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拿我的歌幫你選舉造勢!34位拒絕政治人物使用自己歌曲的音樂人(上)

不要拿我的歌幫你選舉造勢!34位拒絕政治人物使用自己歌曲的音樂人(上)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第一個使用流行音樂作為競選歌曲的人,則是要追溯到1932年的小羅斯福總統。而局勢演變至今,部分政治人物偶爾會跳過尋求正當管道,請音樂人們為自己背書,直接拿人家的歌曲來使用,間接造成不少音樂人的反彈。

文:Ami.W

不管國內國外,許多地方現在都剛好正逢選舉造勢階段。在台灣,大家聽過最有名的選舉歌曲,不外乎〈愛拚才會贏〉、〈你是我的兄弟〉等;幾乎每到選舉期間,都能聽到候選人們在晚會上作夥引吭高歌。

而在美國,第一個使用流行音樂作為競選歌曲的人,則是要追溯到1932年的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當時他使用這首〈Happy Days Are Here Again〉,來作為他個人的競選歌曲,也因此開啟了政治人物與流行音樂的合作關係。

然而局勢演變至今,部分政治人物偶爾會跳過尋求正當管道,請音樂人們為自己背書,直接拿人家的歌曲來使用,間接造成不少音樂人的反彈。

在1984年,工人皇帝歌手Bruce Springsteen首先對政治人物開了第一槍,他拒絕讓美國前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在競選連任期間,於活動上使用他的作品〈Born in the U.S.A.〉。近幾年不少音樂人也逐漸為自己作品發聲,拒絕讓這些和自己政黨理念、作風不合的政治人物和自己的音樂有所牽連,甚至揚言要提起告訴!

藝術家權利促進協會創辦人Chuck Rubin就曾提到:「我想音樂人會拒絕政治人物使用自己的作品,這個因素並非和金錢的多寡有關──而是和音樂人們的政治觀點有關。而他們當然有權利給予或拒絕對方使用。」而政治人物的競選活動總少不了讓人覺得有亮點的音樂歌曲,Chuck Rubin則說:「這足以證明音樂的魅力有多大!」

而回顧過去,又有那些音樂人拒絕讓政治人物使用自己的作品呢?讓我們看下去。

1. 歌手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

對象:美國前總統雷根、共和黨副總統參選人杜爾(Bob Dole)和改革黨總統參選人布坎南(Pat Buchanan)
發生時間:1984年、1996年、2000年
歌曲:〈Born in the U.S.A〉
爭議來由:

史普林斯汀這首1984年作品,只要一到選舉季節,便絕對是各黨政治人物爭相邀約的競選歌曲。儘管這首歌的歌名和副歌看似都和美國扯上邊,背後卻隱藏著批判性的評論,始終都讓政治人物完全會錯意。當時一位來自雷根陣營的顧問,就趁這首歌的單曲和專輯正暢銷之際,詢問史普林斯汀是否能借給他們使用?史普林斯汀當下便拒絕了。

儘管如此,前總統雷根卻在自己的競選演說時提到了這位音樂人:「美國的未來,掌握在數以萬計的美國人心中!而這些充滿希望的訊息,都仰賴這位每個美國年輕人都景仰不已的歌手的音樂裡──也就是紐澤西出身的史普林斯汀。而幫助你們的希望成真,也是我們的首要工作。」

史普林斯汀聽聞雷根這番演說後,便大肆抨擊並質疑雷根是否曾真正聆聽過他的作品:「我想,人民必須對自己所居住的國家有著歸屬感,然而有些人卻是透過操縱的方式,去告訴人民:『什麼才是對他們好的事物?』」而之後杜爾和布坎南也陸續希望借用史普林斯汀的歌曲,但都被這位音樂人斷然拒絕。

結果:史普林斯汀成為美國音樂史上第一位拒絕政治人物使用自己作品的歌手,奠定往後的音樂人為作品發聲的基礎。

2. 音樂人Bobby McFerrin

對象:美國前副總統老布希(George H.W. Bush)
發生時間:1988年
歌曲:〈Don’t Worry, Be Happy〉
爭議來由:

