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製片生存指南(二):搞獨立怎麼活?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二):搞獨立怎麼活?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低成本、小團隊、現場執行隨機應變,甚至連國外版權都自己談,相較於動輒上千萬的製作,林聖文說電影奇妙的地方就在於,即便條件一樣,拍出來的東西觀眾也不見得通通買單,因此趙德胤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有人投資很好,但絕不能干涉拍片,否則這筆錢寧可不要。

採訪:鄭博名、曾傑、黃郁齡

呈上篇3位導演分享的經驗,下篇我們訪問到長期與劇場合作的林婉玉導演,以及參與趙德胤多部電影的剪接師林聖文,希望能從他們的角度,談談獨立製片是如何在大環境中突破限制,成功與觀眾見面。

林婉玉:《台北抽搐》

榮獲2015台北電影節評審團特別奬的《台北抽搐》,是部關於聲音藝術家黃大旺的紀錄片,也是導演林婉玉的首部紀錄長片。

「不要臉其實很迷人,」短短一句話,從林婉玉口中緩緩吐出,帶股陶醉的氣息。費時2年多的紀錄片《台北抽搐》,攝下即興創作者黃大旺自日本回台後的轉變,甫推出便獲得好評,更在台北電影節奪下評審團特別獎。但對林婉玉來說,這部作品的由來其實很單純,就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

也就是因為黃大旺的「真」,讓林婉玉發現他身上的迷人之處。「所以我說不要臉很迷人,其實就是因為這個社會不夠誠實。」加上妥瑞氏症會隨著年齡增長消失,意味著黃大旺與他的表演終將不復存在,讓林婉玉下定決心,開始拍攝黃大旺的日常與演出。

從申請台北市文化局補助開始,整部紀錄片包括撰寫企劃書、攝影、收音、到剪接,除了後期製作外,林婉玉全都一手包辦。對於拍攝一名「即興」創作者而言,沒有事前討論,只有為了符合電影脈絡所提供場景的建議,讓黃大旺到現場即時做出回應。也因此,光是表演畫面,林婉玉就拍出比製作完成多了4到5倍的素材,並加入許多黃大旺的創作,包括繪畫以及漫畫,為的就是要讓觀眾透過這部紀錄片,與黃大旺產生互動。

Photo Credit:鄭博名

Photo Credit:鄭博名

事實上,每位拍攝藝術家的導演都會面臨到一個問題,就是到底要幫藝術家說多少話?這部作品到底是藝術家的作品,還是導演的作品?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林婉玉透過記錄觀眾的反應,清楚看到這是支「讓大旺說話」的電影,同時透過黃大旺說話,鏡射出社會的狀態、以及人的狀態,也讓林婉玉看到一個從重度憂鬱到走出憂鬱的人,內心始終沒變的一塊地方。

縱使在幾個影展被看見,也獲得台北電影節肯定,但林婉玉的心情卻相當微妙。早先被前輩黃明川導演邀請,於嘉義國際藝術紀錄片影展放映,《台北抽搐》出乎意料地受到觀眾喜愛,但多數人的反應是「被療癒」;到了台北電影節,多了許多「旺粉」,目光焦點自然落在黃大旺於片中的表現,「鮮少人評論過這部片拍得怎樣。」

一部預算超過百萬的紀錄片,對獨立工作者而言是比不小的負擔。「就是一台43系統的單眼,加上一支shotgun(指向麥克風)和min mic(無線麥克風),給大旺一台go pro,然後就開始拍了。」林婉玉沒有強大的製作團隊與設備,就連DCP(數位拷貝)都自己來,一口氣省下不少錢。

頭洗下去的結果,就是在台灣找不到放映管道。包場、發行DVD,對林婉玉來說都是不切實際的做法,前者付完戲院場租後所剩無幾,後者則是音樂版權的問題,「黃大旺翻唱的歌已經花了2千美金購買版權,但不是買斷,所以如果要發行DVD基本上是不會賺錢的。」林婉玉無奈地說。

台灣缺少藝術專門的電視頻道支持,公共電視提供的版權費又少的可憐,對於非商業類型的電影來說,台灣加入WTO後等於是拱手將所有放映端的控制權讓給了外國片商,可說幾無任何上院線的機會。

Photo Credit: 台北抽搐TPE-Tics

Photo Credit: 台北抽搐TPE-Tics

再者,政府政策朝令夕改,往往開出的支票能否兌現都是未知數,更沒辦法累積文化厚度。像是原先由台中國美館所承辦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去年移師回台北改由國家電影中心負責籌備,雖然從雙年展改制為每年舉辦,但好不容易在中部培養出的觀眾群,無法繼續以更具深度與頻繁度的機會接觸紀錄片,實屬可惜。

