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團體可以助人也能害人,別把同志和跨性別逼入社福死角

社福團體可以助人也能害人,別把同志和跨性別逼入社福死角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拿「捍衛弱勢家庭」、「保護弱勢婦幼兒少」的名義來打壓同志與跨性別本來就是奇怪的,因為同志家庭就是弱勢家庭、女同志與跨性別婦女(出生時生理男性、心理女性者)就是弱勢婦女、同志與跨性別兒少就是弱勢兒少!這些人往往才是面臨所謂「交織性」歧視,擁有多重弱勢身分,最需要社福資源的一群人。

看到已被證實與反同勢力淵源極深的媒體-風向新聞,刊出了一則新聞「百餘社福團體串連 籲立委參選人簽署愛護家庭承諾書」。看到居然有「社福團體」呼籲立委參選人簽署這個以「愛護家庭」為名,卻實為傳遞反同反跨等歧視思想與仇恨,更實質打壓同志與跨性別人權的承諾書,實在令我相當難過與遺憾,同時也有幾個觀點作為分享。

誰是社福團體?

請容我提出一些質疑,該文中的「百餘社福團體」中,哪一個是真的有在做事的社福團體,哪一個又是反同反跨的「變形盟」 (不斷改名換姓,但內部組成卻多為保守教會與家長團體)所衍生出來的空殼團體呢?就算真的是「社福團體」,但這些人的所作所為真是在幫助弱勢嗎?

如果「社福」團體「被創造」出來,只是為了開開記者會,像個「假人頭」一般;或者只是利用他人愛心募款,卻把這些錢用在宣揚自身宗教意識型態上,這些真的可謂「社福」嗎?相反地,許多同志與跨性別團體,總是在第一線協助受到歧視、暴力對待的同志與跨性別者,以及弱勢的同志家庭,有的做電話諮詢;有的提供物資與協助安置;有的為保障弱勢而倡議立法與修法等等。究竟誰才是真正的社福團體呢?

Photo Credit: 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

Photo Credit: 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

誰需要社福資源?

弱勢者往往是最需要社福資源的一群,無論是老年人、街友、障礙者以及婦幼兒少等。然而同志與跨性別者,一樣是社會弱勢,尤其是與婦幼兒少處境非常雷同,處於性/別弱勢的位置,在各方面的資源(諸如:經濟、教育、文化優勢、法律保障),相對於成年順性別、異性戀男性(身心皆為男性且喜歡女性的成年人)匱乏,同時也一樣是高度面臨性與性別暴力威脅的群體。

像是因為社會的歧視氛圍,同志兒少有相對於一般兒少更高的比例被霸凌與家暴;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者比一般女性更容易遭到騷擾與強暴;女同志與跨性別家庭相對於一般異性雙親家庭更容易陷入貧困等等。只是由於社會的「污名」,社會對待同志與跨性別的態度,跟看待婦幼兒少實在天差地遠。

因此會拿「捍衛弱勢家庭」、「保護弱勢婦幼兒少」的名義來打壓同志與跨性別本來就是奇怪的,因為同志家庭就是弱勢家庭、女同志與跨性別婦女(出生時生理男性、心理女性者)就是弱勢婦女、同志與跨性別兒少就是弱勢兒少!這些人往往才是面臨所謂「交織性」歧視,擁有多重弱勢身分,最需要社福資源的一群人。所以,若要「捍衛弱勢家庭」、「保護弱勢婦幼兒少」,不是更應該要支持同志與跨性別權益嗎?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社福團體一定是在助人?

社福團體往往是在第一線協助弱勢者的資源,可是若有明顯對同志與跨性別不友善的氛圍,那便會讓這些弱勢者們不敢求助,或求助後受到再度傷害,甚至從此就對社福體系不再有任何信任。同志與跨性別族群往往急迫地需要社福資源,但卻因為普遍對於體制不信任,所以很少會去求助。像是在美國的校園中,跨性別者與雙性人有高比例遭到性侵害,但卻只有38.6%相信學校會認真看待、26.4%相信校方會就事件作出公正調查

若這時社福團體不是幫助這些同志與跨性別的弱勢者與家庭,而是把這些人視作「異類」與「社會亂源」,甚至表態阻止這些弱勢者在法律與文化各層面受到保護與保障,那完完全全是在傷害這些弱勢者與家庭,更違反了「社工專業倫理守則」。以自身宗教意識型態優先於同志與跨性別族群的權益就違反了1.1條:社會工作師應基於社會公平、社會正義,以促進案主福祉為服務之優先考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將社福範圍定性排除同志與跨性別弱勢者及家庭,或者倡議反對同志與跨性別權益在法律上的保障,則違反了4.2條:社會工作師應包容多元文化、尊重多元社會現象,防止因種族、宗教、性別、國籍、年齡、婚姻狀態及身心障礙、宗教信仰、政治理念等歧視,所造成社會不平等現象;與6.1條:社會工作師應促進社會福利的發展,倡導人類基本需求的滿足,促使社會正義的實現,以及6.4條:社會工作師應努力實踐社會的公平正義,提供弱勢族群合法的保障,協助受壓迫、欺凌者獲得社會安全保障。
台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網站

社福團體可以助人,當然也能害人,而且是利用他人脆弱處境落井下石,令人相當不齒!所謂的「社服團體」早該站出檯面,供人們檢視其「服務」的範疇和準則了。

責任編輯:曾傑
核搞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