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樹有「醫生」可以看,台灣可以不要趁人民不注意時推倒樹木嗎?

香港的樹有「醫生」可以看,台灣可以不要趁人民不注意時推倒樹木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德國,在春天迎接了盛開的櫻花。

今天凌晨一點多,一群護樹聯盟的成員用肉身抵擋怪手,拒絕讓工人以粗暴方式移走樹木。聯盟成員們說,這幾棵木棉花路樹從光復南路開路起就種植在這裡,台北市政府為了興建大巨蛋,不僅沒有通知里長,更以不正確的方式移植樹木,已經違反程序和相關規定。

執行單位台北市體育局則回應,現場有執行公文,只是和里長的認知不同,移樹並無違法。兩方無法取得共識,護樹聯盟成員決定徹夜守護路樹,工程因此暫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小女孩在雨中的台北行走,身旁有路樹陪伴。

台灣缺乏全國性的樹木保育法,公共工程常與人民產生衝突,讓我們不禁要問,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兩全其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回頭看歷史,人類的祖先也曾是樹居者。如今在巴布亞紐幾內亞一個名為Korowai的部落裡,人們仍居住在樹上,利用樹梯建造令人嘆為觀止的樹屋。

加拿大的卓根森教授(Erik Jorgenson)曾提出都市林(Urban Forest)的概念,強調都市中的樹木並非只是裝飾,需要關注的是林木居民身心健康的關係。美國森林學會則將都市林詳細定義為「培育和管理林木,對都市居民的安康、社會福利和經濟發揮作用的一種高尚事業」。

而都市林的概念,除了知識,更需要專業人員來實踐。他們,就是樹藝師。

維護樹木與城市健康的大樹醫生—樹藝師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紐約中央公園因颱風受傷的樹木,正在接受治療。

樹藝師(Arborist)也稱為樹藝家(Arboriculturist),他們主要負責栽植、研究與經營管理特定植物,許多人喜愛稱呼他們為樹醫生。樹藝師的概念在西方國家相當普遍,美國的國際樹木學會(ISA)是目前全球最大、歷史也最悠久的樹藝研究與教育機構。

ISA有一套國際公認的樹藝師證照考試制度,應試者必須具備三年以上的攀爬工作經驗,同時具備人文、環境、樹木分類、樹木修剪與疾病治理等專業知識,才擁有應試資格,獲得證照後還必須持續進修。

目前樹藝師的證照,已獲得美、日等47個國家承認,鄰近台灣的香港與新加坡更已實施將近十年。讓我們從他們身上,尋找台灣可以遵循的方法。

樹木保育的漫長十年,香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群白楊簇擁著香港。

因為樹木生長空間的規劃不當、樹苗種法不良、缺乏專業維護以及風險評估等原因,過去只要一遭遇颱風,香港就會出現倒塌的路樹奪走路人性命的慘劇,使香港政府決心開始改革。

過去十年裡,香港政府成立了獨立的樹木管理辦事處,解決權責不明的行政問題,同時建立了一套樹木管理辨法,強調「以地點為本」的概念,依照地點人流數量優先選擇地點做樹木健檢,再「以樹木為本」,按照樹木價值排定樹木健檢次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避免人員在攀爬樹木時遇到危險,香港研發了一台機器樹醫生,能夠代替人力測量樹木的健康。

只要遇到樹木需要移除的狀況,主管機關必須將所有的評估以書面報告與相片記錄呈現,在確定困難無法排除後,才准許移除樹木。而樹木也需要經過風險評估後,才可進行修剪。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對母子牽手走過香港行政大樓前的一株老樹。

負責樹木維護的工人必須遵守一套規範,同時也受因需要攀爬高處,而有《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道路工程的照明、標誌及防護工作守則》等法律保障工作安全。

積極引入國際樹藝師資格,新加坡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新加坡著名的棕梠樹。

除了香港之外,新加坡也積極引進國際樹藝師資格和訓練。從1997年起,新加坡政府就成立了「都市綠化與生態中心」(CUGC),提供園藝和樹藝技能的訓練。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新加坡的Mandai路兩旁的路樹,不可隨意移除或傷害。

都市綠化與生態中心的訓練,包括了技術人員技能認證 ,屬於國家級考試,並由新加坡勞工部職訓局認證的資格。而新加坡所有樹木,都統一受公園及樹木法中的樹木保護條例所保護。

香港和新加坡發展樹藝師制度都已超過10年,並且定期舉辦研習和認證考試,目前香港有上千名樹藝師,新加坡則有400多人。

亞洲各國都積極學習讓城市與樹木相處,而台灣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理事長李有田表示,台灣雖有各縣市自行制定的保護條例,卻缺乏全國性的樹木管理法。每當有樹木需要治療或移植,就需要透過遴選而來、隸屬於文化局下的樹保委員會決議,然而委員中卻沒有如樹藝師般的樹木專家,各種移植工法與規範也由委員自行決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東京,僵硬大樓中一株溫柔的櫻花樹。

然而,一但樹保委員會決議通過,委員們便不再管理,全權交由申請人如建設公司等負責,這便是如今民眾普遍對政府的處理方式缺乏信任的原因。對此,李有田指出,今年一月台灣園藝和林業產官學界代表共同組成「台灣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希望能引進樹藝師制度,以培養年輕且專業的樹藝人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阿拉斯加Birmingham的雪景,路樹閃閃發光。

希望,我們終能看見,樹木蟲鳥與城市共榮的台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