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欽與小子的設計師對談(二):那些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最有價值的

黃子欽與小子的設計師對談(二):那些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最有價值的
設計師黃子欽(左)、小子(右)|Photo Credit: Readmo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阪的「俗」可以跟京都的「雅」互相PK與襯托。紐約的嘻哈音樂造就塗鴉精神,而台灣的風土內蘊到底是什麼……

這就是日系的顏色跟台灣顏色最大的差別,台灣的黑色非常深,那深黑色不是一個純K,而是一個帶有顏色的K。假如讓帶有顏色的K,選一個互補色去搭,隨便選都超台的。這是我自己實驗的發現。

小子 黃子欽

小子 黃子欽

  • 所以這樣講起來,會不會是台灣人的心理狀態是覺得沒有天亮,或者「沒有天亮」是一個正常的時間點。有一陣子我做拼貼也是,只要黑底我都覺得很好做,直接把時間設定調到晚上,一旦在晚上,動作就不能太大,或是不能到太遠的地方,必須做一些晚上可以從事的東西,或者不敢白天做的事情。這種黑夜的感覺是某方面潛藏在心裡的狀態。
  • 就像電子花車或什麼,必須在晚上才會有效果,也才能製造出那個娛樂,野台的螢光也是如此。而且某些場合也是台灣的特色,比如說夜市,它的拼湊性與臨時性,還有無法被被管理、三不管地帶的特質。比如說椅子、擺攤的方式、營業的方式,組合甚至管理等,都比較難,也很難想像它可以被管理,可能一管理這個夜市就做不起來了。之前荒木經惟來台灣,媒體問它對台北的印象,它有提到一點,男女朋友站著的時候可以貼很緊,第二個印象就是說,哇,那麼多人在吃路邊攤,就是說我們可以接受在大氣之下做一個很私密的靜止動作。

這讓我想到,會讓我去注意台灣街頭的一個起因,是以前我們在唸書時,老師有帶一位日本設計師來,那位日本設計師來台灣,第一個不是去看誠品,而是檳榔西施。可是我們當時都覺得檳榔西施超low的。而且那位設計師做的東西也很高尚。那時候的檳榔攤流行把霓虹燈管做成一條一條的,他說這個很厲害很酷。這對我來說是蠻震撼的一件事,本來預期日本人一定要去誠品嘛,然後去華山、美術館、故宮這些地方,但他第一個想看的是檳榔西施。

那時我就想,我們是不是搞錯某件事情,我們認為自己最能輸出到國外的是誠品、故宮,是那些超級佼佼者的東西,但實際上似乎不是如此,難道是我們想錯了嗎?後來我自己出國去玩的時候才發覺,我去日本時,就很不喜歡去到處都能聽到中文的地方,比如京都、東京等地,我朋友帶我去一個全部都是日本人的地方,吃串燒跟大阪燒,整個裝潢就很像我們在時代劇看到那種,很老;我去中國的話,也不會去那些發展過後的地方,都跑去老胡同。

  • 還有一件事我覺得可以討論,現在都會講要選出最美麗的書,我覺得這有問題,以前人不會用最美麗去形容,什麼中國最美麗的書、世界最美麗的書,因為這變成像是在選美,會讓價值變得在表象而不是內在。很多的美學是反美的,才可能讓觀者找到一個定位。但現在什麼東西都用「最美的」形容,蠻有問題的,就像我們不會用這樣的詞來形容文學跟電影,不會說最美的文學或者最美的電影。可是在現在,大家好像都用這個想法去框限設計師。所以我覺得如果談到美醜,這樣的說法是很有問題的。

那不是很有趣嘛?因為美這個東西其實都是世俗教化的結果,例如什麼對原住民來說算是美?肉很香、血的顏色、因為懂得燒火,所以喜歡碳黑色,因此很多原住民的作品都是紅色或黑色去拼。所以美就是教化出來的結果。我覺得要先把所有認為醜的都先摒除掉,不能讓既定的觀念去影響判斷,一旦認為它是醜的,我們就沒辦法去運用那些東西。可是為什麼大家會認為是美的或是醜的,這都源自於從小所受教育的影響。其實任何東西都沒有美醜的定義。所以內心要深刻的認為無關美醜,而去接觸那個元素。

  • 所以設計的資源可以分三塊來談,第一塊是歐美,然後日本,然後台灣,我覺得要做台灣的最難,主要因為資源少,加上政治環境的關係,語言被轉換掉,有些需要語言表達的東西就會被隱藏在其他東西裡。

