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政府3年未有購入蚊帳 變相助長瘧疾傳播

印度政府3年未有購入蚊帳 變相助長瘧疾傳播
Photo Credit: Anindito Mukherjee/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衞指出,每年有1/7的印度人因各種原因而暴露於瘧疾之中,當中有562人死亡,原因包括沒有蚊帳。

文: Crystal Chan

「我依然不知道甚麼是瘧疾⋯⋯醫生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們那是甚麼。」兩年前,25歲的Rathnalamma Raasa在發燒後一直卧床不起、無法進食。家人即使散盡千金,地方醫院仍然對此束手無策。Raasa在轉到鄰近城市維薩卡帕特南的醫院後兩天身亡,其後證實死於瘧疾。世衞指出,每年有1/7的印度人因各種原因而暴露於瘧疾之中,當中有562人死亡。

在發展中國家,因為低成本和有效,長效蚊帳(LLINs)是預防瘧疾的主要方式。世界銀行和全球基金在2008年時向印度提供5億2000萬美元免息貸款購買這些浸有長效殺蟲藥的蚊帳。印度政府亦因而定下目標,每年派發2億5000萬個蚊帳予印度北部及東北部的瘧疾疫區居民。

然而,據美國半島電視台報導,印度政府自2012年起便不曾購入任何蚊帳,原因是代理商私自取消了在2012年和2013年的兩次蚊帳生產招標會。從2010開始,印度政府便改由透過國企Rites處理所有關於瘧疾預防的補給品安排。Rites的發言人向傳媒指,「覺得」兩次招標會中,蚊帳廠商均索價太高。

「這些廠商為了投得蚊帳生產權而製造大量證書和推薦信,我可以怎樣處理?」Rites的員工Aditya Sharma向半島電視台表示,投標者間甚至因為Rites的猶疑不決而互相投訴。另一方面,蚊帳商則指印度官方的要求過於嚴苛。專營蚊帳的瑞士企業Vestergaard Frandsen說,官方甚至規定蚊帳的接疊方式和縫線位置,令生產成本高踞不下。

Photo Credit: Mukhtar Khan/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Mukhtar Khan/AP/達志影像

這兩批合共總值2億美元的蚊帳本應可以保護8000萬名印度國民免於感染瘧疾。世界銀行傳染病學家Allan Schapira直斥,因為招標問題令蚊帳生產出現延誤很「超現實」。

「因為這些延誤,數千人、甚至可能會有有5000人因而死亡。」

蚊帳的生產權一直議而不決,亦與貪污問題有關。2013年,兩間蚊帳生產商Vestergaard Frandsen和Sumitomo Chemicals因對柬埔寨政府進行行賄而遭全球基金短暫禁止進行銷售。2007年一份世界銀行的內部調查,更揭發出2000年時多間跨國藥廠與印度國企Rites聯手壟斷針對瘧疾的殺蟲藥合約。雖然黑金醜聞不斷,但多間肇事公司依然獲得印度政府續約。其他有意加入市場的公司,例如早前獲得世衞認證的蚊帳生產商Shobikaa Impex,卻因緩慢的程序而久久未能註冊。

Photo Credit: Altaf Qadri/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ltaf Qadri/AP/達志影像

雖然印度政府已於2014年重新開始購入蚊帳,但仍然未能滿足全國13億人口的需求。居於印度東南方的村民Venkateswara Aiyyali在走投無路下只好自資蚊帳,但沒有施藥的普通蚊帳保護效果一般。雨季後,Aiyyali全家人均患上瘧疾。

除了蚊帳以外,抗藥性亦是令印度瘧疾疫情難以根治的原因之一。世衞指出,印度是其中一個因濫用禁藥而導致抗藥性瘧疾和蚊患猖獗的國家。全國媒介傳播疾病控制計劃(NVBDCP)為應對有關的的抗藥性問題,自3年前引入混合多種藥物的療法,並每年至少進行15個研究監察藥物的有效性。然而,研究仍發現有部份昆蟲然對滴滴涕和擬除蟲菊酯(pyrethroids)等殺蟲藥產生抗藥性。

在與緬甸接壤的北印度,亦因為缺乏醫療設施而有高達19%至25.9%的治療失敗率。

印度一直以來均深受瘧疾困擾。根據世衞數據,印度超過9成人口具有傳染瘧疾的風險。單在去年,印度確診的瘧疾個案就佔了整個東南亞地區一半以上的發病率。衞生防護中心指出,這一種由蚊傳染的寄生蟲病,在病發初期與一般發燒相似,但在未有獲得適當治療的情況下,會出現貧血、肝臟、腎臟衰竭等併發症,並引致死亡。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tnl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