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貓涉刑事責任,為何仍會被延宕辦案?動保、警方橫向溝通是問題

虐貓涉刑事責任,為何仍會被延宕辦案?動保、警方橫向溝通是問題
Photo Credit: Phil Roeder@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動保法修正通過後,嚴重的虐殺行為會涉及刑事責任,但不熟悉動保法的警員仍有可能誤以為應由動保機關處理,導致給民眾踢皮球的負面印象並延宕辦案。

台灣大學陳姓僑生日前因虐殺街貓而遭送法辦,案發之初一度傳出警方不願受理民眾報案,凸顯動保機制失靈。對此,台北市員簡舒培邀請警方、動保處及陳情人三方舉行協調會,建立後動物保護案件的橫向通報機制,並要求未來警方應教育基層員警標準處理流程,動保處動物救援隊也應盡快增加24小時人力,健全警局的報案聯繫。

相關報導:為何「證據都有了」法官仍輕判:飼主虐待僅是「無心之過」?

中央社報導,台北市動物保護處表示,本案發生在去年12月28日下午,民眾發現陳姓僑生對待貓隻行為可疑,當下制止,事後調閱監視器,發現陳姓僑生先前對綽號「大橘子」的貓施虐。

動保處說,12月29日凌晨2時31分接獲民眾通報,溫州街發生掐貓虐待事件,隔天上午8時30分派遣動保檢查員調查;警方調閱案發地周邊監視器,發現陳姓僑生身影,陳姓僑生當時疑虐殺貓後,把屍體放入塑膠袋並拿到台大醉月湖畔樹叢藏匿,之後返家。

警方後來約談陳姓僑生,陳姓僑生坦承殺貓,並帶警員前往找尋貓屍體後,被依毀損、違反動保法等罪嫌函送北檢偵辦,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也於於7日以被告身分傳喚陳姓學生出庭。

中時報導,在陳生虐貓事件爆發後,台大曾發表聲明,指出涉案學生受到驚嚇,會啟動心理輔導,此舉引發部分愛貓人士及網友不滿。不過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執行長倪京台則指出,過去他們接觸過許多虐待動物的學生,因受不了輿論壓力和指責,而不敢上學,甚至會做出傷害自我的事情,他認為,校方理當可保護學生避免受傷,但不要縱容,該名學生仍要承擔動保法的制裁。

相較於台大的作為,倪京台表示,此事更凸顯動保單位和警方必須建立起聯繫平台,並加強基層員警動保方面的法規知識,改善處理虐殺動物案件的缺失。

對此,台北市員簡舒培也於今(8日)邀請警方、動保處及陳情人三方舉行協調會。聯合報導,陳情人王嫻如表示,數日來,警方與動保處仍在權責問題互推責任,警方受理通報案件時,仍停留在必須動保單位派員抵達,才開出三聯單,希望未來能改為只要警方確認是刑事案件就開三聯單,避免讓民眾認為拖延吃案。

動保處指出,動物救援隊確實有24小時的救援能力,但動保處查案的動物保護檢查員只有6人,早上才能開始查案,未來會檢討勤務人員配置,重新研擬動物救援的SOP。

北市大安分局說,值勤同仁當天沒有通報動保處,這點有疏失,第一時間沒有開報案三聯單,也是警方有缺失,同仁有調閱監視系統,找到嫌疑人陳姓僑生,仍有實際查案作為,將教育第一線值勤同仁,未來若發現已明顯構成動物保護法第6條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行為,可依動保法接受報案並通報動保單位移送偵辦。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