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滋病的人就是錯嗎?你該先了解在亞洲、非洲甚至美國的他們為何被感染

有愛滋病的人就是錯嗎?你該先了解在亞洲、非洲甚至美國的他們為何被感染
Photo Credit:bryan@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樣一個疾病,它是如何感染,為何會影響我們對疾病和病人的觀感?所以如果你知道他們的情境後,你就比較能接受這疾病嗎?

文:妖

前言:

身為一個男同性戀,我想花點篇幅聊聊男同性戀以外的HIV感染者,他們的處境是什麼?為何他們的相似度如此之高?我們怎麼理解疾病發生在不同的族群、階級與性別時,截然不同的化學反應?這中間會包含簡單的歷史課、健康教育課、性別教育課。歡迎大家一起看那些感染者們告訴我的事。

而在進入故事之前我要先問三個問題,請先把政治正確都放一邊,誠實的問自己以下三個問題,然後再開始進入正文看故事:

  1. 你可以接受愛滋感染者嗎?
  2. 你可以接受一個因為輸血感染的愛滋感染者嗎?
  3. 你可以接受一個要籌媽媽醫藥費,賣血時不慎感染的愛滋感染者嗎?

同樣一個疾病,它是如何感染,為何會影響我們對疾病和病人的觀感?所以如果你知道他們的情境後,你就比較能接受這疾病嗎?

我們常說愛滋病被這世界開始認真研究不到四十年,比起人類研究數千年的感冒、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是個很新的疾病。

但事實上,愛滋是因為在美國被發現後才開始被研究關注,就跟伊波拉病毒是等到有西方人(尤其是美國人)感染後,世界衛生組織才認真把它當一回事。

我們常說病就是病,但有時很可悲的,疾病還要看是「什麼人」得了,也會影響我們看待它的視角與態度。

美國疾管局最早發現愛滋病是在海地人身上時,他們命名為海地病,後來又發現好發於男同志社群,所以有段時間將疾病命名為男同志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這又可以發展成另一個同志再現和公衛觀點的故事專文…)。

但等一下!在上個世紀末,我們不是都說非洲人死於饑荒和愛滋嗎?直到現在非洲大陸還是最多感染者的地方呢!那他們是從何感染呢?難道我們小時候謠傳的人類與黑猩猩發生性關係的傳說是真的嗎?

不是的,非洲的愛滋氾濫有很多原因,但這要從十九世紀的非洲殖民史說起,在西方列強以槍砲子彈船堅砲利行遍世界後,礦產豐富、主權未明、原住民容易征服的非洲大陸被視為肥肉,國家軍隊、商業公司都紛紛來非洲開發、開採資源,甚至將原住民當成動物、奴隸賣回歐、美巡迴。

而在領土拓殖、礦產開採的過程中,不同於傳統開採,而是炸山燒林的方式,除了讓水土失衡、山崩、河水改道外,也間接造成了病媒蚊蟲容易滋生的狀態,更不用提野獸也因此容易與人類接觸(畢竟棲地沒了),在過程中,不論是食用或接觸,容易造成血液感染。

HIV病毒在非洲大陸因著資源開發的環境變遷,各種病毒與人類接觸,開始產生變種,而成了現在的HIV病毒。這些人會感染愛滋,難道活該他們要出生在非洲大陸?

但是又為何在非洲大陸,愛滋如此嚴重?愛滋寶寶和愛滋婦女又從何而來?單純是因為他們民智未開或太窮而無法進行安全性行為嗎?又為什麼非洲老是有饑荒,是因為太陽太大容易乾旱嗎?小時候一直從新聞和大人口中聽到非洲的慘況時,我有無止盡的問號浮現。

事實上,非洲集疾病、饑荒成為黑暗大陸,天災不是主因,人禍才是。

而人禍來自西方國家覬覦資源、在這引起的據地戰爭,甚至也包含各自扶植山頭勢力,資助軍備引發的內戰。講了那麼多,這些戰爭都還是外人的事,男人的事,到底如何和愛滋婦女、愛滋寶寶發生關係?

