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萌芽、東方山出:Howie Lee的東方電音美學

巨木萌芽、東方山出:Howie Lee的東方電音美學
Photo Credit : Alpha Pu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Howie Lee的混音版本把原曲改頭換面,一開始十幾秒車水馬龍的環境音場立即將聽者從現實中帶入空靈意境。歌曲的速度和調性緩緩地向帶著一絲東方虛無的時空展開,效果音色和空間感的拿捏細緻內斂又恰到好處。

「電音舞曲」這種音樂類型存在已久,始終都是那些西方人才擅長的技藝,特別是這股音樂風潮近年因為「EDM」在美國大肆流行甚而席捲全球,忽然成為咱們華語流行樂壇競相模仿抄襲的範本。如果我們檢視華人製作的電音舞曲,不論商業流行或獨立地下,卻幾乎沒有可以搬上檯面、和歐美相提並論的作品。

香港算是嗅覺比較敏銳,大概在十年前就曾經有過一波以鄭秀文的「眉飛色舞」掀起的所謂的「廣嗨」舞曲瘋,台灣也有一個羅百吉,很早就在咚嗤咚嗤,後來更在中南部發展出「戰鬥舞」,最近的例子就是天后蔡依林的新專輯,雖然有心想突破,嘗試新的樂風,可是硬生生的套用dubstep節奏和俗爛的EDM音色還是讓我一聽就不自覺眉頭一皺。

當然電子音樂就像搖滾樂一樣,是人家歐美的文化,我們東方人想學得到位,有點難,至少不是一蹴可及的。唱片公司腦筋動的挺快,乾脆直接找國外的大咖製作人來幫我們的歌手做音樂不就得了?於是今年就聽到王力宏找來百大DJ Avicii一起合作了一首聽起來怪怪的歌,既不王力宏也不Avicii。

中國現在追趕流行的速度比台灣還快,前兩個月就有唱片公司請來超級DJ Tiësto張靓穎做了一首國語trance,坦白說雖然沒有王力宏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糟糕,但終究毫無新意,感覺像是一首唱著中文的翻唱歌曲。

我常常在想,什麼時候我們華人會出現一位可以被稱為「innovative」的電子音樂家,不是copycat,但是風格完熟,自成一格,放得上天平的兩端,甚至值得和我所喜愛推崇的英美製作人比個高下呢?

2014年,我在Soundcloud上無意間看見一首名為 Queen Sea Big Shark – Bling Bling Bling (Howie Lee Remix)的作品,Queen Sea Big Shark(后海大鯊魚)是我之前旅居北京時就認識的樂隊,Howie Lee也是我在北京電音圈裡聽過的一個名字,於是我好奇的按下播放鍵,不誇張的說,我震驚了!

Howie Lee的音樂顯然受到現今英國年輕的新世代Bass風潮影響,節奏和鼓組的安排上可以說把玩融合Trap、Dubstep、Drum & Bass、Future Beats…等各種新鮮的元素,而且玩得很有創意。他的音樂必須專注聆聽,你才聽的到他小心翼翼的運用許多有趣的野外錄音(Field Recordings)和自己精心調製的取樣(Samples)建構出一種幾乎帶有禪意的,非常具有中國/東方氣味但又有點glitchy感的電腦實驗電子樂。

這首就是Howie Lee第一次讓我驚艷的作品。我建議大家可以先聽聽原曲,帶有慘綠少年虛無卻又有復古趣味的Bling Bling Bling,也是我喜歡的一首新浪潮搖滾樂。

這時請你/妳戴上耳機,聽Howie Lee炮製的Remix,(相信我,戴耳機聽才是聽此曲的正確動作)僅僅取用了原曲開頭的口哨聲和一小部分的歌聲,Howie Lee的混音版本把原曲改頭換面,一開始十幾秒車水馬龍的環境音場立即將聽者從現實中帶入空靈意境。歌曲的速度和調性緩緩地向帶著一絲東方虛無的時空展開,效果音色和空間感的拿捏細緻內斂又恰到好處。1:45處曲式一轉,沉重的Bass像步履蹣跚的機械巨獸緩緩重重的踏在你的耳膜,聽到這裡我已經張口心理暗叫了一聲「幹!怎麼那麼帥!」接下來2:46時Howie Lee再補上一槍,完全的Portishead上身,那緩飆悽厲的藍調吉他是神來一筆,飽滿的情緒將這首歌帶向最闇黑的冷酷異境。

