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女警隊處死公眾場合哺乳的母親:男人外出打仗、一人在家的女性聖戰士更加殘暴

ISIS女警隊處死公眾場合哺乳的母親:男人外出打仗、一人在家的女性聖戰士更加殘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婦女最為害怕的,是受到道德犯罪的不實指控,這往往意謂著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被處死。

翻譯:觀念座標

在敍利亞城市拉卡(Raqqa),一位沒有經驗的年輕母親想要替大哭的小孩餵奶,卻遭到ISIS的道德警察殺死。

她特意躲到沒有人注意的樹蔭下,並把小孩塞在黑色的罩袍「波卡」(burqa)下面,以免被旁人看到。但是她偷偷哺乳的行為,還是被一名堪莎縱隊(Al-Khansaa Brigade)的成員注意到,立刻施加殘暴的處罰——堪莎縱隊是ISIS維持拉卡市公共道德的女警大隊。

前拉卡市居民,最近逃到土耳其的愛莎(Aisha)對《週日泰晤士報》的記者表示:「(當時)一個ISIS的女警抱走小孩,交給另一個女人,然後殺死了小孩的母親。」為ISIS發聲的社交網站稍後表示,該位母親的行為毫無公德,並表示她在死之前,肢體先被砍斷。

堪莎縱隊的殘暴,讓逃出拉卡的流亡者仍然會作惡夢。ISIS的統治手法,一向是以殘暴的處罰來立威,包括當眾梟首以及刑求。其女性警察——許多是外國來的聖戰士——讓殘暴指數更上一層樓。

堪莎縱隊成立於一年半前,成員來自北非、波斯灣阿拉伯國家、伊拉克、車臣,以及西歐國家。據信,該隊裡面包括60位英國籍女士,其中20歲、來自格拉斯哥的女子阿克莎馬穆德(Aqsa Mahmood),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她們幾近心理變態的殘暴行為,讓拉卡市市民嚇破了膽。77歲僥倖逃出的莎理(Salih)表示:「我曾經看過一個在市場買菜的女人,她把尼卡布(niqab,頭巾)掀起來以檢視蔬菜有沒有蟲,結果一個ISIS的女警看到了,立刻把她毒打一頓,她流血不止,死在前往醫院的途中。我看過的事情太多了,假如我都告訴你,我會哭。」

對於母親來說,在ISIS統治下的生活,特別辛苦。一位50歲的寡婦哈米德(Um Hamid)被告知,假如要得到食物的配給,她的小女兒必須要嫁給聖戰士。她選擇餓肚子。

ISIS女警隊最忙著糾舉的是服裝問題。女性所穿的袍子若飾有亮片,就要繳7000敍利亞鎊(約1500元新台幣)的罰款。兩週前逃離拉卡市的19 歲乎達(Huda)表示:「任何有花樣的包包,例如有假鑽或珠寶,都會被沒收。任何顏色都不准出現,只有黑色的才可以。」

許多女警的變態行為,似乎跟她們的丈夫在前線打仗、她們一個人在家的挫折感有關。伯明罕大學的講師布朗(Katherine Brown)表示,拉卡的女性聖戰士行為愈來愈殘暴。

她說:「之前,她們並不會執行特別殘忍的肉體處罰,但近來似乎變本加厲了。」

布朗又說:堪莎縱隊的女警,似乎因為她們獲得了一定的社會地位,而「變得更加大膽了,對自己的作為感到相當得意」。

拉卡市的居民聽說了一個母親被迫殺死自己小兒子的故事,因為小孩不乖,她在盛怒中罵他:「我向阿拉發誓我會殺了你。」結果被ISIS的人聽到,要她實踐對阿拉的諾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3 年,拉卡市的控制權由ISIS取得。對當地的居民來說,ISIS統治特別苦,因為拉卡本來是敍利亞最自由繁榮的城市之一。當地的女人本來不必戴面紗,朋友可以一起抽煙、在公園裡面打發時光,年輕人普遍都有智慧手機,也經常去電影院看電影、戲院看戲。

現在,拉卡市的婦女形容整個城市像一座監獄。化一點妝就會被揪到悔改所(Institute of Repentance)上課。

艾莎表示:「帶著電擊棒的女警無所不管。如果一個女性沒有全身遮罩,就會當街被鞭80下。」

艾莎是兩個小孩的母親,去年她的丈夫因為在公眾場所抽菸,被ISIS的人從家裡拖出去,當街砍頭。她表示:「他們在我六歲的兒子面前殺死了他。我丈夫下葬時,我兒子說:『我想跟他埋在一起』。」

另一個年輕的母親杜阿(Dua)表示:她的鄰居也是一個婦女,對於能夠加入女警隊十分自豪,曾經吹噓如何用亂石打死一個打算跟愛人私奔的年輕女孩。婦女最為害怕的,是受到道德犯罪的不實指控,這往往意謂著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被處死。杜阿說:「我們每天都生活在驚恐之中。假如有人為了報私仇而指控妳,妳就死定了。」

根據一位目擊者阿迪芭(Adiba)的證詞,那就是40歲菜販、7個孩子的母親,哈迪佳胡珊(Hadija al Hussain)的命運:「她是無辜的,但她們指控她賣淫。她們開始用石頭丟她,然後拿了一個大磚頭砸她的頭。」

目擊者表示,有時候女警隊認為要找石頭砸人太過麻煩,改用大卡車把一堆磚頭倒在受害者身上的「便利做法」。

文章來源:Isis kills mother who fed baby in public(the Sunday Times)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