有戰爭就有戰俘、就有種族清洗、就有性奴和報復式的集體性侵,婦孺往往是最無力抵抗的受害者。就在居住地經常是戰地又缺乏醫療資源狀態下,往往容易造成各種疾病溫床,再加上戰爭附帶的性暴力、性侵、性奴役,女性也連帶和愛滋產生連結。

只是非洲這塊「野蠻大陸」離所謂的「文明國家」太遠,我們很難知曉這些戰爭慘況,而在某些內戰平息的區域,透過聯合國的醫療與衛教介入,各種愛滋實驗藥物和實驗管道,也就在這裡有了各種嘗試的機會,我總是想著研究倫理的艱難,這真是矛盾又諷刺。

紀錄片《上帝眷顧烏干達》(God Loves Uganda),西方人帶進基督信仰、帶進病毒,卻又操控信仰帶來歧視和殺戮。這是無力抵抗,成為他人魚肉的非洲脈絡。這些人會感染愛滋,難道活該他們的居住地是別人的戰場?

Photo Credit:Jon Rawlinson@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Jon Rawlinson@Flickr CC BY 2.0

那麼近一點的亞洲呢?

自從比爾蓋茲基金會投入之後,中國繼非洲大陸成了最大的愛滋關注區域,但中國的愛滋擴散感染又是從何而來?為何會有整個村整個縣的愛滋感染者?又為什麼是在農村地區而不是都會區呢?這絕對不能簡化成所謂的中國醫療資源不足、設備儀器簡陋。

80年代後,中國的經濟政策轉向資本主義懷抱,拼命的向外輸出資源賺取外匯,「賺外國人的錢」成了一個國家主導概念。甚至有所謂的血漿經濟(註一),除了滿足內需外,更能將血漿製品出口國際,賺外國人的錢。甚至還有「不賣血就不愛國」的口號。

以省政府層級主導到各(貧困)縣市村落蒐集血液,除了是省政府業績,也成了農村人口賺錢貼補家用的一項外快,畢竟大家乖乖響應黨的口號嘛。甚至連捐輸方式也採取最有效率,只採用血小板就能多捐幾次的血液回流輸出方式來進行,讓體液的重複進入體內變成了常態。

只是在這過程中的器材消毒和設備不足,造成許多針具的重複使用、缺少消毒、甚至遭成蒐集血液的汙染。可血液蒐集幹部們為求高績效,起初不以為意。

到這個階段為止,只能說是設備或人為疏忽的影響,可是當愛滋感染症狀陸續被發現時,並未展開通報、宣導、並未停止繼續開進鄉鎮的買血車巡迴,而是村瞞縣、縣瞞城、城瞞省的不見不說不談狀態。直到血液出口被韓國、美國檢驗出狀況,距離當初第一個個案被發現卻壓著不處理,活生生過了四年,真正讓疾病擴散的,是這樣的人禍,是官僚體制和想賺錢想績效想瘋的功利主義。


猜你喜歡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企業勢必需要明確轉型策略,搭配適合的雲端工具作為入場券,一來降低數位化門檻、二來減少摸索資源的浪費。

打造敏捷開發流程、加速前後端工程師的協作效率,是許多企業在面臨疫情之後,認為亟需將彈性元素納入為企業文化當中。雲端運算服務領導業者 AWS 台灣,觀察到前端工程師主要負責處理最貼近用戶的 Web、行動應用程式,但他們往往需要與後端團隊合作過程,遭遇耗費大量討論時間,才能處理使用者介面事項。

為了降低前後端的溝通成本,有些前端工程師在掌握介面管理能力之後,開始橫跨到後端的伺服器、資料庫開發經驗,甚至進一步培養技能,成為能負責測試、安全、效能多面向的全端工程師。

有的人會透過 Side Project(利用業餘時間開發有興趣的專案)或參加 Hackathon(黑客松)方式,運用 AWS 雲端工具嘗試自行擴展後端,並建立簡單易用的工具程式。究竟,AWS 平台提供哪些資源幫助前端工程師擴展更多元的技能樹?

掌握入門教學!前端工程師如何將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

前端工程師運用 AWS Amplify,快速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

事實上,AWS 的入門課程指出,運用 AWS Amplify 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及服務集,只需五個學習歷程,包含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初始化本機應用程式、新增身份驗證、新增 API 和資料庫、新增儲存體。如果想快速了解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的方法及示範教學,本文節錄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內容,幫助前端工程師更快掌握重點。

首先,何謂 AWS Amplify?AWS Amplify 是一項全托管 Front-End Web & Mobile 服務,採取無伺服器模式,在後端建立、部署和託管單一頁面 Web 應用程式或靜態網站的 Git 型 CI/CD 工作流程,加速開發過程直接整合其他 AWS 服務。舉例來說,像是整合封裝好的 Library 資源、或運用一些 Components UI 軟體去配置後端,以及利用 Admin 的 UI 做資源上的管理。

