盟軍通訊失聯。

shutterstock_1395760895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事實上,台灣近年非常重視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像是行政院智慧國家推動小組提出智慧國家方案(2021~2025年),項下規劃數位基盤建設,為邁向智慧國家奠定基礎。

以衛星系統為例,數位基盤計畫就針對低軌衛星及地面設備投入驗證,建立低軌通訊衛星產業鏈。目前台灣積極投入自主研發關鍵技術與元件,籌組兩組低軌衛星旗艦團隊,放眼目標2026年前發射2枚通訊實驗衛星。

確實,目前已經有10家台灣業者組成「低軌衛星國家隊」,先後打進SpaceX、OneWeb及Kymeta國際供應鏈,有望一年賺進9,000億元商機。當低軌道衛星部署完備,擁有自主的衛星避免對外通訊失聯問題,等於一面強化軍事防禦;另一方面加速發展太空機會財。

除了空中衛星,台灣對海底纜線建設也持續加碼。

數位基盤建設針對亞太海纜及5G雲端聯網中心,完善在地光纖通道、強化安全防護,讓台灣成為國際資通中心樞紐。過去就有媒體點出,中美貿易戰之後,國際企業加碼把海底電纜連到台灣,將此視為新一代「護國圍牆」。

像是受到美國政府支持的Google,預計2024年啟用全新海底電纜APRICOT,這條總長約12,000公里的傳輸科技,將連通台灣、日本、關島、菲律賓、印尼多國,中華電信也有參與其中。未來幾年,預計有其他海纜通向台灣,其中一條是東南亞日本二號(SJC2),採用雙點登陸方式,也就是如果海纜被斷線,還能以陸纜方式備援,有效降低單一海纜站的事故風險。

資訊攻防成未來戰事重中之重,國家網路資安防護迫在眉睫

現代戰爭除了攻擊基礎建設,還會以細膩的AI科技進行攻防,對人民進行認知作戰。俄烏戰爭就曾以「Deepfake」仿臉AI技術,假冒烏克蘭總統宣布投降,迫使烏國政府急於闢謠。過去台灣就曾有影片示範如何快速「假冒」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三兩下功夫就能散播假訊息。

資訊烏賊戰,台灣與烏克蘭的處境,如出一轍。

調查指出,台灣連續9年奪得假訊息攻擊冠軍;至於烏克蘭,則是8年來頻繁受到俄羅斯的網路攻擊。身為假訊息最大受害國,台灣如何加以反擊?

民間成立的非營利組織「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主動蒐集與公共事務有關的可能假訊息,啟動訊息事實查核,也加入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 IFCN)依循全球共同原則執行查核工作,甚至因應台灣人口超過9成有使用LINE通訊軟體,特別讓民眾能透過LINE訊息查證官方帳號,闢謠各種假訊息。

面對防不勝防的假訊息,被動防守不如主動攻擊!國內法人單位借助文字及影音圖形AI分析技術,針對社群帳號的行為進行鑑識、溯源,分析背後不實訊息的傳播策略。甚至進一步聯手政府部門、非政府組織,繪製「不實資訊生態傳播暨鑑識生態圖」打造不實訊息反擊體系。

從無國界組織的觀察來看,台灣新聞自由毋庸置疑,但仍有利益衝突、假新聞等問題;無國界組織認為台灣政府把脆弱的媒體生態視作國防威脅,「尤其台灣民眾對媒體信心是民主國家最低,導致民眾寧願相信假消息,也不願向專業媒體查核」。如果這情形沒有改善而遇到戰爭時,我們的新聞媒體與閱聽大眾反而是最沒有「韌性」的一環。

因為疫情關係,「超前部署」成為國人耳熟能詳詞彙,面對敵人也應該像打擊病毒一樣,平時就要鍛鍊防禦體系,尤其針對網路基礎建設,更須提前做足準備。

從俄烏戰爭鑑往知來,烏克蘭能抵擋攻擊長達三個多月,關鍵之一,就是未被摧毀的網路,對內持續通報撤退資訊;對外把第一手戰事消息帶向全世界。換言之,台灣更該從俄烏戰爭學習經驗,根據官方施政,台灣未來五年會投入最大心力,將自身蛻變成為智慧國家,綱領之一即是發展「數位基盤」網路體系,從基礎建設到資訊安全,不僅要反脆弱更要強韌性。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