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新返鄉、房價失衡、有錢判生沒錢該死⋯⋯年輕人你還有什麼理由對政治冷感?

頂新返鄉、房價失衡、有錢判生沒錢該死⋯⋯年輕人你還有什麼理由對政治冷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想你的未來被操縱在其他人手裡而犧牲嗎?不想!那就拋開你的政治冷感,讓台灣好起來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很不喜歡談論政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台灣因為兩黨惡鬥空轉了近20年,「政治力消耗經濟力」這句話在15年前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這樣一搞,讓我們這些七、八年級生幾乎個個都得了「政治冷感」。若不是這兩年的凱道挺洪仲丘、太陽花學運,我想大概不會有人在乎我們這群年輕人到底在想甚麼吧。

比起政治,我更關心的是年輕人可否在台灣安身立命。看看現今的狀況,許多有能力的年輕人早就遠赴海外(在今年回到台灣之前我也屬於這一群人),利用一個國家發展最需要的青年勞動力去幫別的國家打拼。然後,老一輩的說我們越來越沒有競爭力,實際上沒有競爭力的是轉型失敗的台灣產業。看看我們這些在國外打拼的年輕人,國外許多外商搶著要,但是卻被說成沒有競爭力?

最近適逢總統、立委大選。一個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海島,平均每兩年就有一次選舉,選到連外國人都覺得奇怪:台灣這個國家怎麼一天到晚都在選舉?然後電視媒體不斷地請候選人上節目,談論著空泛的議題、狂開支票或是攻擊對手,到最後根本沒有人在乎台灣的未來到底要走向那裡?每個候選人滿腦子想的都是怎樣幹掉對方,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根本沒有人在乎如何能讓這塊土地更好。

再不然就是向財團傾斜、無法連貫的短視政策犧牲這個國家進入世界舞台的機會。看那被政府視為鮭魚返鄉第一號頂新集團,爆出使用非食用油提煉成食用油賣給台灣人民,讓「民以食為天」的一般小老百姓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不斷高漲的房價,成了財閥斂財的最佳手段,更讓原本已經失衡的居住正義更加蕩然無存:而扭曲的法令卻只會保護有錢人,使得「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案例層出不窮。

我不太曉得這樣的政府如何讓台灣的年輕人看到希望?

前幾天路過自由廣場,眼見牌樓下搭起來一個看起來像是演唱會的舞台,仔細一瞧才發現那是時代力量候選人林昶佐的場子。「林昶佐,他是誰啊?」這時我心中的OS透露出我長期以來的政治冷感。當下看到這個名字時我才想到前些天似乎還在電視上隱約看到這個人。原本不甚認識這位立委候選人的我竟也興起了一探究竟的想法,上網稍做功課後才發現這位留著長髮的立委候選人,竟還有另一個較為人所知的身份:閃靈樂團主唱Freddy。

【BBC中文網】從閃靈演唱會看台灣新政黨的冒起『眾多的第一次,成為了這次林昶佐參與政治所做的突破,他給了台灣政治很不一樣的概念。』身為閃靈主唱的我,參戰中正萬華,已有歐美亞十多個國家各媒體關注。台灣人民要改變國會,全世界都在看,而我們一定…

林昶佐 中正萬華關鍵戰將貼上了 2015年12月29日

林昶佐登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國際新聞版頭條!遠在歐亞大陸的另一端,即時報導昨晚閃靈演唱會、相挺昶佐力量大聚集的盛況,『台灣的重金屬搖滾明星前進國會!』『亞洲的Black Sabbath!』報導內文也分析了這場國會大選對台灣重…

林昶佐 中正萬華關鍵戰將貼上了 2015年12月27日

是什麼樣的誘因讓這個樂團主唱也「下海」參加這次的立委選舉?這個六年級後段班的年輕人不是應該和我們七、八年級生一樣都得了政治冷感嗎?哪根筋不對讓他這麼想不開?

我想或許是因為看不下去政府一再地犧牲人民來換取自身或是政黨的利益,深感到若不站出來發聲,台灣年輕人的聲音將更被忽略。當然這樣的例子在這次的立委選舉當中不只有林昶佐一人。而我個人也私心的希望,這些年輕的新勢力能夠成功的代表年輕世代,讓已被把持許久的台灣未來注入新生命。

所以無論是透過實際參選、還是利用選票或其他的管道讓自己的聲音被聽到,青年不能再以「政治冷感」為藉口。如果我們不能讓自己的意見以不同的形式被聽到,那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情況將一再的重演。

你想你的未來被操縱在其他人手裡而犧牲嗎?不想!那就拋開你的政治冷感,讓台灣好起來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G W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