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一定要砍樹嗎?臺北設計之都改造公園計劃 引發天母居民熱議

真的一定要砍樹嗎?臺北設計之都改造公園計劃 引發天母居民熱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裡的昆蟲、鳥都是有價值的,能不能讓萬物都有尊嚴地活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位於台北市士林天母的天和公園,20年間累積有375棵樹,並形成台灣藍鵲、五色鳥等保育類鳥類的棲息地,園中更有番井沸泉市定古蹟和玉潮坑溪。

下方樹木覆蓋的區域,便是玉潮坑溪。Photo Credit:Yuan

去年,天和與東河公園獲選台北世界設計之都「二代公園計畫」,將投下1.3億進行「東和公園暨天和及天和一號公園更新工程 」,但因可能大幅更動園內100多棵老樹,居民自發組成了「守護天和公園生態聯盟」,並發起網路與在地連署。1月5日,北市府公燈處前往天和公園舉辦現勘,許多關心公園改建的居民、環境團體都前往參與。

天和公園內的鳥類。圖片來源:天和及天和一號公園現地調查及初步設計成果

北市府公燈處首先帶領民眾,逐一查看園中經林業試驗所判定為危險木的現況(目前因民眾陳情聲不斷,更動的樹木已從百棵降為15棵),並再由林試所森林保護組組長吳孟玲解讀樹木狀況,在場民眾也能加入討論,有人表達「這些樹已在此生長20多年,為什麼一定要移除?」也有居民表示「危險就要處理,出事了誰負責?」

公燈處先說明危險木的狀況,例如這棵編號T100的樟樹,是因蘇迪勒風災受損,被列為危險木二級。 Photo Credit:Yuan

而針對公燈處說明危險木狀況,吳組長也提出不同看法:

「樹木中空,並非代表這棵樹就不健康,有時你可看到中空的樹木,但底下盤根能運作地很好,可透過改善土壤、修剪枝葉來讓它更好,如果每年傾斜角度沒有變,那就仍是安全的,而假如危險木離人行道仍有一段距離,就不太會影響。」

森林保護組組長吳孟玲。Photo Credit:Yuan

環保運動參與者文魯彬也到現場,他表示:「我不是專家,只是想講一些想法。我之前有詢問有沒有做生態調查,後來知道只有針對樹,但是這裡的昆蟲、鳥都是有價值的,能不能讓萬物都有尊嚴地活著?」

對此,林試所吳組長回應道:「我同意生物的多樣性,就像樹倒了,也有菌類可以此生長,但還是要提醒,如果危險木就在人行道旁,那就需要考慮處理。」

文魯彬。Photo Credit:Yuan

荒野保護協會陳德鴻老師則表示:「或許公園處可以大膽一點,放些枯木讓昆蟲也可以生長,而站在管理者立場,仍舊要在安全和生態間取得平衡。」

陳德鴻老師。Photo Credit:Yuan

一位天母居民提出看法:「今天來的都是愛樹的人,這裡主要是樟樹和楓香,都是可以長得很高大的樹種,但天和公園的樹其實長得並不好,你看沒有草就知道,因為樹木間太密,在這時間也很久了,要動實在不容易,但如果真的愛樹,就該給它更好的環境。」

陳德鴻老師回應:「我們可用五色鳥能在這棲息的思維來想,但針對危險木就一定要有清楚的告示牌警告。」

Photo Credit:Yuan

除移除園中老樹外,最被關注的便是番井沸泉、番仔井圳的週邊環境改造,根據原計劃書內容,市府設計團隊建議:

番井沸泉:現況因池體較小,週邊又有欄杆圍塑,可見度較低,而番仔井本身也老舊剝落,建議未來可以 擴大水體,修繕番仔井外觀。

番仔井圳:現況番仔井圳型式有如排水明溝一般,建 議未來可以改造成較符合生態工法之河岸型式。

然而,古井、古圳景觀代表的是珍貴卻失傳的工法,任一更動都需要謹慎處理。

番井沸泉。Photo Credit:Yuan
番井沸泉的改造藍圖,可見濕地上方覆蓋著石板。圖片來源:天和及天和一號公園現地調查及初步設計成果
番仔井圳。Photo Credit:Yuan

樹黨黨主席潘翰疆表示:「對於官方承諾(只會更動15棵樹)的部分會繼續觀察,而針對番井和延伸的溼地,希望能以保留溼地的概念來思考,尤其不希望有太多的水泥。除此之外,會希望有植栽調查,也希望經費能多放在『救樹』,此外,番井沸泉也要提高文資保留層級。」

「蕃井沸泉」:在舊誌曰:「在芝蘭堡,其源自三角埔山下一線如溝,深尺許,多沙流泉騰沸,冬暖夏涼」Photo Credit:Yuan
樹黨黨主席潘翰疆指出附近行道樹的氣根都被塑膠袋包裹,無法呼吸。Photo Credit:Yuan

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成員文海珍表示:「希望能有許多專業人士來看過環境,因為從專業的角度我們才可以學到更多,另外,希望的是公民的參與,能有更多的居民來關心這個議題。」

右一為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成員文海珍,右二為天母綠玉聯盟成員黃湘雲。Photo Credit:Yuan

相關連結:

天和公園。Photo Credit:Yuan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