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製片生存指南(三):扶植國片沒土壤 台灣文化政策都是空談?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三):扶植國片沒土壤 台灣文化政策都是空談?
Photo Credit:文化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要蓋國家電影中心已經說了二十幾年,從有錢講到沒錢,就算改朝換代,如果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新官上任又想要有一番作為,往往會讓許多足以延續的政策中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疑問:
1. 文創與文化發展的差異?
2. 從政策面考量,錢要花在最能夠創造工作機會、未來發展的領域,文化是嗎?有benchmark的對象嗎?
3. 文化立國是韓國的金大中提出,台灣有任何執政者提過嗎?
4. 文化與電影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5. 台灣電影到底多沒人看?
6. 提及韓國產業政策非常有意思,韓國電影產業在1988年正式開放前,外國電影拷貝限定為12個,開放後的限制是到1994年才完全廢除。開放前,韓國政策鼓勵本地發行業者投資拍片的方式就是要跟具有引進外片的製片公司建立關係,但開放後這個機制逐漸消失,但是有其他資金來源崛起:財團、贊助、自籌,但財團勢力強大影響到製片獨立性,加上韓國政府當時看到侏羅紀公園賺很多,因此開始研擬政策,這是1994年,加上媒體報導認為這是可以創造巨大財富的產業,因此創投資金流入,1999年金大中提出文化產業振興基本法

採訪:鄭博名、曾傑、黃郁齡

去年導演侯孝賢一句「文創是騙人的啦」讓文化部好尷尬,等同宣告當局在文化發展政策上的全盤皆輸。如今大選將至,立法院唱空城,各陣營急忙端出牛肉,卻鮮少再有人提起過去幾年炒得火熱的文創產業,若非炒冷飯已吸引不了選票,便是政治人物自始至終根本從未了解過「文化」究竟是何物。

前文化部長龍應台在擔任台北市文化局長期間,曾於2008年政黨輪替前以「一塊三毛」,比喻文化發展在政府總預算中所處的邊緣位置。如今8年過去,文建會升格文化部,相關法規卻未齊頭並進,更別提文化政策與增列預算始終只聞樓梯響,「文化立國」似也淪為空談。到底該怎麼做,才能真正改善台灣電影產業的病灶?

病因一、政策法令與現實脫節

「電影需要有人看,觀眾需要培養,台灣需要的是一個長期的文化政策。」政大傳播學院副教授郭力昕談到電影政策時正色地表示,台灣要發展文化得先有土壤,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郭力昕認為,政府制定國片與外片映演比例是結實台灣電影羽翼的有效辦法。1994年韓國政府訂定銀幕配額制度,規定戲院一年必須有4成的時間放映國產電影,直到2007年因美國雙邊貿易的施壓下中止,卻已帶動韓國國片票房的抬升,並成熟了電影工業,進而影響電視與韓流的發展。

相較於電影法修法,影評人鄭秉泓認為,即便政府強制要求各家戲院放映台灣電影,民眾也未必買單,關鍵在於國產電影的競爭力與好萊塢仍有段差距。台灣電影在品質與技術上的侷限,歸因於國內市場太小,一部投資三千萬新台幣的電影,大台北票房只達三、五百萬是常態,尋求跨國合作的機會又有限,通常只有對岸有興趣,往往以喪失自主創作空間告終。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鄭秉弘強調,現階段台灣電影圈尚無法如美國那樣由電影各個環節、各個部門組成公(工會),爭取自身權益。事實上,這些公會共構了一個國家電影產業的核心,有了這樣的核心與力量,才足以向政府進行協商、談判,進一步推動各種有助於產業發展的政策。

政策之外,剪接師林聖文將部份原因歸咎於台灣稅法對電影人的不友善。他指出,電影屬特殊產業,無法像咖啡廳一樣進貨、出貨有個別帳目與發票可以實報實銷,導致製片公司往往必須為核報失敗的投資款項支付額外營業稅,卻沒有一分錢是進到公司口袋裡。