也因此,在電影工作者找不到資源、文化精神無法徹底根植地方的情況下,林婉玉嘗試透過國際放映的機會讓更多人看到這部作品,未來也不排除進行全台巡迴,以自籌放映的方式,跳過放映端的壟斷。畢竟作為一部台灣紀錄片,若是不能在台灣放映,也算是貽笑後人了。

林聖文:《冰毒》剪接師

最常被冠上的稱號是「獨立電影工作者」、「反核民眾」、「趴蔡正元車的那位」。大學因一門工商心理學報告開始摸索影像製作,退伍後報名資策會課程,隔年遇到趙德胤後便持續創作到現在。

參與過趙德胤三部長片,林聖文說自己並不想被定義為剪接師,比較想被稱作是「破壞者」,以摧毀既有電影生產方式存活,率性不羈,像是一位游擊戰場上的老手。

「像第一部片就是我、趙德胤、還有一位男主角,機票一打就出國拍了,」林聖文回想起與趙德胤拍片的過程,坦言是數位化造就他們這一代,否則也不會有《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以及《冰毒》的出現,就像隨地拾起槍桿鬧革命,讓人不注意也難。

低成本、小團隊、現場執行隨機應變,甚至連國外版權都自己談,相較於動輒上千萬的製作,林聖文說電影奇妙的地方就在於,即便條件一樣,拍出來的東西觀眾也不見得通通買單,因此趙德胤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有人投資很好,但絕不能干涉拍片,否則這筆錢寧可不要。

從2010年拍攝第一部長片《歸來的人》開始,趙德胤把握每分每秒,片子剪完立刻找策展人看片,並受邀參與競賽片;同年10月世界首映,12月一行人隨即出國拍攝第二部長片,趕在歐洲首映前製作teaser(前導預告),帶到鹿特丹影展後成功獲得HBF基金後製補助,前後加起來也不過1年多的時間。

「其實這也不是多新的方法,過去侯孝賢、蔡明亮都曾拿過世界電影基金的前身『南方電影基金』,只是負責的單位法國國家電影中心(CNC)現在要求必須要先有中國合拍,才能尋求法國補助,太麻煩了。」這也反映出外國在制定電影文化政策上的眼光與謀略。

Photo Credit:黃郁齡

猜你喜歡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國內疫情再度升溫,民眾再度回到居家隔離的生活。談到落實防疫,確實的整潔打掃絕對是必要;然而,如何才能有效率的掃除空間中的灰塵?且層出不窮的灰塵究竟從何而來?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且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知名科技品牌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Dyson最新灰塵研究報告:64%台灣愛用吸塵器高於全球平均

為了暸解全球消費者對於灰塵的認知,並從中洞察出消費者打掃習慣、提供居家清潔最佳解方,今年2月Dyson於全球33個國家展開「灰塵研究」,收集超過三萬份有效問卷,統計出全球民眾對灰塵的認知程度。本研究更首次納入台灣,針對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打掃行為以及打掃工具等展開調查。

01_完稿

本次灰塵研究,主要可分成三大部分調查結果:

  1. 灰塵認知:調查發現逾七成民眾知道居家灰塵量與健康有強烈關係,但多數不清楚灰塵的組成。有三成的台灣民眾認為灰塵的主要成分是沙子與土壤,但事實上,灰塵是由多種潛在過敏原的混合物,其中最主要來自塵蟎的分泌物、排泄物、蟲卵或屍體等。此外,近七成台灣民眾認知塵蟎會引起過敏及其他疾病,然而,民眾並不清楚「塵蟎排泄物」才是引起過敏的主因而非「塵蟎」本身。在調查結果中,民眾不止對「塵蟎排泄物」才是灰塵的主要成分感到驚訝,且僅有三成民眾知道「塵蟎排泄物」會引發過敏(32%)或氣喘(33%)。
  2. 打掃工具:依據台灣灰塵研究數據,以抹布(濕/乾)為打掃工具者最多(77%及66%);接續為掃把(65%)與吸塵器(64%)。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市場有64%的家庭使用吸塵器作為主要打掃工具,高過全球的統計數據(59%)。
  3. 打掃習慣/行為:有過半數(56%)台灣民眾的日常打掃頻率為每週至少打掃1次。疫情影響下,32%的台灣民眾增加打掃頻率,顯示人們意識到疫情間保持健康環境的重要性,也有助於提升居家的舒適度。