當年時任副總統的老布希,為了準備他的個人總統競選活動,希望能借用Bobby McFerrin的這首無樂器伴奏歌曲〈Don’t Worry, Be Happy〉,作為他的競選之歌。但是Bobby McFerrin卻是另一位候選人Michael Dukakis的支持者,因此他斷然拒絕老布希的請求。不過這位共和黨人並不放棄,在大力讚美這首作品之餘,還邀請Bobby McFerrin一起共進晚餐;但是Bobby McFerrin絲毫不為所動,為了表達他堅定的心意,甚至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曾在公開場合表演〈Don’t Worry, Be Happy〉這首歌。

結果:老布希陣營最終放棄使用這首歌,改用著名民謠歌手伍迪蓋瑟瑞(Woody Guthrie)的作品〈This Land Is Your Land〉來當作正式競選歌曲。

3. 歌手艾薩克·海耶斯(Isaac Hayes)

對象:共和黨副總統參選人杜爾(Bob Dole)
發生時間:1996年
歌曲:〈Soul Man〉
爭議來由:

1996年,歌手山姆‧摩爾(Sam Moore)為了當時正在競選總統的杜爾陣營,重新翻唱他所屬組合Sam & Dave的經典單曲〈I’m a soul man〉,成為〈I’m a Dole man〉。歌詞還不忘奚落一下當時的對手柯林頓(Bill Clinton)的醜聞,例如這句「And he [Dole] don’t have no girl friends, no!」。

在競選造勢期間,杜爾陣營和共和黨大會上,都非常喜歡播放這首歌曲。然而這卻惹惱了〈I’m a soul man〉的創作者艾薩克·海耶斯和大衛‧波特(David Porter),以及發行歌曲的Rondor Music公司(其股東有一部分是民主黨人士)。Rondor Music甚至寫信要求杜爾陣營停止繼續使用這首歌做為競選歌曲;並揚言若再公開播放,將會對杜爾陣營提起告訴,而且每播一次就收一萬美元的播出費。

之後艾薩克·海耶斯曾上紐約每日新聞表示:「沒有人允許杜爾陣營能這麼做!他們把歌曲借來使用,會讓大眾誤以為我和波特支持杜爾,這點讓我相當不滿,因為事實不是這樣的!」

結果:杜爾最後不敵各方壓力,停止使用這首歌曲,也就沒有後續的法律行動。他們一度找上布魯斯‧史普林斯汀的歌曲〈Born in the U.S.A〉,卻也無功而返!最後他們邀請到鄉村歌手艾迪‧拉比特(Eddie Rabbitt),慷慨地將〈American Boy〉出借使用。

4. 歌手史汀(Sting)

對象: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
發生時間:2000年
歌曲:〈Brand New Day〉
爭議來由:

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在2000年競選總統期間,相當喜歡在公開場合播放英國歌手史汀許多輕快且膾炙人口的作品。然而,這樣的舉動讓這位歌手感到有些困擾,希望小布希陣營能停止這樣做。他的經紀人Miles Copeland就曾表示,史汀身為一名英國人,無意和美國政治圈有所關聯。

不過,就連對手民主黨的候選人高爾(Al Gore),也相當喜歡史汀的作品。儘管Miles Copeland承諾也會同樣停止高爾陣營的使用權,卻依然未見成效。

結果:小布希陣營最終取消播放史汀的作品。而2009年,史汀還與高爾一起聚餐。

5. 波士頓樂團(Boston)

對象: 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赫卡比(Mike Huckabee)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More Than a Feeling〉
爭議來由:

共和黨員赫卡比過去曾在競選期間,和他的樂團Capitol Offense在許多造勢場合上表演起波士頓的經典作品〈More Than a Feeling〉;甚至請來波士頓前吉他手貝瑞‧古德羅(Barry Goudreau)一起秀上一段。但波士頓樂團的團員湯姆‧休茲(Tom Scholz)卻不樂見此一情況發生,還寫了一封給赫卡比的公開信。

信的內容提到,他對於這位共和黨員的貝斯彈奏技巧,印象相當深刻,但卻讓他有種作品被竊取的感覺!他明確表示,波士頓樂團並沒有要為任何政治人物背書的打算,而且也無意幫任何與波士頓樂團理念背道而馳的候選人發聲。儘管如此,休茲個人卻是傾向支持歐巴馬(Barack Obama)。

