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有個傢伙適時提醒了我們:「拿中華民國的國旗,就是主張台獨」

感謝有個傢伙適時提醒了我們:「拿中華民國的國旗,就是主張台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子瑜代替了我們,被十幾億的人打了巴掌。他們狠狠地教訓我們:「只要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台獨」。

我很冷靜地看著子瑜一個字一個字地唸完那篇一看就知道不是她寫的聲明。那情景就跟被綁架的肉票被槍抵著頭一個字一個字地唸出綁匪的聲明一樣。

假如我可以窺見她的內心,此刻她應該正在痛哭吧。

那是非常不甘心的眼淚。

Photo Credit: 爵爵&貓叔

我無法想像她那麼幼小的年紀,隻身到語言不通的韓國,從最苦的課程學起,反覆地練舞、學韓文、練習姿態,當她在異地想起臺灣溫暖的家鄉、爸媽的笑臉與家常菜時,她會不會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哭呢?

歷經了好幾年的磨練與苦難,此刻她正要大放光芒的時候,他要將這幾年辛苦的代價轉換成甜美的果實的時候,他的演藝生命嘎然而止了。

她做錯了什麼呢?

她只是誠實地做自己而已。

她並不知道,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誠實做自己是必須被懲罰的。

這讓我想到了沈佳宜的淚水。

沈佳宜因為不滿教官直接質疑成績不好的搗蛋份子就是偷班費的小偷,最後的下場是充滿屈辱地在穿堂罰半蹲,倔強的她流下了不甘心的淚水。

沈佳宜

這場景對我們這些六年級生、以及五年級生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

我們的求學階段,一定會有一天,你突然間發現:

「跟這個世界說真話,是沒有用的。你只會因為說真話被懲罰。」

從那一天起你就以沈默與冷漠面對所有虛偽的大人,甚至有可能到現在還是如此。

那是柯景騰與沈佳宜的真實故事。在真實的世界裡,不會有小偷被找到、正義被伸張、教官被推翻、沈冤得雪這種事情。

那是威權的時代,我們都習慣了。

好不容易,臺灣走了好漫長的路,我們的年輕人,比我們當年還有勇氣,勇敢說出真話。

他們的真話,像一面照妖鏡,開始照出島嶼裡隱藏的魑魅魍魎。那是常駐島嶼的幽靈,隱藏以黨國機器賦予力量的咒術魔法守衛的字裡行間裡,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例裡、在刑法一百條裡、在違警罰法裡、在高中歷史課綱裡、也隱藏在憲法裡。

那麼多年來許多前輩努力驅趕了好多的幽靈,年輕人也如此的努力,我們似乎快要走到,讓所有的年輕人可以大聲說真話的理想國度了。

不過子瑜的眼淚(是,她在影片沒有流淚,但她肯定哭過)提醒我們,最可怕的幽靈始終在我們身邊。

就好像所有電影裡演的一樣,總是會有許多人,以為只要配合大惡人,他就會放你一馬。甚至因為害怕,有些人轉而成為崇拜惡者、自甘成為魔王的嘍囉,為虎作倀,自以為這樣可以倖免於難。

所以他們告訴我們,九二共識就是對方尊重我們的存在,對方眼裡有我們這個國家、有這個國旗。

還好感謝有個傢伙提醒了我們,「拿中華民國的國旗,就是主張台獨」。

主張中華民國,就是台獨。

所以子瑜到底做錯了什麼?

她(和我們這個國家絕大多數的人一樣),以為拿出國旗說出自己的故鄉,是很正常的事。

結果子瑜代替了我們,被十幾億的人打了巴掌。

他們狠狠地教訓我們:「只要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台獨」。

你升旗、你台獨;你拿身份證、你台獨;你拿護照、你台獨。你家住台南、你台獨,你來自台灣、你台獨(你沒有說你是「中國臺灣」啊!台巴子)

子瑜對不起,拿這個國旗害你變成台獨。

這個國號害你變成台獨。

這本憲法也害你台獨。

然後接下來是讓人崩潰的是非題與選擇題,好比有人拿國旗不台獨、有人去對岸唱義勇軍行進曲不台獨、有人說維持現狀還是被叫台獨,有人說尊重中華民國也被叫台獨、有人說兩岸一家親還是獨。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就是一個沒有法治、沒有真理、沒有人權、沒有是非的國度。你只要顏色對就什麼都對、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的社會。有人消失很正常、有人不見不要多問、不論那個看起來再親切的人問你的政治傾向,你都不能說真話的世界。

你覺得我在說哪裡呢?是戒嚴時期的此岸、還是現在的彼岸呢?

這不重要,重點是我們會不會變成/變回這個樣子。

這件事必須由全島的2300萬人來給一個答案。

給子瑜的答案。

給對岸的答案。

2016.01.16-周子瑜道歉

Photo Credit: nagee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李律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