其次,電影法明文規定的票房統計,到現在還無法落實。林聖文說:「就算娛樂稅、營業稅抽完,戲院票房不公開也沒用,就連票務連線系統到底要誰出錢、要買幾台,系統公司也要分一杯羹,」在台灣任何一條法規被修改,都會牽動各方利益,最後就是戲院公會與片商公會不歡而散。

龍應台在任時,擬推動的電影票價課徵5%「電影扶植稅」,以挹注「電影基金」成立,就曾有戲院負責人跳出來表示,課稅恐轉嫁到消費者與片商。對此郭力昕質疑:「台灣票價已是除了中國之外全球最高,不懂為何政府會讓戲院把持輿論風向,讓消費者一聽到漲價就罵聲連連,這種迷信業界的短視近利,也難怪到現在都沒有一個進步良善的政策出現。」

病因二、文化願景窒礙難行

事實上,文化部原先是將電影基金、票務系統這兩項業務交付轄下的國家電影中心負責,並結合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電影教材、以及電影保存等大宗項目,規劃為國影藍圖。然而從過去的新聞局到現在,國家電影中心看似升格,實際上要面對的卻是更多的業務、更多的官僚、以及更大的責任,資源卻沒有相對提升。

「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國影副執行長陳德齡受訪時苦笑。文化部每年撥下來的預算3千6百萬,光人事費就2千萬,還需執行電影保存、電影研究與文化推廣的業務;升格後,相關經費並未顯著增加。屬於國影設立宗旨的電影教育、台灣電影國際市場展推廣、舉辦紀錄片國際影展等新增業務,卻暫時以委辦或補助方式,由文化部影視局與影視司每年簽約交由中心執行,本身並無主導權,因此難以施展。

為何一個國家機構格局如此受限?就在立法院通過電影法修法後,政府「專門」指定國影負責電影修復業務。然而升格短短不到兩年,不僅人員管理建制尚未健全,身為財團法人,國影一方面需符合文藝窗口的角色,一方面又需提供量化的績效指標,等於是處在某一種高度被綁手綁腳。

Photo Credit:黃郁齡

Photo Credit:黃郁齡

陳德齡坦言,由於受立法院監督,大量簽文、發票核銷需要辦理,在源頭預算結構未解之前,國影只能空有「國家級」的外衣,卻沒有自己的片庫、展示與放映空間,推廣、教育業務也無法做實質策略性的規劃。

那麼,到底又該由誰出面,才能真正改善台灣的文化政策呢?

國影執行長林文淇直言:「總統」。因為就連看似最接近期望的龍應台,上任後在整個行政體系所能爭取的經費就是總預算0.8%,台灣又沒有一個足夠有遠見的官員、立法委員願意長期耕耘,文化政策常常在立院角力中被妥協,只因選區服務可能還更受到重視。

「政府要蓋國家電影中心已經說了二十幾年,從有錢講到沒錢,就算改朝換代,如果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新官上任又想要有一番作為,往往會讓許多足以延續的政策中斷。」林文淇分析台灣文化政策最大的問題,就是背後沒有一位策略性的運籌者,決定整個局勢發展且獲得上位者充分授權。即便是制訂政策的上級單位影視司,光是為了通過電影法就做出許多折衝,更別說官員被立委罵一罵走人,連施政意志是誰都摸不著邊。

病因三、輔導金制度不合時宜

政府90年代開始以輔導金作為國片復興的重點,但擔任過評審委員的林文淇透露,輔導金最大的問題不是被人操控,而是根本沒人操控,「每屆選片委員都不同,標準自然不同,往往找不到一個界定範疇,究竟是要輔導有潛力的導演,還是國際會賣的片子。」即便到目前為止,負責輔導金的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仍無法在文化與產業間作出抉擇。