結果:赫卡比雖然到後來不再使用波士頓樂團的作品,不過之後共和黨則是提名麥肯(John McCain)擔任總統候選人,讓赫卡比退出選舉。

6. 歌手山姆‧摩爾(Sam Moore) 

對象:美國總統歐巴馬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Hold On, I’m Comin’〉
爭議來由:

一直以來,民主黨人士的要求鮮少會被音樂人所拒絕;然而知名的節奏藍調歌手山姆‧摩爾,卻希望當時尚未當上總統的歐巴馬停止使用他的作品〈Hold On, I’m Comin’〉(支持民眾都會改歌詞為〈Hold on, Obama’s comin’〉)。這位歌手寫道:「我無意為你的競選一事背書;因為我個人的政治意願,只有我自己和投票箱最知道!」儘管如此,當歐巴馬選上美國總統後,山姆‧摩爾仍以「興奮不已」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結果:最終,歐巴馬陣營停止在公開場合播放這首歌,並上演大和解戲碼。隔年,山姆‧摩爾、史汀以及艾維斯·卡斯提洛(Elvis Costello)則在新任總統的慶祝典禮上一起表演。2013年,山姆‧摩爾還應美國公共廣播公司(NPR)邀請,前往白宮演出。

7. 創作歌手葛瑞琴‧彼得斯(Gretchen Peters)

對象:共和黨副總統參選人莎拉‧裴林(Sarah Palin)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Independence Day〉
爭議來由:

歌手瑪汀娜(Martina McBride)的這首鄉村音樂作品〈Independence Day〉,是由知名音樂人葛瑞琴‧彼得斯所做的詞曲,並讓她贏得1993年度最具代表性的鄉村音樂歌曲獎。而當年在選舉造勢大會上,麥肯/裴林陣營在介紹裴林出現時,背景音樂用的正是〈Independence Day〉。

此舉惹惱了彼得斯,她表示:「這首歌裡所提到的,是一位受虐的女性;然而麥肯/裴林陣營卻用這首歌做為他們副總統候選人的開場音樂,並且讓民眾熱烈歡呼!反觀裴林禁止那些遭受強暴與亂倫的女性墮胎,兩者搭配起來真的是相當諷刺。麥肯/裴林陣營不僅無視整首歌的歌詞和真正要傳遞的概念,還用歌曲去為一位女性權力思想嚴重落後的候選人打廣告!」

最後結果:彼得斯當時並未對麥肯/裴林陣營提起告訴,反倒是將所有因為選舉而來的版稅收入,全數捐贈給美國計畫生育聯盟;她還呼籲其他人以裴林的名義,共同捐錢給該組織。當時計畫生育聯盟所獲得的捐款金額還一度高達數百萬美元。

8. 創作歌手傑克森‧布朗(Jackson Browne)

對象: 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約翰‧麥肯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Running on Empty〉
爭議來由:

共和黨總統參選人麥肯當初在競選總統時,曾借用歌曲〈Running on Empty〉的片段,推出一個取笑歐巴馬關於天然氣合理利用言論的廣告。這個舉動惹怒了歌曲原唱、同時也是民主黨支持者的傑克森‧布朗,並向共和黨提出告訴。這位音樂人的律師曾表示:「我們譴責麥肯陣營濫用傑克森‧布朗的作品,並企圖讓大眾誤認為這位音樂人為候選人背書;相信陪審團也會認同這樣的說法。」

結果:傑克森‧布朗最後獲得麥肯陣營的公開道歉,以及一筆和解金。紐約時報曾稱,這場訴訟是繼2010年大衛‧柏恩(David Byrne)首次因為歌曲使用,而向參選參議員的克里斯特(Charlie Christ)提起告訴後;第二起類似案件的成功例子。而這場訴訟也讓麥肯成為最多音樂人拒絕給予歌曲使用權的政治人物。

9. 奧爾良樂團(Orleans)

對象:共和黨總統參選人麥肯、美國前總統小布希
發生時間:2008年、2004年
歌曲:〈Still the One〉
爭議來由:

麥肯當初在美國新罕布夏州獲得初選勝利後,便開始使用Orleans樂團的作品〈Still the One〉當作競選歌曲。毫無意外地,他的舉動讓這首歌的原作曲者,前Orleans團員、後來成為民主黨議員的約翰‧霍爾(John Hall)在當時不斷譴責麥肯陣營。

但其實早在四年前,霍爾某天在看電視的時候,就發現小布希陣營用了〈Still the One〉當作自己的競選歌曲。回憶起當時,霍爾就曾向滾石雜誌表示:「我和妻子看到廣告後,兩個人忍不住目瞪口呆!」

最後結果:霍爾後來在2004年和2008年,向各別陣營寄出停止侵權通知書。麥肯陣營不予回應,而小布希陣營在當時則暫停歌曲的使用。

10. 幽浮一族樂團(Foo Fighters)

對象: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約翰‧麥肯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My Hero〉
爭議來由:

主唱戴夫·格羅爾(Dave Grohl)身為總統候選人歐巴馬的支持者,當然不會允許麥肯陣營使用這首Foo Fighters在1998年時發行的單曲作品。當麥肯陣營堅持使用歌曲時,樂團曾為此公開發表一份聲明:「一位聲稱是為美國人民發聲的總統候選人,卻給予音樂人的創意和著作權極少尊重,這是一件非常讓人失望且憤怒的事情。最悲哀的莫過於〈My Hero〉這首歌的創作宗旨,其實是要歌頌一個潛力無限的平凡人物。」

最後結果:麥肯/裴林陣營似乎對於這類情況的出現已習以為常,其發言人後來表示,他們絕對尊重每位音樂人的著作財產權,並已經為許多即將播放的競選歌曲支付版稅,以及獲得相關組織的公開播放認可,包括〈My Hero〉這首歌。

11. 紅心樂團(Heart)

對象:共和黨副總統參選人莎拉‧裴林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Barracuda〉
爭議來由:

裴林過去在高中籃球隊的綽號,就叫「Sarah Barracuda」。因此,共和黨大會就想到用Heart樂團的歌曲〈Barracuda〉,作為這位副總統參選人的主題歌。但團員威爾森(Wilson)姊妹則是非常不滿,立刻向共和黨發出停止侵權通知書。南西‧威爾森(Nancy Wilson)就曾表示:「這是非常不公平對待作品的方式,而且裴林的價值觀和所作所為,都不足以代表美國女性。」

最後結果:麥肯陣營後來在公開場合上,還是繼續使用這首歌,並宣稱他們是拿到美國作曲家、作家和發行商協會(ASCAP)的認可權後被獲准使用。

12. 范·海倫樂團(Van Halen)

對象: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約翰‧麥肯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Right Now〉
爭議來由:

這位自稱作風特立獨行的總統參選人,卻挑了一首最保守的歌曲〈Right Now〉當作競選造勢節目的背景音樂。當時Van Halen兄弟檔知道後氣得跳腳,共同發表聲明:「樂團並無意願給予候選人音樂使用權。」

然而,這首歌的共同創作者山米‧黑格(Sammy Hagar),因為本身是麥肯的支持者,則是認為麥肯陣營將這首歌用得恰到好處,讓他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並表示:「我很榮幸這位有望入主白宮的總統候選人,善用〈Right Now〉這首歌當作選舉訴求;是時候該行動了!」

結果:麥肯陣營後來繼續在大眾場合播放這首歌。

13. 音樂人約翰‧梅倫坎普(John Mellencamp)

對象:共和黨總統參選人麥肯、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和雷根
發生時間:2008年、2000年、1984年
歌曲:〈Our Country〉、〈Pink Houses〉、〈R.O.C.K. in the U.S.A.〉
爭議來由:

麥肯陣營當時在許多公開場合使用梅倫坎普的作品,來表達自己「國家至上」的政治主張。然而向來素有極左翼封號的梅倫坎普,2008年時還曾在民主黨的大會上表演。他立刻要求麥肯陣營停止使用。

這位音樂人在2000年時,也曾要求小布希禁止使用〈R.O.C.K. in the U.S.A.〉這首歌,並表示自己早在1984年,就已經拒絕過另一位共和黨員,也就是美國前總統雷根使用〈Pink Houses〉這首歌當作競選歌曲。

