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儘管被資訊給淹沒,卻仍舊渴望智慧」──關於知識、媒體與公共生活的幾點筆記

「我們儘管被資訊給淹沒,卻仍舊渴望智慧」──關於知識、媒體與公共生活的幾點筆記
Photo Credit: Wonderlan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學者應該成為文化的中介者(cultural mediators),因為需要有人去帶領大家認識這個世界和他的過往。

寫作的重點在與讀者溝通。在一個高度專業化的學術世界裡,寫作大概很難受到重視,因為每個人只需要寫給寥寥可數的同行,而他們是別無選擇,不得不讀。(雖然這不排除有個別的研究者特別善於寫作)可是,一旦踏出以專業為名的圈子,如何遣字造句,如何開場,如何結局,甚至是如何選擇標題,突然之間都變成了重要的問題。你需要給讀者一個閱讀的理由,也要提供足夠的吸引力,讓他們願意讀下去。

我喜愛美國史學者Jill Lepore的作品,她除了在大學中教書外,同時還定期為雜誌《紐約客》(The New Yorker)寫作。閱讀她的文章,永遠是種享受。儘管她所寫作的主題,我可能毫無涉獵,也缺乏專業知識,但卻能透過她極為巧妙的敘事,宛如漫步般踏入另一個全然陌生的世界。那樣的閱讀,不是為了下次的考試,不是為了另一個文章的註腳,而是滿足一種智識上的愉悅。

每次看完這樣的文章,總忍不住想,我們能不能有自己的《紐約客》、《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或是《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那樣具有深度、知識性,但卻不會充斥著惱人的術語,不被僵硬的學術規範侷限,充滿熱情、吸引人的文章。

除了寫作之外,另一個同樣必須認真對待的問題是媒體/媒介(media)。

現代歷史學跟其他的人文學科一樣,在過去一百多年間演化出了一套準則,逐漸穩固下來,有時彷彿變成了不證自明的道理。但穩固往往也暗藏僵化和形式主義的風險。因為專業化,我們對歷史知識的定義似乎不斷在縮小。它需要經過一定流程,遵守一定格式,它需要發表在學術刊物之上——隨著學術刊物越來越多,它還必須刊登在特定的刊物之上,否則就失去了作為知識的資格。

這些規範都有其內在的邏輯和道理,但它們既然是在歷史中演化出來的,就不會是永恆不變的真理。換句話說,它們會繼續改變下去,特別是當外在環境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網路的出現,就是一個劇烈的變化。如同印刷書的出現,徹底改變了知識的面貌,網路作為一個新的「媒介」,必然也將來巨大衝擊。就這一點而言,我們應該可以從過去數十年的書籍與知識史的研究中,獲得許多靈感和啟發。也許幾百年後回頭看,我們就像是活在印刷書剛剛誕生的年代,還不知道它會為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改變,對於它所隱藏的巨大能量,有人感到興奮無比,也有些人充滿疑懼。

不過一直到今天,學術界對於新媒介的可能性,仍然顯得保守。相較之下,網路徹底挑戰了傳統新聞的許多遊戲規則,也逼著傳統新聞業不得不轉型,進而激發出各種可能性,過去幾年內,各式各樣的實驗,正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紐約時報》在2015的年終,回顧了該社在過去一年推出最精采的五十個「互動式敘事」,非常值得一看。看了讓人要想,如果把內容的新聞報導換成學術論文,能不能也有同等精采的效果?(其實以其中內容之深刻,似乎也不輸給學術論文了。)

此外,過去幾年,新聞界也發現「長文章」(long read)在一個凡事看似破碎的網路世界裡,竟然意外有了市場,美國新興的Huffington Post就特別開闢名為Highline專區,經營深入報導的長文章。

美國媒體Huffington Post所開闢的Highline專區|圖片來源:Huffington Post

美國媒體Huffington Post所開闢的Highline專區|圖片來源:Huffington Post

在這個快速成長的新媒體生態環境中,我日益感覺,人文與社會學科的研究者有大顯身手的空間。美國學者E. O. Wilson曾說:我們儘管被資訊給淹沒,卻仍舊渴望智慧。(We are drowning in information, while starving for wisdom.)當每個人都可以在臉書上信手丟出一段資訊或一則評論,資訊會越來越廉價,評論也將越來越不值錢。相對地,經過疏理的知識,具有證據支撐的紮實論點,頭尾完整的敘述,更顯得難能可貴而能彰顯其價值。

正是在這樣紛擾的新媒體環境中,我相信受過人文社會學科訓練的人,將會找到新的舞台,可供揮灑。其實,一位研究生花了兩三年的時間鑽研某一題目,不是很類似時興的慢新聞、調查報導嗎?

我因此想起了當時那位苦笑的日本老師和他的疑惑。又想起另一位歷史學者Robert Darnton講過的話,他說:歷史學者應該成為文化的中介者(cultural mediators),因為需要有人去帶領大家認識這個世界和他的過往。[2]

我也是這樣相信的。新的一年,或許這是個值得繼續努力的目標。

附註

[1] Jonathan Zimmerman, “Across the Great Divide: American Historians and Their Publics.

[2] 請參考網址:History Professor Caroline Winterer speaks at Harvard on the Future of the History Ph.D

本文經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