確實,輔導金的存在讓許多電影人完夢,但也像導演王童所說造成「小孩開大車」,成果參差不齊。說到底,政府提升產業應該著眼的不只是補助,環境更是重要。林文淇舉例,拿一些輔導金出來鼓勵觀眾進戲院看國片,說不定還能帶動國片整體票房的提升。

到底輔導金該不該存在?海鵬影業總經理姚經玉認為,政府補助固然沒錯,但對象應該是能夠彰顯台灣文化的電影,而不是會賣錢的;商業電影自然有票房支持,卻沒辦法走向國際舞台,「許多人說看不懂藝術電影,但就像到故宮一樣,你不一定看得懂所有收藏,卻不會否定它的藝術價值。」好的藝術品能夠讓人反芻,電影也是。

也因為台灣至今仍缺乏完備且徹底執行的文化政策,曇花一現的榮景難以在民間產生共鳴,電影工作者多半自力更生,對抗被把持的龐大政商體系。郭力昕斷言,台灣因政策帶來文化建設進步的經驗太少,甚至連一個電影人相濡以沫的電影節,都面臨被改變的命運,「若只是要以取悅觀眾為重,或是期望導演片子拍完都只能發行DVD,那是不具任何意義的。」

對比學者的悲觀,國影倒是已經開始在教育面扎根。去年甫於線上出版的電影輔助教材,以國小5、6年級生為主,透過老師引導學生觀看電影的顏色、光影、音效等影像敘事與符號美學,而不只專注於故事情節。陳德齡說:「為此國影談了好幾部經典國片與外片的版權,也已經有老師帶著同學觀賞默片,未來預計推出針對老師的深度研習營,徹底將電影教育帶進校園。」

國家的電影中心?
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

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

肩負百萬逾件台灣電影資料收藏的國影,本館坐落在青島東路上一棟不起眼的老舊大廈內,鄰近「督導」立法院幾步之遙,國影看不到一個國家中心該有的氣派門面,反倒是多了幾分內斂懷舊;門口擺放著各類文宣,櫃內展示著國影多年來修復的心血,DVD、期刊、年鑑、文創商品一應俱全。

國影的11座片庫位在樹林工業區,用來存放萬卷膠片、相紙、宣傳海報、電影器材等重要文物。儘管近2千坪的廠區設備暫時能夠存放,但與國外動輒軍事等級的片庫相比,國影租來的場地顯得寒酸許多。國影執行長林文淇無奈表示,片庫年租金500萬、電費500萬,經費不足之下一般片僅能保存在18度的環境,與國際電影資料館聯盟建議的4度相距甚遠。加上台灣又位處熱帶氣候,環境之差估計一年就有120卷膠卷報銷。

林文淇強調,只要將庫房溫度調降6度,電影膠卷壽命隨即多一倍,若以國際標準的4度來看,要達到千年典藏都不是問題。國影許多典藏的影片亟需在毀壞前複製保存,外界常誤以為膠卷只要數位化後就一勞永逸,其實數位掃描後的影片儲存也是一大問題。除了要不斷擴增硬碟或磁帶,還會隨著時代更迭讀取困難,往往不到10年就要搬移或版本升級一次,是件浩大的工程。

最理想的做法是以高階掃描取得數位檔案後,將影像與聲音加以修復,然後再沖印一份膠卷保存。但無論是數位修復或傳統膠卷沖印都需要相當的經費才能進行。目前台灣僅存兩家電影膠卷沖印公司為台北影業以及現代影業,其中台北影業也已結束電影片沖洗業務,但願意將整套設備捐給國影。對此林文淇大嘆,設備拆卸與復原的經費都還沒有著落,國影也沒有空間能夠設置,只能先與台南藝術大學洽談合作,將可接收部份置放該校,保留這批珍貴的設備。

►延伸閱讀:

  1.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堅持當個反抗者,不為拍而拍的電影人哲學〈一〉
  2.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搞獨立怎麼活?〈二〉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