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難民安置北極圈旅館 酷寒永夜憂鬱難熬

中東難民安置北極圈旅館 酷寒永夜憂鬱難熬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期見不到天光讓許多難民出現憂鬱症狀,常因餐廳座位、插隊等小事爭吵,不少難民抱怨「早知道就不來瑞典」。

中央社報導,17萬尋求庇護者湧入瑞典,幾乎等於國內第4大城烏普薩拉(Uppsala)人口,平均每千名人口中就有17名難民,遠高過其他歐洲國家。瑞典亟需找到足夠的安置空間,移民局10月敲定協議將600多名難民安置在北極圈以北200公里的拉普蘭區(Lapland)度假旅館。2個多月後,人們開始感到沮喪,抱怨說他們想要看到太陽,至少要偶爾看到。他們沒有想到北極圈的嚴寒永夜如此難熬。

位於瑞克斯格蘭森(Riksgransen)的拉普蘭度假旅館是全球最近北極的滑雪度假村,往年在10月開始出現永夜後,度假旅館均暫時關閉,今年則與政府達成收容難民的協議,員工熱情迎接並協助難民安頓。難民可領每天24克朗(約93元台幣)的零用金,有些人會存下來趁著出遊時購物。今年冬天當地氣溫約攝氏零下10度,已比往年高約20度,但大多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厄利垂亞的難民仍難適應。

蘋果報導,儘管飯店員工給難民孩童一人一台雪橇嬉戲,還鼓勵他們像當地人一樣,在極光出現時躺在雪地上欣賞,但不少難民連續多日堅持待在室內,怕自己或孩子凍壞。飯店與移民署也安排他們到附近山嶽健行,探訪外圍冷凍湖泊,或搭巴士到車程2小時的最近城鎮基魯納(Kiruna)遊覽,基律納市府也安排退休教師來給小朋友上瑞典文。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長期見不到天光讓許多難民出現憂鬱症狀,常因餐廳座位、插隊等小事爭吵,不少難民抱怨「早知道就不來瑞典」。曾在敘利亞大城荷姆斯(Homs)大餐館掌廚的沙特(Wael al-Shater)懷念月薪近4萬台幣的往日,與家鄉的沙灘。另一名老人則看著手機裡妻女在家鄉海邊的照片苦笑:「可以打開太陽的開關嗎?」

聯合報導,19歲敘利亞人阿爾卡威(Marwan Arkawi)在這裡「感覺像在坐牢,哪兒都去不了」。每個人開始感到黑暗和遺世孤立。他說:「這裡就像『加州旅館』,但沒有陽光,而且食物真的很糟。我們所有人生理上都很憂鬱。」

他表示,唯一還到戶外玩耍的是阿富汗小孩。「我認為他們真像是鐵打的。阿富汗人適應地快得多,因為他們習慣這種天氣。」「我們完全孤立於世界,只是好過被轟炸。」他夢想進入瑞典皇家理工學院攻讀物理,但他不知在歐盟難民配額計劃下,他會否被安排到愛沙尼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1歲阿富汗人艾克巴里(Hakim Akbari)抱怨說:「我們上次看到太陽已是1個半月前。」他在逃離喀布爾前為國際救援組織擔任翻譯。但難民不會永遠住在這裡,因為度假旅館2月14日前要收回整理,準備恢復營業。經理庫克普(Sven Kuldkepp)愉快表示,接待難民是員工「一生一次的經驗」,令人難忘。

中央社報導,北歐國家冬天晝短夜長,奧斯陸、赫爾辛基和斯德哥爾摩等地冬天下午2時就天黑,早上9時才天亮。在瑞典很偏北、極圈內的煤礦鎮基魯納,冬至前後太陽完全不會升起,直到來年4月春回大地,陽光才會重新照耀、自然恢復生機。

九成瑞典人或多或少有一些稱為季節性情緒失調的冬季憂鬱,北歐民眾在生活中儘可能在家中裝上燈飾,製造光亮抵擋憂鬱,或額外攝取維生素D。但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對抗黑夜的特殊療法:對多數人,固定中午飯後散步或週末越野滑雪都足以獲得充分光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