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派到暗影中的英雄:艾倫瑞克曼的電影形象

從反派到暗影中的英雄:艾倫瑞克曼的電影形象
Photo Credit :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好萊塢電影必須要有英雄,而英雄之所以能成為英雄,則有賴他的「死敵」襯托出英雄的悲壯和犧牲,靠著敵人,靠著故事中的大壞蛋,英雄才得以出現,英雄依賴「反派」提攜,創造英雄的正是這些卑鄙、優雅甚至魅力十足的「壞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所有偉大的演員都經歷過角色的大轉變,在男演員身上我們總會看見由反派轉為正派、從卑鄙可惡的壞蛋變成豪情壯烈的英雄。我們看過澳洲演員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從早期演出壞痞子,最後成為《神鬼戰士》(Gladiator)中的羅馬將軍、角鬥士英雄殉亡;也看過西恩•潘(Sean Penn)從早年的浪蕩壞胚子,變成《他不笨,他是我爸爸》(I am Sam)裡的父親、變成《神秘河流》(Mystic River)裡的另一個父親、以及《自由大道》(Milk)裡的同志英雄。

說到底,好萊塢電影必須要有英雄,而英雄之所以能成為英雄,則有賴他的「死敵」襯托出英雄的悲壯和犧牲,靠著敵人,靠著故事中的大壞蛋,英雄才得以出現,英雄依賴「反派」提攜,創造英雄的正是這些卑鄙、優雅甚至魅力十足的「壞人」。

艾倫•瑞克曼(Alan Rickman)的演員生涯從1974年開始,從戲劇學校畢業後,他在舞台劇圈子裡,有著輝煌的表現。1985年他演出的舞台劇《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使他自此成為各獎項的榜上常客,這部舞台劇也飄洋過海進入美國百老匯中,自此吹響他在美國觀眾(戲劇)印象中的第一聲號角。

艾倫•瑞克曼的電影處女秀,就是大製作的好萊塢電影《終極警探》(Die Hard),這部完全商業風格的電影,創造出不朽的紐約警探——約翰•麥克連這個角色,讓布魯斯•威利成為那逐漸提高的髮線、渾身傷痕、血跡斑斑卻永遠不死;滿口穢語和低俗笑話的粗獷美式硬漢。英雄是由「反派」所創造出來的,艾倫•瑞克曼在電影中飾演反派主角,一個垂涎大筆金錢,不惜挾持大企業聖誕派對的所有賓客的歐洲恐怖份子。

《終極警探》改寫了好萊塢警匪電影的典範,靠著絕妙創意的爆破、動作場面,成為美國電影史(至少在類型電影中)的經典;而艾倫•瑞克曼的演出,塑造一個操著德國口音,衣冠筆挺、優雅和粗鄙並置的經典反派,他從容並且成功地,呈現了所有英雄電影中壞人的矛盾,一個優雅卻為金錢所傾倒的矛盾角色;另一個層次上也與代表著粗俗正義的紐約警探相對比。沒有這種雙重的反差效果,《終極警探》將失去它所有的精彩。

艾倫•瑞克曼的反派角色永遠讓人困惑,或許是他那雙憂鬱和滿是惡意的眼神,以及他抑鬱低沈、厚實的嗓音,讓觀眾為他的演出著迷。1991年他演出電影《俠盜王子羅賓漢》裡的主要配角——諾丁漢警長,他那包裹著暗影氛圍的表演,情感豐沛的嗓音,為這部電影獲得巨大的商業成果,也為他帶來一座英國電影學院獎。同樣地,他的角色創造了英雄,並且在典型正義、邪惡的二分法中,徘徊於其間。

儘管艾倫•瑞克曼曾在1995年與台灣導演李安,合作過電影《理性與感性》,但對台灣的年輕觀眾來說,最廣為人知的是《哈利波特》一系列電影中的石內卜教授一角。《哈利波特》在全球市場的巨大成功,不只是三位與電影一同長大的小朋友以及與故事一起成長的全球觀眾所帶來,硬底子的演員在電影中的表現居功厥偉。艾倫•瑞克曼完美地扮演賽佛勒斯•石內卜,將小說裡扁平、一致地角色,帶著血肉地映照在全世界觀眾的視網膜裡,這一系列的詮釋可說是他的電影形象的縮影。

賽佛勒斯•石內卜從一個充滿秘密、嚴厲、充滿偏見的惡教師,隨著劇情演進,一一揭開他的悲屈過去、飽受苦難的青年時期,以及最終觀眾們才終於見識到與小說中那位一致,一位忍耐、犧牲一切、真正的英雄人物。儘管電影裡終究有一位最終的反派魔王,但在霍格華滋學校裡,賽佛勒斯•石內卜往往都是學生們眼中,那個天天扣葛來分多分數的大反派,而他也是最後打倒魔王最重要的英雄。

Photo Credit : Warner Bros.

艾倫•瑞克曼在電影中廣為人知的形象從反派開始,他廣泛的戲路,不管是愛情喜劇、科幻喜劇甚至是配音,紮實、精湛地駕馭角色,最令人著迷的正是他那光明與黑暗交錯的表演成分,我們在漢斯•格魯伯身上看到、在諾丁漢警長身上看到、在石內卜教授身上同樣看到了。

光明在黑暗中閃爍,黑暗無法征服光明
約翰福音 1:5

艾倫•瑞克曼在2016年1月因癌症過世,享壽69歲。他的靈魂活在觀眾的腦子裡,他是英雄的「死敵」,但讓他不朽的卻是黑暗中的光明閃爍;說到底,艾倫•瑞克曼終究是隱藏在暗影中的英雄。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