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交織性弱勢者:同志與跨性別群體的「婦幼兒少」該如何被保護?

正視交織性弱勢者:同志與跨性別群體的「婦幼兒少」該如何被保護?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志與跨性別納入與參與原有的婦幼兒少保護系統中,更能加強關注多重性/別弱勢身分者,這樣的作法無論是對同志、跨性別權益,還是附幼兒少保護系統都有幫助。可以整併資源,並增加雙方不一樣的視野,並如上段所說服務多重弱勢者,更能讓附幼兒少保護系統逐步從家父長制的影子中脫離出來。

今天我要來講一個非常敏感與艱難的議題,關於「婦幼兒少保護」與同志、跨性別權益。檯面上我們看到護家盟、下福盟、信望盟之流,以「婦幼兒少保護」為名義,打壓同志與跨性別群體權益;或者像秋鬥性/別線、貧窮同志參政團、台灣TG蝶園之流,高度地批判與質疑保護婦幼兒少的氛圍,認為「婦幼兒少保護」必然是保守、不進步的。

筆者身為一名反性/性別暴力運動者,對於這種拉扯狀況實在相當無奈,我們有必要認識什麼是「婦幼兒少保護」,進而釐清它與同志、跨性別權益之間的關係。

何謂「婦幼兒少保護」?

「婦幼兒少保護」大致上可以粗略地分成兩種,一種是成年男人監控婦幼兒少的「家父長制」(下稱前者);與女性主義、性別平權運動所強調基於平權保障,需要給弱勢者補償、優待與更多資源的「矯正歧視措施」 (affirmative action)(下稱後者)。

前者是先利用性/性別暴力作為男人支配婦幼兒少的手段,再利用婦幼兒少受到性/性別暴力威脅為由,讓成年男人可以名正言順地保護(甚至是監控)婦幼兒少,同時婦幼兒少對成年男人的需求也因此被強化,成為成年男人的附庸與財產;後者則是基於成年男人在異性戀父權體制下,擁有較多的社會資源與特權,所以透過給予婦幼兒少優惠型差別待遇與積極平權措施,以保障與保護婦幼兒少的各項權利,諸如:婦女保障名額、兒少福利等等。

兩者之間的差異

兩者之間最大的差異是,前者強調婦幼兒少必須仰仗成年男人的「恩惠」而活,應該處處在上對下的從屬保護關係中;後者則強調「自主」、「合作」與「培力」,在保障婦幼兒少的自主能動性的前提下,與成年男人平起平坐地相互合作、守望相助,並透過培力婦幼兒少作為達成賦予權利的方式。

Photo Credit: Julie Missbutterflies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ulie Missbutterfliesflickr, CC by SA 2.0

雖說兩者截然不同,但在現實中並非毫不相關的「平行線」,反而經常互相影響與牽制。舉些實例:秉持女性主義與性別平權的婦女團體,常常就以保護婦幼兒少的名義募款或申請經費,捐款人與政府單位往往多少有些道德相貌,以異性戀父權的思維捐款與給資源。然而現狀下這些資源來源直接影響著婦女團體的生存,此時策略與實務上就會被前者所牽制。或者是,上頭制定政策的人明明是基於後者的邏輯,但到了第一線的人員(警員、社工等)時,卻依照前者的邏輯執行。

與同志、跨性別權益之間的關係

家父長制對於同志、跨性別權益是相當排拒的,因為要鞏固著「男人支配女人」的框架,自然無法忍受鬆動此一框架的同志與跨性別,甚至必須加以打壓與排除。而依照後者的邏輯,同志與跨性別跟婦幼兒少一樣處於高度資源匱乏、受性/性別暴力威脅的群體,保護婦幼兒少不僅不該打壓同志與跨性別,反而要將同志與跨性別「納入」與「參與」保障與保護的範圍當中。

理想上,後者並不會打壓同志與跨性別權益,反而是更積極的保障才對。但實務上,確實存在某些問題。例如:警政系統以保護婦幼兒少的美名擴大權力,卻將這些權力用在對同志與跨性別人民或社群進行惡意騷擾;或是保障女性的空間與資源,卻在實務操作上,對照理而言更需要受保障與保護的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者,進行排除或抱持敵意等等,這些相信都是目前會有的困境,是需要正視處理的問題。

正視「交織性」歧視問題

所謂的「交織性」 (intersectionality) 歧視指的是說一個弱勢者可能同時有「多重的」弱勢身分,諸如: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年齡、社經地位、國籍、種族、障別等,所以面臨到社會交疊或具有特別針對性的歧視對待。像是跨性別婦女(出生時生理男,認同為女性者)同時面臨到社會的對跨性別與女性的歧視、騷擾與暴力,又因往往被排除在對婦女的保障之外,更容易成為被針對的目標;或是同志兒少面臨社會的歧視與權力低落,有更高的機率遭受家暴、霸凌與性侵,特別是以「矯正」或「管教」的名義為之。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因此將同志與跨性別納入與參與原有的婦幼兒少保護系統中,更能加強關注多重性/別弱勢身分者(如:跨性別婦女、同志兒少)所面臨的交織性歧視問題。像現在對於同時是女性與兒少的少女與女孩,就有特別的保障與保護措施。

雙方合作實踐之可能性與益處

現狀上可以透過同志運動與婦女、婦幼或兒少團體的合作,以及社福、警政、司法的改革,將同志與跨性別納入原有的附幼兒少保護中。像是「婦幼警察隊」可以改制為「性別友善警察隊」,也服務同志與跨性別人民,並處理針對同志與跨性別的「仇恨犯罪」問題;或是政府公辦民營的項目中,可以增加同志、跨性別與性/別弱勢家庭服務中心(現有的政府同志中心多半實質上是「男同性戀篩檢中心」);婦幼安全的宣導上也該加上友善多元性別的教育內容等等。這些都是實踐上的可能性。

而且這樣的作法無論是對同志、跨性別權益,還是婦幼兒少保護系統都有幫助。可以整併資源,並增加雙方不一樣的視野,並如上段所說服務多重弱勢者,更能讓婦幼兒少保護系統逐步從家父長制的影子中脫離出來。相信這會是一個不錯的社會發展方向!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