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週報】面對中俄挑戰,西方更應記住自身的優點

【澳洲新聞週報】面對中俄挑戰,西方更應記住自身的優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從冷戰結束後,西方的自由民主體制從未像現在這樣受到世界各處的挑戰。2014年俄羅斯在烏克蘭境內的土地併吞行為,以及2015年中國在南海的奪島行動,標誌著世界又重回了已經數十年未見的強權對抗態勢。2016年的第二天,沙烏地阿拉伯也處決什葉派教士,可能讓遜尼、什葉派的分歧更加嚴重。

但文章指出,南海問題可能是影響最為深遠的衝突,北京試圖取得南海航道的實際控制權,是美國主導的太平洋現狀70年,所面臨的第一次直接挑戰。

亞洲的現代經濟奇蹟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受到美國策略安全傘的保障,這甚至對中國來說也是一件利害攸關的事。

一個缺乏明確的「美國海軍主導地位」的太平洋,將不會迎來一個閃亮的「新中國霸權」,反而會產生一個混亂、不穩定的多極體系,牽涉世界上幾個最大的經濟體,包括不安全感和恐懼感漸深的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和其他區域內的國家,彼此圖謀和施壓以取得任何一點獲得較量優勢的機會。

如果中國現在在南海地區沒有受到任何的牽制,那麼中國錯估日後局勢發展的可能性就會愈來愈大。所以澳洲最近幾個月選擇加入美國的行動,強調所有國家使用這些水域的自由航行權,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其他的挑戰還包括:俄羅斯甩身擺脫本國的經濟疲弱,強勢介入敘利亞;敘利亞戰爭使得歐洲面臨1945年以來最大的難民湧入潮;英國正在權衡完全退出歐盟的可能性;國際的動盪、後金融危機不穩定的經濟和西方勢力的衰弱,也大大撼動了多國的政治情勢,從美國的川普(Donald Trump)到歐洲的反移民右翼和反撙節左翼,民粹主義者正大聲宣揚一種理念:只有外國人,移民或者精英階層,在西方創造的這波全球化(Globalisation)裡受益。

雖然這些看似悲觀,但民粹主義者並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下取得太多的選舉突破;西方現在明顯仍是創意和創新的泉源;市場配置的理念傳播了繁榮並減少了貧困;中俄的冒險主義也僅僅引起了週邊國家的警戒和多國提高國防預算;中美從南海、貨幣到氣候問題一路針鋒相對,但兩國之間仍然緊密地合作。

西方現在正面臨著日益增長的挑戰,但西方必須記住:自身的優點仍然多過於缺點,應該有自信地應對愈加封閉的民粹主義者,以及實行中央集權體制的北京和莫斯科。

參考資料: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04/01/2016, “Why the West must remember its virtues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