結果:就在梅倫坎普發表聲明後過了四天,麥肯陣營宣布往後不會在公開場合上使用〈Our Country〉以及〈Pink Houses〉這兩首作品。

14. 瑞典組合ABBA

對象: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約翰‧麥肯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Take a Chance on Me〉
爭議來由:

這個來自瑞典的國寶音樂組合顯然無意給麥肯陣營任何機會。麥肯本身就是ABBA的頭號粉絲,最喜歡的作品還是〈Dancing Queen〉。然而,等到他真正將歌曲〈Take a Chance on Me〉使用在選舉造勢場合,便收到來自ABBA所發出的停止侵權通知書。對此,麥肯曾說:「我們曾在公開場合上播過幾次〈Take a Chance on Me〉,這似乎讓他們抓狂了!」

結果:麥肯陣營最終不再使用〈Take a Chance on Me〉作為競選歌曲。

15. 邦喬飛樂團(Bon Jovi)

對象:共和黨副總統參選人莎拉‧裴林
發生時間:2008年
歌曲:〈Who Says You Can’t Go Home〉
爭議來由:

當〈Who Says You Can’t Go Home〉這首歌在幾次裴林的公開造勢場合大肆播放時,公開支持歐巴馬的瓊‧邦喬飛(Jon Bon Jovi),就在一份公開聲明上表示:「〈Who Says You Can’t Go Home〉是邦喬飛樂團寫來向那些已經支持我們25年樂迷的致謝作品。所以實際上,這首歌早已成為我們的家鄉之歌,一首代表著我們和紐澤西間情誼的作品。因此樂團並不允許對方陣營使用這首代表著『家』的歌曲。」

結果:這起事件沒有牽涉到任何法律行動。而麥肯陣營則是一如往常地表示,自己已經獲得相關單位認可,能夠播放眾多歌手的作品。

16. MGMT樂團

對象:前法國總統薩科奇(Nicolas Sarkozy)
發生時間:2009年
歌曲:〈Kids〉
爭議來由:

美國獨立音樂雙人組MGMT的這首〈Kids〉,在2009年時幾乎到處都可以聽得到。當中最受人矚目的事件,就是前法國總統薩科奇所屬的人民運動聯盟黨(UMP)搭配音樂所釋出的兩支影片。此舉惹毛了MGMT,揚言要向UMP提起告訴。

不過,UMP則表示,他們是誤用了MGMT的作品,並願意給樂團一歐元作為補償金。但樂團顯然不買帳,他們的法國律師代表威克斯坦(Isabelle Wekstein)在當時便拒絕接受這樣的「金錢侮辱」。

諷刺的是,薩科奇當時的政策之一,就是要以使用者付費的方式,杜絕氾濫的網路盜版。

結果:UMP最終以超過29,000歐元的金額和MGMT和解,而樂團則是將這筆錢全數捐贈給一家藝術家權利救濟協會。至於薩科奇的付費政策,在2009年9月通過前曾兩次闖關失敗。

17. 老鷹合唱團(Eagles)吉他手喬‧沃爾許(Joe Walsh)

對象:美國伊利諾州共和黨議員喬‧沃爾許(Joe Walsh)
發生時間:2010年
歌曲:〈Walk Away〉
爭議來由:

這兩位同名同姓、卻在兩個完全不同領域的喬‧沃爾許,卻在2010年為了音樂使用權而互相槓上!吉他手沃爾許的律師在當時曾寄了停止侵權通知書給沃爾許議員,只因後者讓101搖滾師(101st Rock Division)樂團的喬‧坎塔菲歐(Joe Cantafio)翻唱沃爾許所屬樂團詹姆士幫(James Gang)的作品〈Walk Away〉,改成〈Lead Away〉。而信中內容則瀰漫濃厚警告意味:「我現在知道你為何要使用喬的音樂了。毫無疑問地,他的作品要勝過你們每個工作人員所寫出來的東西!著作權法會讓他決定由誰來使用他的作品。」

結果:沃爾許議員後來也回信給對方,表示這首歌純粹是拿來模仿翻唱而已,未涉及任何著作權侵害。他還不忘加上一句:「我希望您這封信背後的動機,不是由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或是民主黨議員南希·裴洛西(Nancy Pelosi)所驅使而成!」

本文獲RoxyRocker編輯部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