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完全執政最基本的問題:「共苦」8年後,有辦法「同甘」嗎?

民進黨完全執政最基本的問題:「共苦」8年後,有辦法「同甘」嗎?
圖片來源:「點亮台灣」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進黨可以很團結地當一個單純的在野黨,但是沒辦法轉型成一個複雜而龐大的執政黨,很大一個原因是民進黨沒有足夠的人力來操縱「國家機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次民進黨在總統與立委兩個選舉中獲得完全執政的優勢,未來四年看來是可以邁出大步了,但其實後續要面對的危機卻是不小。

民進黨面臨最基本的危機是可以共苦,不能同甘。

這樣講聽起來是厚黑,但其實不是這個意思。用比較客觀的實際面來說:民進黨可以很團結地當一個單純的在野黨,但是沒辦法轉型成一個複雜而龐大的執政黨,很大一個原因是民進黨沒有足夠的人力來操縱「國家機器」。

內閣總辭、馬提「多數黨組閣」 新總統小英怎麼回應?

根據不正式的統計,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機器,總統和執政黨可以安插的位置有三四千個(有人說六七千個)。如果民進黨用「安插」來思考,那麼很顯然地,民進黨幾十年來培養出的人才,依然不夠填滿這些位置,必然會有濫竽入列。如果民進黨以「為國舉才」的思考來安排這些位置,顯然會用上許多藍皮藍骨藍到底的「人力」,這些人有做事的能力,但完全不可能認同民進黨的意識形態,也就是做事的「目標」。

麻煩的是,這些人可能和黨內選舉有功的黨員同志們產生衝突,這種衝突並不一定出於私利,而是出於「這不就是我們要打倒的官僚體系成員嗎」的疑問。同時間,蜂擁而來意圖瓜分執政資源或者獻上資源朝貢的各方人馬,民進黨如何處理?

更麻煩的是,衝突不只分成兩種,通常混著三四種不同的動機和利益,崇高的理想和齷齪的現實必須調和,旁邊還有見縫插針的反對黨,外面還有巴不得台灣沈沒的中國。在執政過程裡同志的出走和齟齬,會造成民進黨本身不可恢復的傷害,更進一步削弱執政的能力。這一點,在第一次執政時已經出現很多例子了。

一個國家的官僚體系完全由某個立場的政黨壟斷,這當然是戒嚴遺毒。民進黨既需要這些人的幫助,又打著「調整軍公教年金」的念頭,這中間的矛盾,相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同甘」、「共苦」是各自獨立、不同屬性的能力。能力不是喊喊團結就能夠獲得的,團結只能遮蓋問題,或者假裝看不見問題,並不能解決問題,手牽手心連心也不能憑空獲得執政能力。民進黨上次執政,也許就是因為缺乏這種執政能力而失敗,下野八年後,培養出這種能力了嗎?

你可能還想看:

►  只會順應民意,而未提出讓台灣向前的明確道路——大選過後,台灣有領導人了嗎?
►  選舉結束之後,台灣即將面對的三大問題,而我們準備好了嗎?

核稿編輯:楊之瑜
責任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ha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