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科技界新戰幔揭開 當虛擬現實變得太真實.....

2016科技界新戰幔揭開 當虛擬現實變得太真實.....
虛擬現實科技公司Linden今年將推出線上平行宇宙Project Sansar. Photo Credit: Linden La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虛擬技術不斷改進,當現實太過醜陋而虛擬烏托邦又太過引人,當你可以在幻境中跟夢中人在一起,你可願意把光陰花在這垂手可得的「另一個現實」(alternate reality)?

虛擬現實科技Virtual Reality Technology搞了那麼多年,終將在2016年大放異彩,但也有人開始問,當幻境變得太過真實,會對人產生什麼影響?

小說Ready Player One(Ernest Christy Cline,2011)描述的情節被研究人員引以為鑑:2044年,現實太過醜陋而虛擬烏托邦OASIS又太過引人,人們選擇把大部分清醒的時間都投入虛擬現實。

這是不是庸人自擾?

虛擬現實遊戲Second Life可以舉行夢幻婚禮。Photo Credit: Second Life

虛擬現實遊戲Second Life可以舉行夢幻婚禮。Photo Credit: Second Life

虛擬現實科技公司Linden Lab在2003年已經推出虛擬現實遊戲Second Life(第二生命),用戶可以在幻境中同夢中人結婚─當然得花點真金白銀。公司現正打造一個新的線上平行宇宙,這個「新世界」名為Project Sansar,今年內會面世,希望吸引更多新用戶。

虛擬現實被視為科技界兵家必爭的未來戰場,1月6日至9日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國際消費電子產品展(CES2016),將可以一窺相關的穿戴設備和產品,最先登場的可能是Samsung的「Rink 」。還有Facebook的Oculus「Rift」、Sony的PlayStation VR,和號稱能帶來最佳虛擬現實感受的HTC Vive。有評論指大部分電腦硬件其實未能支持這些產品,姑勿論技術是否已經成熟,各大公司已打算在未來數個月投入戰場,以在這個無涯藍海爭一席位。

史丹福大學的研究所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自2003年以來,專研虛擬現實所帶來的影響,實驗參加者由扮演飛天遁地的超級英雄(Super Hero),到一頭被宰的豬,都會被詳細觀測。研究的問題只有一個:人類置身在什麼都有可能的虛擬世界後,會否對其生活、思想、行為產生影響?答案是肯定有。

研究人員指出,雖然暫時未能評估虛擬現實對用戶會產生什麼長遠的影響,但認為單是短期影響已經大於電視、互聯網和手提電話等劃時代產物,因為在虛擬幻境,用戶透過主動參與及一連串的互動,產生的情緒感受遠比作為旁觀者大。在單一次實驗中,參加者在虛擬現實砍伐一株樹後,被安排用紙手巾清理桌面,他所用的紙手巾比沒有伐樹的明顯較少。

有科技公司專門製作一些標榜可以幫助克服恐懼的內容,例如蜘蛛、公開演說。也有研究員希望把虛擬現實科技應用於學習上,甚至是認知治療(cognitive therapy)。

有人則看中虛擬現實能產生更大的感染力,製作掀動受眾同理心的內容,包括讓參加者成為病重陷入昏迷的流浪漢、置身於炮火中的敍利亞,以及被無辜槍殺的黑人青年。在一個模擬911事件的虛擬現實場景中,有參加者在實驗中感到幾乎被濃煙焗死,有參加者在幻境中跳樓逃生。

Brendan Iribe Trexler 與Mark Zuckerberg在試用虛擬現實產品。 Photo Credit: Mark Zuckerberg

Brendan Iribe Trexler 與Mark Zuckerberg在試用虛擬現實產品。 Photo Credit: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主理虛擬現實的分支Oculus,行政總裁Brendan Iribe表示,當虛擬技術不斷改進,人們將能擁有「另一個現實」(alternate reality),然後逐漸花更多時間在其中。

Here’s a first person look at the Toybox demo for Oculus Touch. You can see how Touch tracks your real hand movements in…

Posted by Brendan Iribe Trexler on Tuesday, October 13, 2015

史丹福大學的Bailenson教授說,「問題不在於虛擬現實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一如我們不會評論文字或視頻是好東西還是壞東西,但我希望人們要小心對待這新事物,因為沒有人知道將來會發展成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