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只因政策助推?還是全靠人民自主?這本書分析給你看

幸福人生只因政策助推?還是全靠人民自主?這本書分析給你看
Photo Credit:Richard foste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09 年,Cass Sunstein 與 Richard Thaler 共同撰寫與出版 Nudge推力助推)一書,強調由於人類認知系統慣於犯錯,因此政府有責任也應該採取某些制度或物質設計,「引導」民眾做出某些選擇與行為,並將其背後理念稱為「自由家長主義」(libertarian paternalism)。

設計能幫你做好決定⋯⋯但當政府「協助」你做決定,你能接受嗎?

此書出版後遭到學界與社會的普遍批評,認為鼓吹nudge 無異侵犯美國最重要的立國精神與價值——自由。尤其 Sunstein 身為法學家又在 Obama 政府擔任幕僚,因此被封為「全美最危險的男人」(the most dangerous man in America)。

本文討論的這本 Why Nudge? The Politics of Libertarian Paternalism(有簡體中譯本,詳後)可以算是 Sunstein 對歷年批評一個比較完整的回應。

►還不知道什麼是 Nudge 嗎?請進

與自由主義針鋒相對的 Nudge

在 Why Nudge? 裡,Sunstein 將論敵設定為(傳統)自由主義的根基 —— 彌爾(John Stuart Mill)的「傷害原則」(the harm principle)。對於國家是否能夠介入「管理」人民,彌爾的主張一直是最常被提到的反對論據。彌爾認為,只有我們自己知道什麼對我們本身最好,在考量各種因素後我們就能做出理性的決策,因此任何外界—包括國家—對於我們的干預既不可取也不應該。准許國家介入的唯一理由,即是我們的選擇或行為可能傷害他人或社會。換句話說,只要不對他人造成傷害,我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參見這篇不錯的介紹)。假如我們讚同彌爾的觀點,那麼 nudge 及其背後的家長主義顯然就是不可接受的糟糕理論。

Sunstein 當然不會同意彌爾的看法(Sunstein 稱之為「認識論上的辯護」,詳後)。他的最大理由,其實就是在 Nudge 中提倡政府有時必須像家長的理由:科學研究已經證實,人的思考系統不但會而且經常犯錯。

  • 系統 1 快速、直覺,在演化的過程中有助於我們生存,但在當代生活裡很多時候會帶來不適宜的結果,例如偏愛糖份;
  • 系統 2 則相對深思熟慮,但通常比較耗時耗力,而且很少在我們決定時佔上風,例如精算數學(詳見《快思慢想》)。

換句話說,如果人們多數時候都是憑藉系統 1 做出決定,那麼彌爾的論據可能必須打折:我們以為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其實我們不知道,或者說,我們的決定或選擇鮮少是真正理性的。就像傳統經濟學認為自由市場是最好的經濟型態,因為每個人都會理性地做出最好的選擇,然而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人們經常做錯決定,導致 Sunstein 所謂的「行為的市場失靈」(behavioral market failures)。在這樣的情況下,Sunstein 認為政府必須適時出面補救,也就是說,很多時候家長主義是必要的。

Photo Credit:digitalbob8 CC BY 2.0

Photo Credit:digitalbob8 CC BY 2.0

家長主義的作法:軟的或是硬的?

那麼,如何施行家長主義才適當?Sunstein 把干預做出分類,就對象來說有「手段 VS 目的」兩種,就方法來說有「軟 VS 硬」兩種,所以有 2 x 2 總共四種類型(請見下表)。

例如,幾乎所有人—包含政府官員—都希望能夠減少油費和油耗(對於目的沒有異議),但不一定知道怎麼挑選省油車種,那麼政府可以有兩種作法:一是要求車商在車體貼上油耗標籤,讓消費者可以清楚看到省油程度然後做出選擇(表格左上);二是乾脆強制規定只能製造和販售符合特定油耗標準的車輛(表格左下)。有時候,政府的目的可能和我們的不盡相同,例如執政黨希望所有人都是某黨黨員,那麼政府可能立法規定所有人出生即為當然黨員,但假如補充條款是人民成年之後可以選擇退出,那麼這算是軟性家長管理(表格右上);相反地,如果政府規定「一時黨員、一生黨員」,這顯然就是硬性的了(表格右下)。

螢幕快照 2016-01-15 下午7.22.28

透過此表,Sunstein 一再強調,他所推崇與建議的 nudge 全然屬於軟性管理的範圍之內,而且最好的狀態是只干預手段、不干預目的(然而有時候目的與手段不易區分)。

Sunstein 如此強調「軟性」的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軟性永遠為當事者的選擇權留下一席之地——雖然面積可能不大。Sunstein 鼓吹政府運用 nudge 來幫助人們達成那些人人都會同意的目的,也就是「福利」(welfare) —— 長壽、健康、財富…等。

例如,基於大家都希望身體健康,政府可以透過限定瓶裝可樂的尺寸來推動人們喝較少的可樂。相較於直接禁止商家販售任何可樂,這種方式顯然替我們留下了放縱—如果我們只在乎短期快樂而無視長期健康的話—的機會,不至於過分傷害我們選擇的權利。

藉由這樣的區分與限定,Sunstein 試圖爭論:嚴格來說 nudge 並沒有違背或傷害彌爾的那種自由主義觀點。

Paternalism should certainly respect heterogeneity. A central advantage of soft paternalism and nudges is that they do exactly that, because they allow people to go their own way. (p.114)

我以為我很自由和自主,但其實從來沒有

不過,仍有許多人對此十分憂心,認為人們應當在毫無外力干擾的情況下做出選擇。對此 Sunstein 反駁,選擇不可能在真空中進行,「選擇架構」(choice architecture)必定存在。

例如,販售可樂一定需要容器盛裝特定容量,不管何種尺寸都會影響我們的選擇,或者,菜單上的菜色必定需要某種排列方式,不管哪一種排在比較前頭,我們都會不知不覺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