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的這邊與那兒,我們這麼近

島嶼的這邊與那兒,我們這麼近
Photo Credit: cegoh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一直是我在香港以外的另一個歸屬地,歸屬於他們的人文風景與人情關懷,在私我的感情上,這片土地曾經留下刻骨銘心的記認,在文化的認知裏,這個島嶼充滿繁盛、引人遐思的養份。

我對台灣的認知從文學與電影發源——中學二年級開始讀白先勇、朱西寧、陳映真、黃春明的小說。中學四年級讀鄭愁予、余光中、洛夫、商禽、瘂弦的詩。似懂非懂之間升上了大學,正式修讀台灣文學,從此迷戀夏宇的詩,同時在Art Centre囫圇吞棗的看侯孝賢、楊德昌、陳坤厚、王童的電影;當然還有從小到大媽媽喜歡日夜播放的鄧麗君、青山、謝雷、姚蘇蓉、楊燕等數之不盡的國語老歌……

大學研究院時期做「城市詩」的論題,為了尋找資料第一次踏足台北熱鬧的城市,住在聯合報編輯林煥彰先生的家裏,承蒙溫厚的照應;完成碩士學位後我遠赴美國進修博士課程。在加州兩所大學裏嬉鬧遊玩的都是來自台灣的朋友,一起看電影、看台劇,大夥兒卡拉OK、包餃子、談閨蜜心事,從日常生活裏學習我的「港式國語」!

1996年回來香港在科技大學兼職,剛巧碰上了台灣當時的新世代導演蔡明亮擔任駐校藝術家,一起談電影的長鏡頭、台北連綿不盡的雨水;1998年以很年輕的輩份前往台北出任金馬獎的評審,單人匹馬面對複雜有待重整和革新的體制,長了膽量和識見……往後的日子,曾在大學開授台灣詩歌、台灣文學與電影的課。

然後打從2010年起,「台北書展」成為每年農曆新年前後必備的旅程,透過台灣獨立出版社的牽線,認識不同世代、不同範疇的台灣作家,走過不同的書店、里巷、咖啡店、街頭麵攤、大學校園和劇院,漸漸地從文學、評論走入舞蹈文化的風景線,滋養我的生活與學習……

台灣一直是我在香港以外的另一個歸屬地,歸屬於他們的人文風景與人情關懷,在私我的感情上,這片土地曾經留下刻骨銘心的記認,在文化的認知裏,這個島嶼充滿繁盛、引人遐思的養份。

台灣的盛衰起落,香港休戚與共——這是一條長遠的戰線,台灣的朋友加油,為更多的明天繼續奮進,保留自由民主的一片天!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