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以、西4國學者證實 「右腦學中文」是錯誤迷思

台、美、以、西4國學者證實 「右腦學中文」是錯誤迷思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俊仁指出,中文常用的5000個字中,象形字其實不到2成。人們過去認為中文在口語和閱讀上有差異。但研究發現,大腦運作時是兩者同時併用;而若幼時注音符號沒有學好,即有可能造成日後閱讀障礙。

人類腦科學研究得到重大突破。包括台灣在內的跨國研究團隊發現,人類的閱讀、書寫皆是由左腦處理,並與口語能力有相當關聯,推翻過去「中文閱讀由右腦負責」的迷思。今日則由中研院士曾志朗及台師大、北醫、陽明、中大、交大等單位學者共同發表上述研究成果。

蘋果報導,這項跨國、跨文化、跨領域、跨語言的研究,是由台灣、美國、以色列、西班牙等4個國家,共18位學者參與,歷經4年以漢、英、希伯來與西班牙語等4種語言比較的腦造影證據,顯示大學生在以聽覺和視覺辨識字詞時,呈現出非常一致的左腦運作模式,顯示文字系統不同,但大腦認知系統卻是殊途同歸。

東森報導,在書寫系統裡,象形文字一向被視為和拼音文字有極大的反差。許多人認為中文是象形文字,英文是拼音,所以中文閱讀經常被視為將圖像和意義連結,運用右腦完成;至於英文閱讀則是拼音與意義連結,在左腦完成。

台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系副教授李俊仁表示,認為象形文字會在右腦處理是個迷思。早在1861年,法國神經兼外科醫生布羅卡(Paul Broca)針對失語症患者進行研究時,就發現人類的語言運作是由左腦處理。

聯合報導,李俊仁表示,這4種語言中,西文是拼音文字的典範,一個字母對照一個音,字形字音對應完全一致;中文卻幾乎不相關,但極端的兩種語言系統卻得出一樣的結果,無論拼音為主或辨識字形為主的語言學習,都是由左腦運作。團隊也推定,韓文、日文、印度文等世界上所有語言學習,都是靠左腦完成。

李俊仁還指出,中文常用的5000個字中,象形字其實不到2成。人們過去認為中文在口語和閱讀上有差異。但研究發現,大腦運作時是兩者同時併用;而若幼時注音符號沒有學好,即有可能造成日後閱讀障礙。

中央社報導,中大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長吳嫻則表示,若是學習第二外語,大腦使用情形就有可能不同。根據初步研究,第二外語可能因學習年紀、學習方法的不同而有差異,例如越小開始學外語,或生活化學外語,可能和母語交融得越好,越晚學則兩者可能越像獨立系統。

但吳嫻也表示,雙語交融程度高,未必等於2種語言表現皆好。很多家長希望不要輸在起跑點,但不少研究也顯示,學齡前兒童接觸過多語言刺激,會產生困惑。因此還是要在適性、自然的環境下學習;且兒童大腦學習總量是固定的,學雙語和只學中文的孩子相比,學到的詞彙量也會有差異。

教育廣播電台報導,對於坊間有許多開發右腦、訓練左腦的書籍或訓練,李俊仁還說,其實這些都是迷思。人類做任何事情都是左、右腦同時運作,最好的學習方式仍應是雙腦並重。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