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經典反派,讓好萊塢巨星相形失色:艾倫瑞克曼塑造出的那些角色們

打造經典反派,讓好萊塢巨星相形失色:艾倫瑞克曼塑造出的那些角色們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艾倫以甚麼形象出現在記憶之中,有些東西被留下來了,但是,也許像伊恩麥可連的悼詞,他留下許多朋友與影迷,感激和缺憾。被留下的是我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從同樣的角度,完成每個被要求及決定怎麼演的戲分:這個人是誰,他想要甚麼,他如何嘗試著得到它,以及當他得不到時會發生什麼,又或者得到會如何?
-亞倫瑞克曼

多數人從哈利波特的史內卜認識到艾倫•瑞克曼(Alan Rickman),但是英國皇家戲劇藝術學院出身的他,不僅僅會揮動魔杖而已,多才多藝的他由1985年的舞台劇《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打響名號,也讓他有機會登上好萊塢舞台,而他的第一次登上大銀幕,就讓人印象深刻,1988年時那個與布魯斯•威利交手得難分難捨的大反派,終極警探裡的漢斯•格魯伯(Hans Gruber)。

這個西裝筆挺的恐怖份子由艾倫•瑞克曼一手造就,這是他的第一個電影角色,當他拿到劇本時心想:這什麼鬼東西,我才不演動作片。但是才剛到洛杉磯沒多久的他,就有機會接演要角已經實屬不易,他接下這個扁平的角色,並把他塑造出自我風格。

Photo Credit : 20th Century Fox

原來一身恐怖份子打扮的格魯伯,劇場出身的艾倫提議換成西裝,並想這樣的話還可以安排一幕戲說著美國口音,假扮自己是人質,他留下字條給製作人就飛回倫敦,製作人同意他的想法,並重新編寫劇本,造就了這個反派角色中的經典範例。

而後在1991年的《俠盜王子羅賓漢》(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他又把保安官這個反派角色演得活靈活現,完全搶走主角的風采,這角色對於他而言同樣過於平板,所以他刻意浮誇演技,把保安官演得「丑」,卻躍然於平面之上,把戲劇調性變得詼諧卻反而立體,結果拿下英國影藝學院的男配角獎。

他的舞台劇經驗使角色完整的事情還不只這些,1999年的科幻喜劇《驚爆銀河系》(Galaxy Quest)就是一例,這是齣諷刺星際爭霸戰影集的惡搞電影,而亞倫瑞克曼不計形象的演出一再證明他的戲路有多廣。在劇中他飾演一個演員,演像星際爭霸戰中史巴克一般的角色,在亞倫的建議下,這個角色被塑造成莎劇般憤怒,由於找不到理想工作而自我厭惡,因為利益只能穿著愚蠢的裝扮,說著招牌但蠢到不行的台詞討好粉絲。

Photo Credit : Dreamworks Pictures

對照真實世界,這其中有多少層次非常令人玩味。

當然他不只演活這些角色,從浪漫的到充滿糾葛或是幽默的角色沒一個難的倒他,從《人鬼未了情》(Truly Madly Deeply),李安的《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到《閉上我的眼睛》(Close My Eyes)
或《怒犯天條》(Dogma),不論他是主角配角,就算只有驚鴻一撇,甚至你在《星際大奇航》(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不見其人,也會被那個抑鬱的機器人馬文逗得樂不可支,那個有磁性又憂鬱的聲音正是艾倫•瑞克曼。

他的演技有目共睹,在拍攝《怒犯天條》時導演凱文•史密斯(Kevin Smith)和傑森•梅韋(Jason Mewes)就曾開過一個玩笑,凱文•史密斯告訴傑森•梅韋這次要好好發揮,要有趣,要到位,要背好台詞,因為我們有真正的演員要來了。

傑森•梅韋說:「誰,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嗎?」

凱文•史密斯說:「不,我是說真正的演員,艾倫•瑞克曼。」

「他誰啊?」

「演終極警探的那個阿。」

「誰,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

「不是,演反派的那個。」

「所以呢?」

「艾倫•瑞克曼是個英國演員,而英國演員他媽的發明了演戲。他們會把整個戲份搶走,讓你看起來像個白癡,他才不會容忍你哈拉的那套,所以你要上緊發條。」

最後傑森•梅韋把整本劇本都背了下來,包括女性角色的台詞。

實際上,艾倫私底下非常幽默,在拍攝哈利波特時,他曾作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把放屁製造機放在他的睡袋中,並在對戲時幽了全場劇組一默。

不論艾倫以什麼形象出現在記憶之中,有些東西被留下來了。但是,也許像伊恩•麥可連(Sir Ian McKellen)的悼詞,他留下許多朋友與影迷,感激和缺憾。被留下的是我們。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陳 從吾』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