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首投族的選舉觀察:如果每個人都關心政績而非紅白帖出席率,台灣一定會更好

一個首投族的選舉觀察:如果每個人都關心政績而非紅白帖出席率,台灣一定會更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次選舉中,很多網站都有了很多資訊供我們參考,我想這就是一種進步,在投票後的四年,我都會認真觀察我所在區域的立委,藉此判斷下次是否要選他。

文:張乃心(台北大學法律系雙修生)

最近,信心希望聯盟提案的「保護家庭公投」,在短短一個月內超過16萬人連署,成功跨過門檻,讓提案送到中選會。這個公投案最近鬧得沸沸揚揚,並在網路上引來了兩批人的撻伐。

其中一方認為這是一個反同性婚的公投,另外一方則是認為這個公投的內容違憲。就像呂秋遠律師在文章中說到,這個公投內容違法,因為法律只要經過立法院通過,總統公佈就生效;這個內容同時違憲,因為破壞權力分立原則,也侵害立法權,當然也非憲法保障公民投票法賦予人民的公投內涵。

這兩個問題都有其爭議性,但都不是今天我要談論的。我所在意的是,這份公投明白的顯示了人民對於立法委員的不信任;雖然眾所周知,在台灣人民信任度調查中,民意代表經常是墊底的角色,這次公投等於是對台灣的憲法、台灣的代議民主,投下了不信任票。

荒謬的是,代議民主,也就是民意代表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代表廣大的人民發聲,實現主權在民的原則,但是台灣人民卻非常不信任我們所選出的民意代表。因為今年我剛滿20歲,所以沒有過投票選擇的機會,但在成長過程中,我聽見了許多長輩的無奈,他們認為選舉投票只是在一堆爛蘋果中挑選不那麼爛的放進一個腐朽的籃子裡罷了;同時,我也發現了台灣社會因為歷史和現實所堆積出的偏見。

首先,跟爺爺奶奶同時代的人們,因為經歷過白色恐怖時期,所以對政治冷感;而和我父母同年代的人,看了這麼久的藍綠內鬥、政治人物層出不窮的貪污醜聞和國會殿堂中經常上演的暴力、失序事件,所以對政治厭惡。

基於以上種種,長輩們對於孩子要從政這件事普遍是不看好的,如果聽到誰是從政的就認為他一定會貪汙,想從政的也是為了錢。簡單來說,我們的社會認為立法委員都是一群對預算、法規上下其手,從中圖利的人。

再者,近年來選舉開銷愈來愈巨大,有抱負的青年縱想一展抱負,也沒錢沒門路,有錢可以負擔選舉費用的,也是開銷巨大,自然惡性循環的,要在任期中連本帶利的賺回來。最後造成了,現任、候選立委裡都是權貴的現象。

台灣社會近年處於自由開放與多元震盪的時期,社會運動方興未艾,身為台灣的青年,我深愛這片土地,所以由衷地希望能盡以己之力,讓台灣能夠更好。唐太宗說:「以銅為鏡,能整衣觀,而以人為鏡,則能明得失。」台灣的民主來之不易,也走的跌跌撞撞,至今仍未成熟,所以我們更應該參考在民主發展上相對成熟的歐美國家。

首先,在國會透明化方面,台灣應該要改制程序委員會,讓每個提案都有相同的機會,並讓程序正常化,而非程序委員可以隨心所欲;此外,應透明化黨團協商,讓法案的產生、通過更加公開;再者,在公民投票方面,我認為應該要學習瑞士,不僅要更加的便民化,也應該要降低公投投票率門檻,以此杜絕「鳥籠公投」;最後,在政黨比例方面,應將政黨門檻從5%降到3%,使小黨能夠生存,讓多元的聲音都有被聽見的機會。

再過幾天,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投票,我堅信「無救濟,非權利」,所以一定會去投票,而且要認真地挑選認真的立委。但是,臨到要投票的時候,我也面臨了困難,因為我不知道誰是認真的立委,所以我上網搜尋,發現了幾個有相關資訊的網站,以下供給大家參考:

在這次選舉中,很多網站都有了很多資訊供我們參考,我想這就是一種進步,在投票後的四年,我都會認真觀察我所在區域的立委,藉此判斷下次是否要選他。我相信,如果每個人都關心真正的政績而非紅白帖的出席率,在大家的努力下,台灣一定會更好。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