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父母的疏離,是我們成長的必然代價嗎?

與父母的疏離,是我們成長的必然代價嗎?
Photo Credit: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家庭間的連結,是我們情緒與心理上的基礎。但為什麼我們會想要閃避這些連結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對很多父母來說,與成年子女相處時,需要用非常溫順、柔和的態度,因為有時候他們會看你什麼都不爽,你的每一次出現都會惹惱他;而有些則是很願意聽你講話,對你說得很有興趣,也願意向你學習。當與子女間相處的氣氛改變時,你需要花點時間適應,因為你不再能夠直接說「不行」及一些反對的話。

漸漸地,你無法什麼事情都介入,你的小孩也逐漸成為成人。幸運的話,小孩長大後會對你過去的愛有所回報,但有時也不一定是如此。

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爭執,會隨著彼此年紀漸長而無法避免地增多。很快地,青少年時期的易怒與相處挫折,就會轉為成年時期的憤怒與不滿。或者這樣說,過去那些可以控管的舊問題,隨著時間流逝,反而變成新的風暴;即便是好事都會因此而受挫、被摧毀。父母與子女間的關係,便會隨著衝突與彼此互動的落差而逐漸疏離。

家庭中的疏離是人類痛苦經驗的一部份。在家庭中誕生,若沒有成人的照顧與愛,我們無法活過嬰兒時期。但這些對他者的需求不會消失,即便我們慢慢能靠自己去解決這樣的需求。而早期的依賴,會轉變成情緒上的依附關係;即便成長以後,我們仍會依賴自己所愛的人,讓自己感受到情感上的依附與連結。

新的研究報告發現,在這些親子之間的疏離,往往蘊含著痛苦的經驗。人們無時無刻都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而父母也渴望來自子女的回應。在劍橋大學的研究中心主持下,「成年時期的家庭疏離」成為一項主要的研究議題;而在英國,也有許多針對那些與家庭脫離成年人的服務。

有超過800位成年人在研究中分享自己與家庭疏離的經驗:有些是與整個家族疏離,有些則是與家庭中的主要成員疏離,例如父母或兄弟姐妹。在疏離發生之前,他們可能經歷一陣沈默、羞辱,或因為被拒絕而感到羞愧;有些人甚至被自己的家庭成員所躲避。研究也發現,人們若與家庭疏離,在生活中也會獲得比較少的支持。

對於這些疏離家庭的人,疏離所帶來的痛苦,常常會在自己與別的家庭相處時特別有感,生日時也會覺得受挑戰;過一些和家庭有關的節假日時,內心的孤獨更會持續帶給自己痛苦。

家庭間的連結,是我們情緒與心理上的基礎。但為什麼我們會想要閃避這些連結呢?有些極端的例子是因為「生理」或「性」的虐待,而導致後續疏離或脫離家庭的理由。但對大多數人而言,大眾疏離家庭的通常理由,只是因為彼此對家庭角色與義務的期待有所落差,而對於家庭關係的表達與意義,彼此也有不同的想法。

有20%的人認為,彼此的關係持續地存在著風險,許多遇到困難的父母,則認為自己面對著不斷拒絕的小孩──孩子總是不認同自己、討厭自己或對自己感到失望。當兒女想要切斷與父母的關係時,通常都是因為彼此的連結實在為情緒帶來太多負擔了:因為與父母相處,他們必須扭曲自己的心靈,去轉變自己、做自己感到不正確的事,或是必須想盡辦法取悅、安撫自己的父母。

研究顯示,最容易發生疏離的原因,不是因為那些無法關心子女的父母,反而是子女這方的主動疏離,且特別好發於24歲到35歲之間。疏離通常發生在子女努力想獲得認同或安慰後,卻一直無法達到目標,讓成年子女開始認為,「疏離」才是彼此關係的核心,才能為關係帶來和諧,讓彼此不受影響。而這也是因為父母持續在子女面前展現不良或錯誤的自我形象。

Photo Credit: Corbis / 達志影像

家庭的疏離有時是短暫的,而成年子女開始想疏離父母的原因,通常是他們開始覺得彼此的關係不可能排除痛苦、羞辱,甚至背叛。雖然疏離也會帶來痛苦與代價,但卻能增進自己的生活福祉,這些都會持續觸發疏離與關係的破裂。

當我們成為了一個與家庭成員疏離的人,我們依然會希望別人可以傾聽自己,而別人也可以把自己視為正常人。有時候與家庭疏離,就如同和朋友關係的斷裂一般,是很正常的,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人都有相似的經驗。而任何疏離的背後,都傳遞著複雜的親子互動,我們也必須體諒與認識這樣的複雜關係。

參考資料:The Stigma of Family Estrangement

本文獲Pinsoul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麥志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