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2012版本,這次蔡英文的勞工政策令人失望:就算民進黨勝選,血汗勞工還是不會好

比起2012版本,這次蔡英文的勞工政策令人失望:就算民進黨勝選,血汗勞工還是不會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本文對蔡英文兩屆大選勞工政策的比較,說她了無新意、躺著選並不為過,我很悲觀地認為,即便民進黨明年執政了,未來四年台灣的勞動環境條件,並不會有什麼顯著的改善。

文:林凱衡(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生、工人先鋒協會理事)

我從未懷疑過「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觀點,也許這次大選真的會讓國民黨政權走入歷史。然而單就從蔡英文發佈的勞工政策來看,不但保守且避重就輕,處處以不得罪資方為考量,由此來看,就算民進黨明年選上,血汗勞工還是不會好。

這事關我們如何診斷台灣的勞動力市場問題,以及蔡英文面對資方壓力的決心。台灣當前「高工時、低收入與年輕人失業」問題,一方面既有工會實力不足無法制衡資方的困境,另一方面,國家對於勞動力市場的介入能力卻也相當低落。一旦國家的執行能力低落,就很難落實勞動法令保障,以至於現在台灣的企業可以目無法紀地違反勞基法,甚至嗆聲說勞基法是不合時宜、應該鬆綁的法令。

蔡英文做為未來的總統,這本來是她可以做的方向,然而非常可惜的是,與2012年的勞工政見相比,以及近一個月種種對於勞工議題沉默的態度來看,蔡英文並不願意在民調大幅領先的優勢下,得罪資本家,可以想見的是,台灣的勞工未來仍然不會有好日子過。

蔡英文的勞工政見1-1:「我們也要真正來落實周休二日。」並沒有實現真正的縮短工時方向。工會已經強烈反對勞動部,假借每周40工時已經達到周休二日為由,砍勞工七天假,對這一問題民進黨只能反覆跳針「支持周休二日」[1]。

然而本案的問題在於,每周40工時並不等於周休二日,許多公司仍然可以藉由工時調動令勞工每周上班六天,勞動部砍假反而實質上減少勞工可以完整休息的時間。如果真的支持縮短工時,在這件事情上就不該以「支持周休二日」模糊視聽。

蔡英文的勞工政見1-2:「如果真的非加班不可,至少,甚至還要更多。將來,我們要研擬提高加班費的計算標準。」1-3:「我們要修法限縮,讓責任制不要再被濫用。」這兩點的問題則不在於修法,而在於法的執行能力問題,也就是勞動檢查。

責任制目前早已經有公告行業,但是在各行各業上班打卡下班責任制仍然相當普遍,既然下班是責任制,我們就不用奢求有什麼1.33或1.66的加班費了,即使修法提高計算標準,仍然是看得到吃不到。事實上,蔡英文大可以提出「強化勞動檢查、增加勞動檢查員」的政見,透過強化勞動檢查,落實勞基法,此舉可以一定程度壓制企業責任制加班和不給付加班費的問題。

細讀蔡英文在2012年提出的勞動政策可以發現,其實這一政見她曾經提過,但是在本屆大選就消失了。依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的標準,已開發國家和工業化國家的勞檢員和勞工人數比例建議是1:10000和1:15000,而台灣目前勞動檢查員人數僅有384人。

對應到101年目前全國平均就業人數1086萬人[2],理論上台灣的勞動檢查員還需要補充約340人到762人不等,以每位薪資38000元來算,大概只需要增加1.5到4億元的預算,其實是非常划算的投資。可惜此舉會讓企業氣得跳腳,所以蔡英文忽略不談,只空談讓勞工無感的修法。

