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髮型時尚趨勢:金正恩

北韓髮型時尚趨勢:金正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螢幕快照 2014-04-23 下午5.57.37

金正恩利用兩側削短、鍋蓋頭中分的髮型,迅速建立起鮮明的個人形象 Photo Credit: AK Rockefeller CC BY SA 2.0

作者:Jake Scobey-Thal

翻譯:Leonard(錢佳緯)

墮落的朝鮮年輕人聽好,長髮革命正式終結。

「自由亞洲電台」指出,朝鮮政府已頒布命令,要求所有男性大學生必須效法最高領袖金正恩的髮型,兩側削短、鍋蓋頭中分。據報導,這項命令兩週前於首都平壤發布,現已推行至全國。

一如多數有關朝鮮的消息,這則最新朝鮮時尚趨勢報導的來源難以查明,許多人也質疑這則新聞可能造假。但假使此事屬實,也非朝鮮當局首次下令嚴格管控髮型。

去年北韓政府曾公布28種合格造型(男性10種、女性18種),髮型照片並被裱框懸掛在平壤各家理髮店內,2005年,政府也曾大力掃蕩長髮,媒體宣傳標語強調「讓髮型符合社會主義精神」,呼籲男性要依據「軍權時代的規範」理髮,而官方《民族朝鮮日報》則寫道:「髮型是反映人民文化標準及心理與道德狀態的重要依據」。

7914086914_5fcee8d0e5_z

金正恩出現在洛杉磯的廣告看板上 Photo Credit: teakwood CC BY SA 2.0

在經濟蕭條與人權紀錄惡劣方面,北韓確實獨一無二,但在藉由髮型控制社會方面,倒是前有來者,數百年來,世界諸多獨裁政權均透過管制男性頭髮展現政治意志。

滿族人於1644年統治中國後便發出命令,強迫所有成年男性要剃光前半部頭髮,並將後半部紮成辮子,不服者處死;美國前外交官萊斯(Edward Earl Rice)曾在著作《Mao’s Way》提到,這道聖旨是要「時時提醒中國人正被滿族統治」。史學家魏斐德(Frederic Wakeman)也曾在關於滿族征服中國的著作《洪業》(The Great Enterprise),描述在統治者眼中,「下令落髮或斬首不僅令君民外貌相同,也能測試忠誠度」。

123472782_11n

滿人入關後,嚴格執行薙髮令 Resource: ddji.com

約略在相同時期,俄羅斯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 1672-1725)認為蓄鬍象徵舊時代思維,為趕上西方現代化腳步,藉由徵收鬍子稅改變人民習慣,人們若繳付稅金,會拿到一顆銅製憑證,上頭刻著「鬍子是無用累贅」。

Beard_token

「鬍子是無用累贅」Resource: Wikipedia

6a00e55268c31388330120a8a2cfc3970b

彼得大帝時代,透過禁鬍令增加稅收 Resource: orange-tinted glasses

相隔七百年,1970年代阿爾巴尼亞獨裁者霍查(Enver Hoxha)捨棄課稅模式,直接禁止蓄鬍;土庫曼前總統尼亞佐夫(Saparmurat Niyazov)也仿效這種打擊個人自由的手段,於2004年2月在電視上下令青年一律不得蓄髮或蓄鬍。

其他國家則是以伊斯蘭教為名,管制人民外觀與造型。塔利班組織於1996年後,依據好戰份子對伊斯蘭律法的嚴格詮釋,規定男性必須蓄鬍;2010年,索馬利亞伊斯蘭好戰份子也頒布命令,禁止首都摩加迪休男子要修剪鬍子。

4550926816_5f008536ba_z

塔利班組織於1996年後,規定男性必須蓄鬍 Photo Credit: isafmedia CC BY 2.0

伊朗伊斯蘭教長也在2010年,依據自身宗教觀點查禁馬尾與前短後長的mullet髮型,主張經嚴格修剪的平頭或旁分髮型,根據伊朗「面紗與貞潔日」節慶主管柯達耶(Jaleh Khodayar)表示,「這是依據伊朗民眾臉型、文化、宗教與伊斯蘭律法考量設計的造型」,可用髮膠,但不得過量。

7236897516_7c03a3586f_z

前短後長的Mullet髮型 Photo Credit: Tony Alter CC BY 2.0

無論宗教傾向為何,獨裁者似乎普遍不喜愛嬉皮文化,軍事強人帕帕多波洛斯(Georgios Papadopoulos)於1967年發動政變推翻希臘民選政府後,禁止男性留長髮與女性穿著迷你裙,認為太過「墮落」;七零年代時,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禁止頭髮過長的外籍人士入境,作家荷西(Alex Josey)在著作《Lee Kuan Yew: The Crucial Years》指出年輕人假使髮型不整齊,「無法在李光耀常揮桿的高爾夫球場裡擔任桿弟」。

沒錯,權力有時是始於一把理髮剪。

10151908_661919163874607_5055190395591868953_n

美劇Portlandia中的嬉皮Deuce Hotel想必無法踏進北韓 Resource: Portlandia

作者Jake Scobey-Thal為自由撰稿作家,關注主題為亞洲的發展和人權。

本文獲Foreign Policy授權刊登,原文請見 “The Secret History of Social Control Through Haircuts.”(2014.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