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媒體訓練、入行剛滿一年菜編,要來談談「選文標準」

沒有媒體訓練、入行剛滿一年菜編,要來談談「選文標準」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是個加入媒體業剛滿一年的菜鳥編輯。不是畢業自傳播學院,也沒有受過任何報導或媒體訓練,後來瞎打誤撞進入了關鍵評論網。你可能會問,這樣的人要怎麼做出好網摘、挑選好文章?實話告訴你,我也不知道(笑)。而這的確是很多讀者對我們好奇,甚至質疑的地方。今天就來談談我自己是怎麼選題材和文章的。

「選文標準」這種東西老實說虛無飄渺,很難用文字描述,但我還是試著整理出來了。我決定新聞題材先後順位的判斷方式如下:

  1. 世界性的事件(如大衛‧鮑伊過世
  2. 區域性但重大的事件(如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斷交
  3. 重要的中國消息(如開放台灣工商個體戶在陸開業
  4. 全國性的事件
  5. 地方性但全國皆知,或者影響重大的事件
  6. 軟性但聞所未聞,或能引起迴響的事件(如河南農村立毛澤東巨像

國際新聞就不用說了,當初會想進關鍵評論網,也是為了透過媒體管道「把世界帶進台灣」。但國際新聞的硬題材難做,讀者反應有時不會很好。而我覺得大家會對國際新聞反應冷淡,表面上說當然是「台灣人缺乏國際觀」(好熟悉的一句話),但若深究起來,其實跟台灣無論政治、經濟在世界上的低度參與都有很大關係。當然,這是題外題了,有機會將再特別寫文詳談。

國內新聞方面,因為我個人的關注領域和分工,我通常會聚焦在一些相對軟性的領域,比如藝術與文化、教育、交通運輸、城市規劃,偶爾也做些我還看得懂的工商財經議題。

我另外還會關注對岸的一些消息,即使是不被歸在「兩岸」、屬於中國「國內事務」的那些議題。這並不是說我有故國情懷或是逢中必反,只是我始終相信,兩岸問題的解決繫於中國內部的改變。若我們對對手一味吹捧,或總是抱持莫名的偏見,那又要如何在國際牌桌上和這霸權搏鬥呢?

以上是新聞題材,下面說說評論類的文章。因為處理的題材眾多,故我主要是針對文章的結構來判斷。標準如下:

  • 敘事脈絡完整,有頭有尾
  • 經文本或研究背書的知識性評論
  • 邏輯上沒什麼問題,又能帶給讀者知識或資訊的個人/團體經驗
  • 邏輯上沒什麼問題,不流於俗濫的情感呼告
  • 邏輯上有些問題,又⋯⋯喂!那就不會選啦!

一般來說,我們「評論」類的文章大多是政、經、藝文、性別、歷史文化、國際關係這種很簡單就能長篇大論的議題,還不會很難判斷或取捨。但若是感情、兩性或職場就比較頭大了,畢竟我相信大家來關鍵不是為了看個版文(PTT都精彩多了!)我在選擇上就會特別小心,主要會選基於心理學理論做出的分析,或一些看起來比較合乎人性、又能長知識、戳破迷思的經驗。

除了文字之外,不說大家可能不會特別注意到文章的圖片。這也是我相當重視,且下了些苦心的地方。腥、羶、色不放,這是全公司都遵守的。而以我自己的選圖方式來說,畫面呈現上,我會首先判斷畫面中的物件是否有焦點──無論只是一個「點」、或是有一條「軸線」。我另外偏好讓畫面保持乾淨,以突顯文章要強調的人物或事件。

當然,物件在畫面上的位置、大小也是很重要的,但隨著新聞或評論內容不同,我的「感覺」也會改變,這個就真的無法具體描述;背景和物件的配色是否對比鮮明,能否襯托主要物件,也會納入考慮。

這樣的選擇方式,其實融入了編者自身對文章的意識和情緒,真的好像在借我的眼去看事情一樣。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嘛,而我是說故事的人,文字上我們不能違背事實或曲解作者的意思,但圖片就是我刷存在感的小舞台,好像自己也參與了作品的創作過程一樣。

這大概就是我的工作方式。之後的小編時光,我也準備來談一些感興趣的新聞事件或題材。敬請期待。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