Howie Lee(李化迪)在北京長大,幾年前去英國倫敦學習聲音藝術,在倫敦的經歷讓他的音樂改頭換面。之前出版過幾張EP,做過許多Remix。第一張EP《Borderless Shadows》發行時我請他來台北演出,這是第一次將他介紹給台北的電音迷,第二張EP《Eastside Sampler》又有明顯的轉向,中國東方的元素更加明顯,我趁著今年擔任金音獎評審之便,幫他報名了海外創作獎,獲得入圍。這個月才剛出版的第一張完整專輯《木屮山出》由L.A.最引領風騷的Beat Scene大廠Brainfeeder的母廠牌Alpha Pup發行。

他的作品還得到了Giles PetersonScratcha DVAPlastician等人的力挺播放。從最近一些國外媒體對他的訪談報導看來,Howie Lee這個名字已經是現今中國前鋒地下電子音樂製作人的代表,而他也正善於使用他獨特的音樂態度和影響力聚集了一幫和他有類似品味且同樣優秀的電音製作人,成立了一個廠牌Do Hits,積極的一起做演出和切磋技藝。

Photo Credit : Alpha Pup

Photo Credit : Alpha Pup

新專輯《木屮山出》是一張從美術設計到音樂內容的整體概念都非常完整的作品。從專輯名稱《木屮山出》這幾個字就可以看出他的巧思。簡單的筆劃卻充滿中國字的趣味。以下是我和他的訪談:

@: 你幾歲開始做音樂?說說當初為何想去倫敦?在那裡給你的最大衝擊?改變?

H: 15歲左右發現了Fruityloops,從此開始「做音樂」,但說實話直到很最近才覺得自己是合格的專業音樂人。當初去倫敦上學是因為在國內一直試圖突破電子音樂但是找不到太多可以交流的人,在倫敦很多觀點和概念被衝擊,我覺得去倫敦之後才對電子音樂和舞曲有了比較全面的認識,不再迷茫。

@: 你自己覺得是否有受哪一位音樂人的影響?這張新專輯花多久時間製作?和之前的作品有什麼不一樣的概念或是做音樂的方式?

H: 我個人很早受到DJ Krush的影響,後來聽到Flying Lotus並且真正聽懂了Flying Lotus之後就被洗腦了。所以最近幾年最大的影響就是Flying Lotus吧,這兩年則受到Clap!Clap!影響非常大。這張前前後後做了四五個月。大部分的草稿都是用兩個月的時間在台北完成的,後來回到北京又錄了一些採樣,進棚錄了張洋的鼓。和之前的作品概念還是很類似吧,算是一個延續,不過現在準備挑戰新的議題了。

#Howie Lee釋出新專輯中〈北海〉一曲的最新MV。動畫製作Rob Jabbaz精準的呈現音樂裡超現實的禪意和宛如時空凍結般的數位迷幻場景。

@: 現在你這種融合東方(中國和日本)的取樣風格是如何成形的?有受到別人的作品的啟發嗎?有的話是誰?這將是你今後創作的主題嗎?

H: 我自己有一套完善了多年的採樣方法,但是根基來自於偶遇。和某個聲音有緣分,我就會立即想到要拿他來做點什麼。比如北海這首歌採樣了一首「讓我們蕩起雙槳」,當時就是突然想到了。採樣的風格上受Clap!Clap!影響很大。我覺得「採樣」在未來幾年將很難再成為主題,因為採樣在音樂中將變得極其模糊,我們或多或少都是在「Sample」其他的東西並構建一些新的東西。

@: 除了很多傳統器樂聽得出是取樣的,有沒有自己彈奏的?或是找真正的傳統樂器演奏者合作?

H: 自己演奏的幾乎沒有。除了張洋的一些打擊樂器。我覺得這是我的工作方式,真的找一個傳統樂器的人來演奏肯定好,但是現在我自己一個人也能弄電腦也不錯,未來看緣分。

@: 你之前做了一首北京嘻哈隱藏的Remix,今後是否會和嘻哈樂隊或饒舌歌手合作?或是只是Remix?

H: 有些Rapper覺得我是Beat maker管我要Beat,但我其實不太是Beatmaker。最近跟成都的一個Rapper叫謝帝合作了一首歌。

@: 新專輯裡,除了用傳統樂器的取樣,例如〈向〉裡的二胡,〈尚〉裡的古箏,〈看見山〉有類似日本的吟唱和印度西塔琴,〈白川〉裡聽到阿拉伯,西域音樂的影子,〈染〉有印尼Gamelan的聲音。 在節奏部分,你如何來表達東方特有的節奏?你認為中國或東方音樂的特有節奏是怎樣的?

