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認為支持民進黨,就能將台灣重新帶往有希望的方向?

為什麼我認為支持民進黨,就能將台灣重新帶往有希望的方向?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進黨是個能在困難的理念與現實折衝較勁時,會勇於選擇較為理想的但能實踐照顧多數的那一方的政黨,而就憑藉著這一點,我認為支持民進黨,就絕對是能將台灣重新帶往有希望的方向。

日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與工鬥團體見面,最終達成了協議。蔡主席與民進黨政策會在發言過程中備受批評嘲諷,但是蔡英文最後仍是與勞團達成了共識,並和平的得到承諾與訴求,這是我見過認為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其實媒體很少表達關注的聲音。

而這樣的折衝過程,便說明為何我選擇支持民進黨。這不光是一開始我找謝長廷前院長請求合作的關係,事實上,這過程也讓許多人,包括民進黨自己在內的朋友,都不免會想到我身上貼上靠近那些派系的標籤,可是從我一路觀察以來,我真正做出選擇,是因為在不同論壇場合中見到民進黨的高層決策,對於他們所擁有的思考高度跟決斷力深感佩服。

我看見的,是能在民進黨內當上決策的人,無論是地方政府首長,立委代表、不分區代表、或是派系代表、黨中央的決策者等等,都是深具理想與現實,在其中折衝前進的戰士。

這不是用他們平常的言論能發覺,而是要透過他們所決定的事物與執行面一起看,像是蔡英文主席,其實我知道許多社運界的朋友也常對她有所批評,但是對於許多與她曾接觸過的民間團體、小英之友會、一些老黨工、曾與她共事過的前輩,我聽到最多的,就是她是個不會輕易做承諾的人,但她答應了後就一定會盡力實踐。我認為這一點,其實她也存在與鄭南榕前輩一樣的特質,或說,民進黨內的領導者,都是一定做足覺悟的人。

這樣的行為或許在一般人眼中認為沒什麼,但是對於政治卻是困難的,因為政治是資源與利益的分配。一但擁有權力的人開了承諾,卻有很長的時間看不見成效,讓政敵與原先的期待者多方質疑,最後往往拋棄原有的承諾,選擇容易看的見的成效,如苗栗劉政鴻那樣一般。

同樣的是新潮流許多人的出身,包括林濁水、陳菊、林淑芬、吳思瑤、段宜康這些人,對理念堅持與實踐的自我要求非常高;而賴清德之所以有那麼多外在批評,人氣還高居不下的理由,是因為他也是對「照顧多數」說到做到的人,這不光是用其他外在批評能夠抹去。

而選舉政治是過半的藝術,他們在選舉路線中,找到能夠與國民黨金權政治抗衡、又能夠比國民黨堅持理念一步一步前進的辦法;這是民進黨強大的地方,這是走過戒嚴白色恐怖、面對國民黨龐大黨產、政經關係下、所淬煉出來的政黨。

Photo Credit: 民主進步黨

Photo Credit: 民主進步黨

這次我在許多不同地方跟著民進黨的黨工學習輔選,我在他們旁邊看的到,是工作的紀律與對政治的熱情。除了在每個政黨的支持者中可以找到熱心特質外,民進黨的黨工有著不斷把黨內高層決議實踐的用心,以及一起為了一個黨的共同體團結的努力。

這如果拿實際的例子來比喻,那種用心程度真的不是那種「每個政黨當中都有這種人」的程度,而是真的很誇張要求自己也要求別人的用心程度。民進黨是我看過最為團結的政黨,這真的不騙人,他們的基層是超越派系的,也許不同派系在初選有不同的考量,但是決定後一定都是非常團結,且基層一定都是互相積極幫忙。

同時,民進黨的黨內競爭出來的人,也都一定是一個領域當中的超人,格局也很大,不是單靠有名的政治明星,也不是單靠黨內哥倆好的分贓決定,更不是排隊決定。雖然很多人會笑稱民進黨內排隊的名單很長,但那其實根本不能當真,民進黨之所以會成為民進黨,就是因為他們最終的執政考量仍然是心繫於這個國家,「在理想與實踐中,找出能讓台灣成長的折衝辦法,並下定決心去執行」。

為什麼民進黨會有許多優秀的人,即使可能剛開始擔任黨公職不起眼,但最後往往都會成為優秀的政治工作者,我認真覺得是民進黨在台灣那過往被威權統治與生命威脅下,黨內在這些風雨中,形成一個會廣泛且自動訓練優秀政治人物,與相互競爭出最強者的內部機制。這點,或許連民進黨自己一些黨工都沒發覺,因為黨實在太大了,所以往往只被人放大不好的部分,但其實民進黨內的機制真的非常優秀。

回頭看今天,我認為是最直接的證明。民進黨是個能在困難的理念與現實折衝較勁時,會勇於選擇較為理想的但能實踐照顧多數的那一方的政黨,而就憑藉著這一點,我認為支持民進黨,就絕對是能將台灣重新帶往有希望的方向。

因此,我認為大家可以對民進黨內的競爭結果有信心,所以我會希望更多的人給民進黨一個機會,請不要吝嗇的拉票,讓民進黨成為再次政黨輪替以及國會輪替的黨;這也是台灣自己本土政黨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里程碑。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