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該要向印度學習「狡猾」的藝術,別讓中國成為台灣對外投資的「舒適圈」

台灣應該要向印度學習「狡猾」的藝術,別讓中國成為台灣對外投資的「舒適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印度應該要變得狡猾嗎?」這是知名的新加坡印裔外交專家馬凱碩在二月,於新德里國家智庫,印度國防戰略與分析研究所(IDSA)的一場紀念演講的主題,大致上,他講述了印度在現今亞洲多元力量崛起與競爭的架構下,應該以一種更「狡猾」的方式,應對與管理國際關係。「狡猾」並不是負面詞,但有時候確實會在極為衝突的政策運用之下,獲得最大化的國家利益。

美國是全世界公認的國際第一強權,並且一直主打著自由與正義的旗幟,但同時,美國也有許多被視為「骯髒」以及有「道德瑕疵」的作為,並扶植許多獨裁政權。只要願意服膺於美國之下,為美國效勞或為美國提供利益,就會獲得美國強大的軍事、資金以及國際支持。時至今日,印度依然為了美國販售武器、提供恐怖資金與訓練的巴基斯坦,而不信任美國。

Photo Credit: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Chuck Kennedy

馬凱碩在演講中,除了提及美國外,也特別提到中國對待台灣的方式。他提到中國同時孤立台灣,又積極發展貿易以及旅行,進而淡化了兩岸衝突的可能性。

馬凱碩提及台灣的時候,也讓我在想,如果中國對外以及對台灣,也採取「狡猾」的態度,那麼台灣是否應該要變得更狡猾呢?台灣在今年初與日本簽訂了台日漁業協議,當時中國大篇幅的報導,因為時間恰巧是中日在釣魚台問題上正面交鋒的時刻,因此引起了格外的注意。近期的太陽花運動,有人抨擊「台灣是什麼咖?中國憑什麼要跟你們平起平坐談條件?」同時,也有人說國內所形成的人民壓力,有助於增加政府對外談判的籌碼。

(相關文章:中國留學生看太陽花學運:台灣年輕人一定要認清小國的宿命

近期馬英九積極要與中國簽署服貿協議,並稱台灣一定要跟中國簽訂協議才能夠走出去,而且服貿不能夠修改,因為涉及誠信問題。網路上有人討論起中國是否成了台灣對外投資的「舒適圈」。

台灣對外投資的比例主要集中在中國,但是日本和韓國的投資卻是遍及世界各地,包括在印度以及非洲都可以看到韓國人和日本人到處找生意。中國對於台灣確實是一個機會,但發展至今卻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了一種限制,大規模的投資走不了,語言與地緣上的接近性也成了非常大的誘因;但同時,在政治問題上,中國的壓力又無所不在,政治綁經濟,許多台商在中國不只沒賺到錢還慘賠而歸。

雖然每一個市場都有其重要性,但是如果台灣的雞蛋不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面,是否會有更大的空間呢?若是狡兔有三窟,是否也比較不會受到箝制呢?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今年初來訪印度,日本是印度最大的外資投資國之一,日本入境印度的旅客人數也是東亞數一數二。當時安倍的來訪受到廣泛的關注,特別是中日關係緊張之際,日本首相前來拜訪與中國同樣有領土爭議的印度,並且擔任共和日閱兵典禮嘉賓,有非常大的象徵意義,雙方也正在協商軍用飛機出口以及海上安全合作等事宜。日本藉印度來釋放訊號,而印度則在中國與日本之間,各努力搭建友好的橋梁。

Photo Credit: Presidential Press and Information Office

馬凱碩在他的演講中提到,在亞洲局勢急遽變動之下,印度應該要扮演一個「平衡器」的作用,和周圍鄰國保持友好關係並藉此最大化國家利益。印度從1947年獨立以來,不斷強調著「不結盟政策」,這主要是來自與美蘇冷戰時,不願意選邊站,希望以獨立自主的方式決定外交政策經驗。

印度至今依舊奉行不結盟政策,雖然與許多國家簽訂合作備忘錄與各種的不同合作,但仍不與其他國家結盟,包括美國積極希望印度成為其盟友,印度都堅持不結盟政策,理由就是「有利則合作,有弊則除之」。

近幾年來亞洲局勢變動較快速的情況下,印度與俄羅斯、美國、韓國、日本、中東以及東南亞各國的互動都不斷增加,並且不斷強調「與任何國家的往來,都不影響與第三國的關係」可是在重要的時刻,這些「軟關係」都可以派上用場。

印度一名退役海軍將領曾經告訴我,許多人說印度提升軍事水平是針對中國,但事實上軍事實力並不是用來對付單一國家。一旦遭遇挑戰或威脅,隨時可以派上用場,自然會有主要的預設對象,但絕對不是為了單一國家設計,就如同外交關係一樣。

在印度,無論是媒體或是評論家都經常提起,1962年中印戰爭爆發之前,印度不斷流傳著一句話「Hindi Chini Bhai Bhai」這意指中國與印度是好兄弟,但突然邊界就發生了戰事。至今中印都指責是對方發動戰事,但印度自此之後就不敢如此「天真」。

一位國際關係學者在一次訪談中提到,中國和印度近年來無論是在官方交流或是軍方互動都有顯著的增加,但同時在邊界也有許多越界事件以及簽證問題發生,他告訴我,他認為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應該是起起伏伏,在這樣的上與下之間取得平衡。如果雙邊的關係一直都朝好或是一直都朝壞發展,事實上並不是一件非常樂觀的事情。

另外一位經常參與台印互動的印度學者則透露,台灣近幾年來在與印度方面的互動減少了許多,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雖然台灣是一個小國,在許多國際互動上也受到中國的制約,但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還是有空間與機會,特別是與其他和中國也有爭議的國家,合作就變得格外重要。

「印度應該要變得狡猾嗎?」許多評論與分析家的答案是肯定的,印度在俄羅斯與美國之間遊走,也在中日之間遊走;與中國有紛爭的同時,又與中國展開諸多的合作。有評論家正面評價印度變得更「狡猾」了,那台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