蔡英文的勞工政見2-1是訂定「最低工資法」,這點看起來是要處理基本工資議定混亂的問題,然而最低工資法的關鍵是,要採取何種標準來計算最低生活費?扶養比?物價指數?國內生產毛額(GDP)?消費者物價指數(CPI)?[3]每一個參數都有不同的意義,蔡英文沒有說到底該以何種標準為主,如果只是將議定過程法制化,但仍然以GDP和CPI為參數,勞工加薪的幅度恐怕相當有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如果我們回去看2012年蔡英文的勞工政策,我們甚至可以看到蔡英文曾經以扶養比計算,認為基本工資每月最少要有22000元以上。但是除了李應元在今年三月提出基本工資要調到22K以外[4],蔡英文在本次大選對於基本工資該調多少就完全噤聲,對於行政院年底不調基本工資也不聞不問。

蔡英文第三項勞工政見是保障非典勞動,分別是3-1訂定「派遣勞工專法」、3-2漸進減少公部門使用派遣勞工和3-3完成「部分工時勞工保護」相關立法。其中3-1和3-2可以說是相當模糊,而且退步的主張。派遣勞工專法是好是壞,實際上要看其規範內容,民進黨支持多少派遣工?上限是多少百分比?派遣工有沒有嚴格的短期工作時間限制?對派遣機構的管理如何?派遣工做多久可以轉職為正職工?

上述這些問題沒有明講之下,我們無法判斷,訂定「派遣勞工專法」是否是一件好事,因為立法也極有可能導致派遣工合法化繼續惡化勞動力市場。2012年的蔡英文,宣示了要「限制勞動派遣的不當擴張」,但是2016年的蔡英文卻是打模糊仗,沒有說派遣勞工專法要朝向限制派遣的方向走。

同時3-2漸進減少公部門使用派遣勞工,這個立場跟2012年相比是明顯退縮的。不要忘了,蔡英文曾經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主張:「政府機關應限制使用派遣勞工。政府機關必須檢討目前過度使用派遣勞工的情況,凡屬於執行法定公權力的業務、長時間、全時的工作,如有職缺應雇用正式員工補足之。」甚至在後來喊出:「各級政府機關與國公營事業應禁止使用派遣勞工,也應禁止『假承攬、真派遣』的自然人承攬勞工。」[5]但是蔡英文在2016年卻閃避了增加聘用正式員工的字句。

蔡英文2016年第四項政策促進勞工就業,與第五項政策職災保險單獨立法,其實跟2012年相比也是相對簡約。雖然沒有太多新意,但大方向不變,所以在此不談。然而如果我們檢視第六項勞工政策,也就是工會組織與勞工團結,我們又可以再次看到2016年蔡英文的保守。

蔡英文2016年的工會政策,大抵是6-1修法讓工會組織更自由、門檻降低,與6-2強化勞工參與公司治理。然而如果我們檢視2012年的蔡英文工會政策,我們可以看到更進步的主張,包括:開放公務人員組織工會、一併思考人民團體法之存廢修正、強化勞工團結權、協商權以及檢討工會法和勞資爭議處理法,這些都是2016年蔡英文沒有講的。

而何謂工會組織更自由,也需要說明的更清楚,在台灣目前工會疲弱的前提下,某些開放可能會造成更大的災難,例如容許一家事業單位有多個企業工會存在。也因此,蔡英文的工會政策,我們可以說是退步且模糊不清的。

有人會說,紙上的政策太理想,在實際的政治是另一回事,有人會說,選舉的政策都是騙選票,沒有必要承諾這麼多。但我會說,政策公布多少,代表的是候選人對未來的藍圖構想,藍圖不一定要天馬行空、太理想化,但是至少要打破現況、帶來新氣象。

從本文對蔡英文兩屆大選勞工政策的比較,說她了無新意、躺著選並不為過,我很悲觀地認為,即便民進黨明年執政了,未來四年台灣的勞動環境條件,並不會有什麼顯著的改善。

參考資料:

[1] 七大工商團體「面試」蔡英文 場外抗議爆衝突
[2] 秋繼賢 職業安全衛生與勞動條件檢查分工專業體系 台灣勞工季刊41
[3] 張方慈20K怎養家? 勞團要求26K基本工資 
[4] 為勞工加薪 綠委籲基本工資至少22k
[5] 《拚戰2012總統大選》蔡端出4項勞工政策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