H: 我其實很多東西都是採樣。幾乎80%都是拼貼,拼貼音樂,拼貼節奏,修修補補,打通日常,這大概是我的目的。中國有一些特有的節奏,但是當你把他放在西方的框架去分析的時候,它就失去靈魂了。中國講究的是別的東西,西方人是不懂的。但非常遺憾的是我們都活在西方的框架下面,我們的大眾對音樂的理解幾乎全部是西方的,生產音樂的工具也完全是西方的,所以我覺得東方音樂已經死了,只有我們重新在西方的基礎上建立一套價值體系,忘掉那些1234567,才能重新煥發東方音樂的魅力。現在我弄的這些所謂東方音樂,都是噱頭。

@: 你最近現場演出時好像有和一位鼓手合作,以後還有計畫有更多和不同音樂人的合作嗎?不論是在現場或是錄音室。說說你和別人合作的經驗。

H: 他是中國最牛逼的鼓手!他叫張洋,以前在二手玫瑰什麼的打鼓,後來去了大忘槓,是中國的最牛逼的世界音樂,現在他想玩點新鮮的,我們就一直在合作。明年我的巡演將會全程和他一起。他能帶給我很多我想不到的,當然我們也在慢慢融合,能夠把更多他的創作放到我的作品里。當然我想和全世界最好的音樂人合作,還是看緣分吧。

@: 說說中國現在地下電子音樂的狀況?還有Club的現況?

H: 地下電子樂正在蓬勃的發展,各地都在開新的Club,除了北京。似乎除了北京全國各地都很火熱,因為他們相對發展得晚,最近也有大量新的外國人湧入二線城市。北京則因為政治壓力發展乏力,大家都轉玩互聯網了。上海現在很像樣,玩得選擇很多,像Arkham會有各種音樂人來演出,而Shelter則更關注低音和英式俱樂部舞曲。懂得人越來越多了!

@: 除了東方元素,你還嘗試做哪些不同的融合?你認為你的音樂和英國有什麼關係?(UK Bass?)還是和Trap?Hip Hop?和Jazz等有什麼關係?

H: 我覺得任何我看到的我都可以拿來,我也不介意別人拿我的音樂,現在是信息時代,有點子就融進去吧。我受到英國音樂影響很大,覺得英國懂音樂的人真的很懂而且很堅持。至於Trap則是個新型產物,我覺得很多人就是順便搭上一條船,隨時可能會下船,我就是其中一個。至於Hip Hop是長期以來影響我的,不光是音樂還有生活方式和態度。而Jazz講的就是融合,覺得是就是;關鍵是:自信,我說的算。

@: 說說你對於數字音樂軟件和硬件樂器的看法?

H: 現在這個時代就在於你把事情分解成0和1的能力,找到關聯的能力!所以我覺得用什麼工具一點無所謂,我從來不覺得硬件的聲音比軟件好。有些人就喜歡開拖拉機我沒意見,但你不能硬說拖拉機比跑車快。這是數字的時代,我最近看一本書叫Inevitable,作者是Kevin Kelly,他講了很多數字比特未來發展的必然性,你應該看看。就像吉他一樣,他還是有魅力的,但我們知道他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流行了,現在的小朋友也不覺得抱個吉他彈唱酷了。我也還是有收藏一些硬件樂器,但我不覺得他是音樂的必需品。

@: 說說你在北京搞的一個音樂製作人的聚會交流活動。為何有這想法?還有可以介紹一下你的廠牌嗎?

H: 其實不是我的想法,我們偷了Harikiri(一位之前在北京求學,目前搬回倫敦的音樂製作人)的想法,Harikiri偷了倫敦CDR的想法。其實就是一個小小的交流場所,北京很多試圖製作新音樂的年輕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尋找同好的需求很高,我們就提供了一個場所。我的廠牌Do Hits也是建立於同樣的契機,給不那麼無聊的年輕人一個創作和結識朋友的空間。

新專輯《木屮山出》完整試聽:連結

延伸閱聽:

Howie Lee的新 MV 开启了游戏和现实的通道
Howie Lee 為 ID 錄製的 DJ Mix,其中包括許多目前中國和台灣的電音創作者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