最新實驗證明,吸塵器的除塵效果大於濕抹布、乾抹布、掃把

為瞭解不同打掃工具的除塵效果,Dyson進一步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執行實驗,針對居家常見的打掃方式,如使用濕抹布、乾抹布、掃把、吸塵器等工具,觀察不同打掃方式能有效清除的灰塵與細菌數量。

02_完稿

詳細說明實驗方式如下:

  • 取樣環境:某戶親子家庭的客廳/臥室
  • 實驗流程:分別採用
    • 只用濕抹布擦拭
    • 乾抹布 + 濕抹布各擦拭1次
    • 掃把 + 濕抹布掃1次再擦拭1次
    • 吸塵器 +濕抹布吸1次再擦拭1次
    • 只用吸塵器清潔

針對不同打掃工具蒐集打掃前與打掃後的地板細菌,並運用「ATP冷光即時細菌檢測儀」進行細菌量分析,進行Before/After比較,找出清潔效果最好的清潔方式。實驗結果如下表:

截圖_2022-05-26_下午6_13_44

招名威教授也補充:「實驗結果發現,臥室相對而言較為密閉且少開窗,濕度較高,因此含有 740 CFU/mL的細菌量,比客廳的411 CFU/mL高出一倍。」進一步觀察清潔效果,則可發現:

「效果最好的是吸塵器,能去除75~90%的細菌量;若只單純使用濕抹布,只能消除35~40%的細菌。」

另外,招名威教授也強調:「實驗結果發現,使用吸塵器、又再用濕抹布擦拭後,清潔效果竟然只剩下57~73%;若選擇使用濕抹布進行打掃,可在清掃前先確定抹布和水是乾淨無菌的,才能避免又把髒污帶回到地板上。」由此可見,在無嚴重的污漬情況下,單只針對灰塵,使用吸塵器打掃環境就能提供最潔淨的清潔效果,無需讓手碰觸灰塵,也不用擔心揚塵與灰塵透過濕抹布擴散到其他區域,完成居家整潔,事半功倍。

毒理醫學專家推薦:Dyson V12、V15無線吸塵器

招名威教授說明,台灣氣候容易孳生「塵蟎」、積累「塵蟎排泄物」,加上疫情影響,居家時間變長,應選擇強力打掃工具,並提升打掃頻率,才能有效改善環境品質。例如「Dyson V12 Detect Slim™輕量智慧無線吸塵器」及「V15 Detect™智慧無線吸塵器」皆具備智慧雷射軟質碳纖維滾筒吸頭,綠色雷射光能清楚照射吸頭前方區域,讓灰塵陰影與地板形成明顯對比,讓平時看不見的微塵也能瞬間現形。

此外,Dyson V12及V15吸塵器還搭載「壓電式聲學感應技術」,每秒可測量高達15,000次通過入氣口的塵粒數量,並將顆粒震動轉換為接收訊號,測量吸入灰塵的體積與數量,在自動模式下,能根據偵測到的灰塵數量與濃度自動調整吸力,維持長效續航力。

不只能偵測灰塵濃度,還可透過「視覺化分類統計功能」,計算並偵測吸入灰塵的數量及大小,並將統計數據直接顯示於LCD螢幕之中,幫助消費者理解居家灰塵處成,包括:過敏原和花粉、微細灰塵、塵蟎和細砂、跳蚤及糖粉等,進而決定最適合的清潔頻率與需要加強清掃的重點區域,讓清潔的過程更加科學化與系統化。

更棒的是,讓消費者感到頭痛的頭髮纏繞問題,Dyson也提供有效解法。Dyson V12及V15吸塵器採用無纏結科技,可輕鬆將毛髮甩入集塵筒內,避免纏繞的情況發生,減輕打掃負擔。

招名威教授也建議,不只要追求有效除塵,最好還能選購預防「二次汙染」的掃具用品,讓灰塵無所遁形、還原居家健康舒適環境。

Dyson吸塵器皆配有全機密封與多重過濾系統,「Dyson V15 Detect™ Absolute Extra無線吸塵器」,不只配備上述功能,更進階加強「全機密封HEPA過濾系統及HEPA濾網」,可捕捉99.97%小至PM0.1的超細懸浮微粒、花粉和過敏原,將吸入機器與集塵桶內的汙染物牢牢鎖住並過濾,最終只排出潔淨的空氣,避免含汙染物的廢氣在清潔過程中造成室內空氣的二次汙染。

03_完稿

讓灰塵無所遁形的打掃利器!專家推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