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爸爸」大衛鮑伊與他的「地球兒子」之間,那些我們不知道的羈絆

「火星爸爸」大衛鮑伊與他的「地球兒子」之間,那些我們不知道的羈絆
Photo Credit: David Shankbon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衛羅伯瓊斯,不是大衛鮑伊、不是搖滾先鋒、也不是什麼時代人物,是他這一生最棒的朋友與最難忘的人,那是他最愛的爸爸。

文:龍貓大王

你知道鄧肯瓊斯(Duncan Jones)是誰嗎?

他的媽媽與爸爸相愛時是那麼炙熱,媽媽18歲時就嫁給了人稱萬中選一的音樂天才,但火燒得旺,去得也決然。九歲時父母離異, 離婚後將近四十年父母沒有見面。小鄧肯按照判決得跟著爸爸,但他的父親,這樣一位不羈浪子、搖滾先鋒、跨界音樂、電影與時尚界的時代人物,如何能獨自養好一個小孩?

是的,鄧肯瓊斯,是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兒子。

火星來的人畢竟異於常人,他給鄧肯充分的自由,陪伴他一起玩耍;鄧肯想當摔角手,父子倆一起去看摔角,還公開稱讚孩子天生神力;鄧肯喜歡打電動,大衛也忙中抽空做他的2P;大衛再婚時,鄧肯還是他的伴郎。

這一對父子倒不像父子,更像是朋友與彼此的玩伴。這並不是典型的父子關係,但對天王巨星來說已屬不易,而在八卦小報的背後,我們所看不見的是,大衛那幾年的藝壇浮沈,與鄧肯在沒有母親、父親工作忙碌下無法掩蓋的孤獨。雖然父子之間的距離無可避免的疏遠,但在偶爾為之的陪伴中,還是看得到他倆之間特殊的情感聯繫。

身為音樂巨人的兒子,沒有成為一位音樂人,好像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大衛鮑伊也這樣覺得,他希望鄧肯能夠克紹其裘,成為他事業上的晚輩,但希望終究是希望⋯⋯「兒子我只期望你學會一項樂器就好」,最後希望變成了殘念。數年後鄧肯談起這件事,當年的痛苦變成了笑談,「他要我學打鼓,我不要;學薩克斯風,我不要;學鋼琴?學吉他?我都不要!他說你得練習啊⋯⋯但我根本沒有興趣和天分啊,那我為何還要練習呢?」

想想在舞台上媚視眾生的妖物,蹲在孩子身邊苦口婆心要他學樂器的窘迫模樣,這是自古以來天下父親充滿慈愛的身段啊。

uncan Jones David Bowie

父親的音樂基因很明顯沒有傳承給他,父親的威名也從未給他帶來名利,但兒時那些父親帶給他的奇幻經歷卻深植在他的心裡;兩個人在下過雨、寂寥無人的體育場側翼座位席間穿梭,數小時後有一萬個觀眾要在這裡聽他父親演唱;在冷風刺骨的沙灘上追逐、撿撿破酒瓶,但今晚有無數的比基尼辣妹在此向他爸激情地拉開胸罩。這一切令鄧肯感到興奮,但不久後這感覺便變得疏離。

他回想起,當他在坐在台下看著父親的演出時,他並沒有感受到自己身為娛樂天王之子的天賦使命,而是看著自己的爸爸正在努力工作著,他得離開他好幾個小時,在刺眼的燈光下揮汗扭臀,這還不如自己玩玩具來得有趣。他想起自己曾爬進用來運載舞台裝備的超大鐵箱,他就待在裡頭滿滿的泡棉上,與玩具一起翻滾,幻想自己是漫畫書或遊戲裡的英雄人物,彷彿與世隔絕。

要身為單親巨星的兒子是不容易的,你可以想像極度保護兒子的大衛鮑伊是如何護衛鄧肯的。為了不讓小報拍到父子的合照以大做文章,在每場演唱會之後,保鑣一定在大衛離開會場前先把鄧肯帶走,他們用大衣蓋住鄧肯,抱著他奮力跑向場外已經發動的車子,就像跑過滿是殭屍的走道一樣拼命。直到閃光燈的刺眼白光在黝黑的車內消散,鄧肯才能拿開外套喘口氣。

而在某些意外狀況之下,連大衣也沒有,保鑣甚至得把鄧肯的頭狠狠夾在腋下,不管那看起來是多麼不雅,只求他的正面照不要出現在明天娛樂頭條上。

因此你了解攝影機與拍照在鄧肯心中投下了多大的陰影,這創傷甚至延續到他成年之後,但奇妙的是,長大後他從事的工作不是兒時的夢想,他不想當摔角手了,也沒走上富二代或演藝世家小開的路子,他最終變成了一位導演。一位不時蓬頭垢面、與他父親華麗形象完全不符的導演,一位不願意被拍攝卻主導鏡頭大權的導演,一位令他父親引以為榮的電影導演。

但大衛本來就是半個電影人啊,姑且不論他演過那麼多電影,一個在孩子八歲時就給他看《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的父親可不是電影門外漢啊。鄧肯的兒時回憶可不是一般高富帥國民老公可比,有哪個小孩會待在《千年血后》(The Hunger)的片場,看到自己的爸爸早上還是俊美模樣,下午竟然變成老頭子;在《魔王迷宮》(Labyrinth)片場看著爸爸與一群迷你黑妖怪載歌載舞(還踢飛其中一隻)。

他看到太多電影背後的奧秘了,知道粗布破縷也能在鏡頭下變成天仙羽衣,看著前一秒還嗜血冷酷的吸血鬼現在拿著糖果來抱抱他,誰說導演不是鄧肯瓊斯的天命呢?

Duncan Jones David Bowie

現在的鄧肯瓊斯,已經不需要父親的名號來發展自己的事業,雖然他才執導過兩部長片,但這兩部科幻片都拿到了不少獎與好口碑。他今年最新的作品,是千萬美金預算,根據鼎鼎大名的遊戲《魔獸爭霸》(Warcraft)改編而成的電影《魔獸:崛起》(Warcraft: The Beginning),他結了婚,他是好萊塢最受注目的幾位年輕科幻片導演,他已經是一個好萊塢名人,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還要躲躲藏藏的小男孩了。

但他與父親還是保持著親密的關係,儘管兩人現在都忙,鄧肯與老婆為了工作已經定居在洛杉磯,而大衛鮑伊住在紐約——他們之間甚至橫亙了一整個美國。大衛雖然關心鄧肯的電影事業,但直到剪接後製階段都還抽不出身去看試片。不過在首映典禮或影展——這些鮑伊習以為常但鄧肯從小最不習慣的熱鬧場合上——你總能看到大衛。他身上不是穿著那些高貴名牌或奇裝異服,而是披著防風外套或輕裝便服,風塵僕僕但熱情地來聚會。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