打造第一個你在 AWS 上的應用程式

AWS Amplify加速Develop、Deliver 與 Manage流程

AWS Amplify 主要優勢展現在三大項工作階段,分別是 Develop、Deliver 和 Manage。Develop 部分可利用 CLI(Command-Line Interface)或 Admin UI 設定後端,使用 GraphQL 或 REST API 設定也是可行的,進而快速建構一個前後端專案。此外,開發者還能搭配 AWS 其他服務,例如使用 AWS Authentication 全托管認證服務,或 DataStore、Storage 等多項 Feature Categories。

到了 Deliver 階段,若是要透過 AWS Amplify 執行 Web Hosting 任務,可拆解出三個流程。首先是將 Repository 與 AWS Amplify 進行連結,這邊可整合 Amplify Console 提供的支援資源包含 Github、Bit Bucket、Gitlab、以及 AWS 的程式碼代管工具 AWS CodeCommit。一旦連結以後,開發者可透過自己的 Configuration,决定在各個不同的 Build 要執行什麽樣的指令,最後再透過 Deploy 方式,幫助工程師進行前端的 Hosting。

在最後一個 Manage 階段,開發者則可利用 AWS Amplify 的 Admin UI,以開啓瀏覽器方式,透過視覺化介面統一管理資源。例如在 Admin UI 介面左側選單,涵蓋 Content、User Management 的區塊,讓參與專案但沒有 AWS Console 權限的使用者,可利用 E-mail 方式邀請使用者進到 Admin UI,進行一些設定或觀看其他相關資源;甚至在 Set Up 區塊還有相關選項,例如要針對 Data Modeling 或 APP User 做權限管理,以及可連結到 AWS 其他服務。

透過 AWS 增加你的雲端技能 在組織發揮你的影響力

運用開放資源 AWS Amplify Framework,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還介紹到另一個 AWS 提供的開放資源 Amplify Framework,一樣可利用 Amplify CLI 的方式,配置 Web 和行動應用程式的前後端,以及開發者需要用到的服務,讓應用程式更易於構建,並獲得安全、高性能的使用體驗。

Amplify CLI 一樣有支援多個不同 Category,例如較常使用的幾個 Comment Line,像是Amplify Init 指令做初始化或創建幾個不同資源;或是 Amplify Status 指令,隨時在開發過程查看各個 Category 狀態;甚至專案結束後,可利用 Amplify Delete 直接把 Amplify 所創建的資源做一次性删除。另外也可透過 AWS Amplify Client 利用比較抽象化方式,讓開發者直接利用 Component 實現想要完成的項目。

實際示範給你看,設定 React 程式可以如此簡單

假設前端工程師現在要快速部署一項有驗證功能(Authentication)還要搭配 Rest API、GraphQL、Analytics 等服務的應用,如何快速設定 React 程式?在 AWS QUICKSTART 的學習資源後半段,有詳細說明要啟動這類型專案的操作方法。

開發者可以先利用 AWS Lambda Function 結合 Amazon API Gateway 方式,創建出一個 Rest API,到了 Authentication 階段,則使用到 AWS Cognito 的服務,接著針對 GraphQL 需求,可利用 AWS AppSync 服務,以及最後如果有 Analytics 的需求,也可以串聯 Amazon Pinpoint 工具。Amazon Pinpoint 是一項彈性而可以擴展的行銷通訊服務,開發人員可利用 Amazon Pinpoint API 追蹤 Web 使用者的行爲,或是針對 APP 推送、電子郵件、簡訊點擊行為蒐集到具體的資訊。

在這整套流程示範之後,值得特別強調的是,AWS AppSync 是一項全托管的服務,能及時更新,甚至在使用者離線時仍可以持續去創建和修改數據。一旦設備連上線之後,這項應用程式就可重新連線,並接到後端同步數據,達成彈性、自動化擴展或減縮各式 API 的請求。

AWS 最後強調,Amplify 是相當適合建構出一個靜態 Web、Apps 服務模式,例如說像是打造部落格,或者是一項 APP 內的代辦事項應用等;加上 Amplify 具全托管服務特色,可串聯上述 AWS 在雲端所提供的資源,都能在部署過程加以整合,加速開發流程及效率,並且有效節省開發資源。如果想用低門檻的雲端解決方案,其實前端工程師是能在開發流程更靈活配置資源,甚至為公司的商業、服務模式挖掘出創新價值。

填寫表單諮詢專人 快速在 AWS 找到適合你的快速上雲服務與工具!

了解更多:AWS 開發者系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