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就吹起的「歐巴」韓風:細數姜育恆名曲和他在台走紅的歷程

80年代就吹起的「歐巴」韓風:細數姜育恆名曲和他在台走紅的歷程
Photo Credit: 飛碟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姜育恆沙啞的嗓音,吟唱著同名的主打歌曲,很快的擄獲了寂寞少女的芳心,也吸引了青春期總愛強說愁的男性歌迷的注意。

文:王承偉 TONY

去年11月28日,姜育恆在台北小巨蛋舉行了入行第31年的演唱會「遇恆.牽情」,而這也是他不再舉辦個人大型演唱會的告別之作,這才驚覺從光美唱片開始,姜育恆這位憂鬱小生,已經整整在歌壇演唱了30個年頭。

Z世代的人迷戀韓國的花美偶像,但是,在1970年代吹起韓流的時候,臺灣瘋的是韓國回來的憂鬱男聲,從劉家昌孫情,從王自華到姜育恆,再到張鎬哲,他們的眉宇間總是帶著一絲憂鬱,歌聲中總是流露著些許滄桑。

或許是受氣候凜烈,民族性剛強的影響,不管是華僑、或是土生土長的「歐巴」,這些歌手,不論形象或是歌路,總和當時臺灣歌手的奶油小生截然不同,而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80年代初,姜育恆從韓國來臺發展,在光美唱片所舉辦的歌唱比賽中,以一首羅大佑的歌曲〈戀曲1980〉嶄露頭角,也為他贏得與光美的一紙唱片合約。

1984年,光美唱片推出了姜育恆的第一張唱片《孤獨之旅》,懷抱一把吉他,齊眉不羈的髮,深藏在墨色鏡片下心事重重的眼眸,電吉他襯著略帶藍調的旋律,姜育恆沙啞的嗓音,吟唱著同名的主打歌曲,很快的擄獲了寂寞少女的芳心,也吸引了青春期總愛強說愁的男性歌迷的注意。姜育恆的走紅也帶動了青少年配戴茶褐色近視眼鏡的時尚。

Photo Credit: 光美唱片

Photo Credit: 光美唱片

《孤獨之旅》一炮打響了姜育恆的名號,幾位當時同期活躍歌壇的男歌手,像是曹西平、徐瑋、林禹勝、張海漢,甚至同門的麥偉林等人,走的全都是濃濃的日本青春偶像風。姜育恆落落寡歡的外貌,帶著蒼茫孤獨感的歌聲,反而在獨特的定位下異軍突起。受歡迎的程度,讓光美很快的在同年底推出他的第二張專輯《什麼時候》。當紅之際,像是中視的《歡樂假期》,華視的《雙星報喜》等綜藝節目,都常看見姜育恆的打歌身影。

姜育恆一連在光美出版了四張很受歡迎的專輯,這位孤獨的音樂情人,以一首首的金曲,像是〈愛我〉,輕搖滾的〈串起又散落〉,藍調的〈但願常醉〉,抒情的〈最後的溫柔〉、〈昨日夢已遠〉,逐步奠定在台灣國語流行歌壇的地位。

1987年,或許是音樂人彭國華與光美的淵源,姜育恆加盟了當時在市場上聲勢浩大,充滿新氣象的飛碟唱片,成為與飛碟合作密切,由光美時期夥伴苗秀麗主導的開麗製作公司之旗下歌手。當時和滾石爭霸的飛碟唱片眾星雲集,不僅資源豐富,幾位頗富盛名的歌手,像是蔡琴黃鶯鶯王芷蕾,經由飛碟的重新企劃和包裝,再出發的成績都十分亮眼,音樂型態更令人耳目一新。姜育恆加入這樣一個令人期待的音樂製作環境,自是蓄勢待發,全力以赴。

延續光美時期A&R(Artist and Repertoire,唱片公司下負責發掘、訓練歌手或藝人的部門)所塑造的藝人形象,姜育恆加盟開麗/飛碟後的第一張專輯,就以一首梁弘志所寫的歌曲〈驛動的心〉更上層樓。這首歌曲道盡這位異鄉漂泊,浪跡天涯的遊子渴望安定的心境,也讓許多北飄的中南部人心有戚戚焉,迴響與共鳴不斷。

從1987到1989年,短短的三年間,姜育恆就在飛碟出版了《驛動的心》,《一世情緣》,《跟往事乾杯》,《多年以後再回首》等四張熱賣的專輯唱片,這幾張專輯的標題歌曲,像是出自童安格的創作曲〈一世情緣〉,改編自長淵剛日文歌曲的〈跟往事乾杯〉,大手筆首赴中國長城等地拍攝音樂錄影帶的歌曲〈再回首〉,還有出自這些專輯裡頭的〈天天天天〉、〈唯一的期盼〉、〈像我這樣的人〉、〈多年以後〉都成了姜育恆深受歡迎的歌曲。

透過開麗和飛碟的合作型態,以深化的音樂製作與企宣營造,讓姜育恆的聲勢臻於頂峰,也開啟了他的歌唱生涯中最為璀璨的飛碟年代。

1990年前後,姜育恆雖仍在飛碟維持著一年一片的發行速度,卻也面臨歌路及曲風定型而難以突破的困境。兩張「心歌」專輯的經典重新詮釋,和音樂創作人李子恆合作,以友朋之情為主題的《有空來坐坐》,都試圖跳脫一路以來,過於孤獨蒼白的音樂路線。93年結婚後,接連幾張描繪成熟男人心事的專輯,以及加盟福茂唱片,甚或重唱李子恆及劉家昌經典歌曲的專輯,都可感受到他力圖轉變的決心。

然而,隨著千禧年唱片市場的快速崩盤,姜育恆再次遭逢人生逆境,遠赴對岸發展,而甚少在臺灣看見他的身影。不過家人的不離不棄,始終是他的最大精神支柱與後盾,藉由這些年在大陸演唱會市場的耕耘和努力,也讓他的人生再次迎向曙光。

從1984年到2015年,孤獨的音樂旅人,有了親愛的老婆和女兒的同行,人生終成圓滿。那年青春的風中,曾有他無盡的蒼茫歌聲陪伴,而今,佇立在落葉紛飛的臺北街頭,再回首恍然如夢,似乎也到了該重溫姜育恆歌聲的時候。

本文獲圈圈音樂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