其實我覺得台灣的視覺資源不會少,只是也正在減少中,所以我會這麼努力參加社會運動就是這樣子。我想要保存這些東西,也許在十年、二十年後,我們才會發現這是台灣最大的武器,而不是我們去模仿國外的那些東西。那些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我們最有價值的。

後記

「台」,既感性又扭曲,有酸甜甘苦的「底層」滋味。

在台灣的設計領域中,「俚俗」是個地雷禁區,如何面對及轉換這些內容,多少決定了設計走向。在這點上,小子選擇直接面對,用攻擊來防守。

大阪的「俗」可以跟京都的「雅」互相PK與襯托。紐約的嘻哈音樂造就塗鴉精神,而台灣的風土內蘊到底是什麼……這個課題沒有標準答案。某種程度我們是瞎子,透用國外報導、作家、雜誌、電影、漫畫家……來當成自己的眼睛,我們常希望在他們眼中是「討人喜歡」的,所以不自覺地扮演出討好角色;但我們又想「做自己」,這就是「矯飾」,小子就是用這種風格來創作,宛如台客的復仇,回到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眼睛觀看。

台灣唱片業發達時,唱片設計豐富多元,解嚴後的創作歌手做出「台客搖滾」的鮮明風格,而客語、原住民語、台語……都有不同的情感,不同的生活畫面,生活不需解釋,它就是那個樣子。把渾沌單純化,再回到渾沌,就會找到新的力量。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將於10月14日辦理「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作為「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之前導活動,本場以2位循環綠色經濟的經驗談,探索更多綠色商機應用發展的可能性。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近幾年在科技、經濟發展以及環境的多元衝擊下,傳統商業經營模式出現了結構性變革,為了因應各產業的轉變,企業重新對焦各分眾族群需求,甚至在不同生態系之間,透過跨域合作或需求重組,滿足或建構多元市場的需求,推出創新服務價值。

尤其是在經歷新冠肺炎及氣候變遷的影響後,全球對於永續發展的議題更加重視,提倡環境友善的「循環經濟」成為綠色商機下受到高度關注的議題。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透過「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輔導,協助中小企業在綠色經濟的發展有個一個良好的方向,以跨域創新及轉型的實踐,逐漸有了豐碩的成果,也為生態系的發展,增添更多的可能性。

為了讓更多人體驗到企業推動效益,經濟部將於今年10月22日至25日,攜手數位發展部,掌握時下數位與綠色關鍵議題,在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舉辦「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圍繞「數位雲」、「永續雲」、「體驗雲」三大展示主題,打造數位、綠色、虛實整合的展場體驗。除此之外,現場還有綠色生活、臺灣特色店家消費體驗,以及數位轉型與綠色永續主題論壇等精彩內容,歡迎前來親自體驗!

【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資訊

  • 日期:10月22日-10月25日
  •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 報名網址:https://reurl.cc/m3KGZ9

「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由掌握關鍵核心能力的中小企業為主體,找到市場發展的關鍵方向,帶動跨領域業者共同合作、集體升級,結合綠色永續的概念,將不同產業領域相互串接,打造如生物炭、生態材料與虛擬電廠等多樣化的綠色減碳生態系,為臺灣中小企業擘劃新成長路徑!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集結產業專家一次看

「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論壇將邀請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與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楊青山董事長,分別從「生物炭跨域應用品牌提升生態系」及「生態材料跨域鏈結生態系」的發展成果,與臺灣所有中小企業共同探討如何利用跨域生態系的發展力量,讓永續能成為每個人的日常生活。

循環經濟是由循環加上經濟,過往企業以獲利為主的商業模式,該怎麼結合生態系的每個資源及技術,達到永續及環保的目標?首場專題短講由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主講,從木酢產品研發為起點,並於過程中,洞見產業的需求,以生物炭生態系的核心角色推動創新商業模式,從生活用品到建材,帶動包括化工、建材、檢測、應用到場域等跨界跨域的合作夥伴,持續延伸生物炭產品的各種可能。接著將由楊青山董事長分享京冠生技是如何將其引以為傲的發酵技術,透過生態系合作,找到不同專業領域的合作夥伴,實現了「你的天然廢料,我的加值材料,消費者的健康好料」夢想藍圖,轉型成為「材料開發」企業。

2022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

  • 活動時間:2022年10月14日
  • 活動形式:YouTube線上直播
  • 活動講者:陳偉誠 創辦人暨執行長(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楊青山 董事長(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活動主持人:劉姿麟
  • 活動內容: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