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想重現蔣經國式「勤政愛民」,但台灣人早就不吃「摸頭」這套了

馬英九想重現蔣經國式「勤政愛民」,但台灣人早就不吃「摸頭」這套了
Photo Credit:劉祖澔

最近看到連勝文擠下丁守中,不禁有點感慨。其實前幾天跟朋友聊天時,友人的一番話滿發人省思的。

我:「馬英九想做的應該是與中國統一,然後讓國民黨去中國推銷共產黨那套裙帶資本主義的代議民主吧。還可以當上中國的在野黨陪共產黨玩民主假戲。」

友人:「那其實是連戰想要玩的。你不覺得馬英九其實是想搞一個他自創的中美新均勢嗎?先向中國簽服貿,再加入美國的TPP。他大概自己覺得這樣能讓台灣利益極大化,雖然實際上這麼做反而是正中中國統戰下懷,讓台灣垮的更快。」

我:「唔…你說的對,確實馬英九其實好像想救台灣沒錯。但是他做的確實……」

其實喊「馬英九賣台」喊久了,自己也漸漸覺得馬英九真的想賣台。但持平而論,馬英九的作為造成賣台的結果雖然是事實,但推敲他的戰略與動機,他的本意並非是想賣台。

這點從他前幾年在釣魚台爭議中喊「東海和平倡議」;乃至更早之前我參與AIT高雄分處辦的台美智庫會議中,行政院南部辦公室主任對美方代表強烈的建議中也可看出。

但美方的反應就像那次會議的結果一樣。行政院南部辦公室主任,先是大談台中關係改善對美國維護西太平洋和平的幫助;接著話鋒一轉,就語帶壓迫的暗示美國若是不給台灣更好的合作條件,台灣倒向中國將會對美國的戰略均衡帶來不利的影響。但美方代表很明顯的興趣缺缺,最後那位行政院的主任只能自己講到冷汗直流。而現實中美方其實也完全不想鳥這種三流政治掮客無中生有的威脅,而在美國不玩的情況下,馬英九那自以為的政治算計便一面倒的被中國統戰收割。

Photo Credit:  Prince Roy  CC BY 2.0

Photo Credit: Prince Roy CC BY 2.0

而馬英九的態度在最近與另一位曾加入國民黨的藍營朋友吃飯時得到印證。他談到馬英九方面其實對連勝文可能打敗丁守中相當焦慮(當時是初選之前):

「你知道連勝文那套開發西區的方案是幹麻嗎?他是要大規模引進中資財團來對台北進行廣範圍都更。如果真的讓連勝文勝選,台北年輕人就穩死了。」

「馬英九其實現在最擔心的是代表中國利益的連戰,跟在台灣本土基層有各種管道的王金平接頭。這兩個人要是一合作,馬英九就一點都擋不住中國併吞台灣的野心了。」

「馬英九其實之前一直要鬥王金平,就是怕王金平有機會跟連戰合作。現在你們搞學運反而讓王金平聲勢水漲船高,更削弱馬英九制衡他們的力量,真是……。」

這或許是馬英九與他支持者的真心話,我也不否認比起國民黨內的連戰甚至蕭萬長,馬英九其實更希望敷衍中國侵略台灣的野心。然而,若是馬英九不想賣台,為何他會把自己搞到今天這步田地?為何馬英九無法如同當年的李登輝,與民間分進合擊的貫徹捍衛台灣的戰略?

其實我在過去對馬英九的評價就是「姜維」、「崇禎」。這兩個人都是真心想要救國,想讓自己的國家強大;人民安樂,但這兩人最後卻親手毀了自己的國家。而這兩個人在歷史上共通的毛病就是「剛愎自用」,這其實也是馬英九最致命的缺點。

馬英九最大的問題就是迷信「菁英政治」,相信菁英官僚帶領人民那一套。做一個民主台灣的總統,卻徹底不相信「民主」與「民眾」的力量。這也是馬英九個人悲劇的根源。

馬英九其實腦袋裡想的就是「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那套。一直迷信憑藉他個人的小聰明玩出來的「政治權謀」,能夠把全天下的人都耍的團團轉。他不了解美國,就跟他不了解台灣民眾一樣。而他從頭到尾都不願意走出他自己的象牙塔,好好傾聽「台灣民眾」乃至「國際社會」真實的聲音。把自己定義為睿智的「領導者」,而非民眾與國際現實的「傾聽者」,就是馬英九破敗的原因。

然而史有明鑑,成為一個好「領導者」的先決要件,絕對是要先成為一個好的「傾聽者」。真正上乘的謀略家是「無為以牧之」。原因在於世界上不可能有一個個人,能在人事上欺瞞眾人,改變他人的動機。他頂多能「因勢利導」,隨著每個人原有的動機,引導他們去做符合自己利益的事。然而這必須建立在他真切的了解每一個人的前提上,他的誘導才能真的切中人心。所以歷史的弔詭就在於史上最強大的軍事家與謀略家,沒有一個是冷血無情的人,反而都是情感豐富又熱情的人。

但馬英九卻是個對他人毫無興趣的人。或許他的動機不惡,他只是希望能重現小蔣那種威權式的「勤政愛民」。但他不知道台灣人的智慧與主動性早已超越30年前,人民有力量形成強大的公民社會來取代菁英領導。這點從學運中匯聚的各種社會力量,以比政府更有效率的模式,進行無形的意見交換、討論、情報匯整與散發;調動有形的物資、資金、人力調節等各個層面即可看出。更可從這幾年在各大議題中NGO比起政府部門更完整掌握議題的細節、現況、法令、政策損益中看出。於是馬英九一意孤行的硬幹,只是把自己逼上與人民對立的死路而已。

Photo Credit:劉祖澔

Photo Credit:劉祖澔

而在小從國內政爭,大到國際戰略的分析上,也能看出馬英九只在乎自己策畫什麼,以為其他人只會按自己推測的方向走,卻永遠搞不清楚對手與中立者在想什麼。於是鬥王金平反而更削弱自己在國民黨內的基礎,搞戰略均勢反而讓台灣陷入中國統戰危機。

其實就戰略論戰略,我認為當前馬英九這種半死不活得狀態對台灣是最好的。若是真的「打倒馬英九」,反而只是讓更賣台的連家能提早整合國民黨的資源。但若是真的同情起馬英九讓他掌權,他那套「愚而好自用」的幹法卻會加速台灣完蛋。最好的就是讓他把僅有的資源拿來制衡他黨內的敵人,讓他們相互牽制無法動彈(當然更好的是讓國民黨整個崩潰,但當前確實還做不到)。

雖然在戰略上最好的「超展開」,就是馬英九願意拋開成見,與公民社會合作。但以馬英九在學運期間仍迷信「摸頭」、「領導」式的對話模式,就可以知道要馬英九能真心接納公民社會接受人民的聲音,還不如期待中共良心發現懺悔對台的侵略野心。當前人民真正能依靠的還是人民自己,台灣的公民社會才是當前無論是馬英九或是中共都無法操作控制,潛力無窮的偉大力量。

由此觀之最好的戰略方案。還是先丟下馬英九,並且集中火力對付連家,以民意在馬連間製造三足鼎立的制衡狀態。但這中間則要持續壯大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以期待最後以公民社會完全取代這些政客派系。這才是讓當前台灣擺脫統戰危機最好的方向。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彭振宣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