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鮑伊致敬:那些年出現在我們生命中,或者不經意錯過的大衛鮑伊

向鮑伊致敬:那些年出現在我們生命中,或者不經意錯過的大衛鮑伊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衛‧鮑伊在主流中前進,在商業中前衛,他的演藝生涯不斷實驗、創新、超越自己,直到與癌症共處的生命終結前夕。他讓當前把文化創意產業喊得震天價響的江湖理論術士和三腳貓表演者們,顯得特別可笑。他也是令人尊敬、愛慕的批判文化行動的實踐典範。

在國外那些不知道如何跟白人相處的沮喪焦慮,都藉由鮑伊時而陰柔的嘶吼稍稍化解了。特別是2002年在柏林演唱的〈Heroes〉,指著群眾,唱著「You, You could be me」的大衛‧鮑伊,是我覺得他最迷人的一瞬間。

五年前考研究所時,我一個人在等候室裡大聲地唱著 「We could be heroes」,踏出教室前往面試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就跟我腦海中那個麥色的頭髮飛揚,自信滿滿的鮑伊一樣。

我最喜愛的鮑伊:Heroes

再選一首:Starman

4. 原來不擺革命姿態的搖滾就能撼動人心(阿肆)

大衛‧鮑伊並不是最愛。開始聽搖滾樂的青少年時期,正值戒嚴後期反對運動的衝撞與震撼。那時的天碟自然是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的《迷牆》(The Wall),而「太過花俏」的鮑伊不在考慮之列,因為愛化妝的男歌手不夠man。

柏林圍牆竟然倒塌之後,逐漸不假掰的我,也漸漸把The Wall這張專輯供在CD架的上層冷凍起來,不再相信流行樂可以革命。直到幾年前,在紀錄片中聽〈Heroes〉被電到,才發現原來不擺革命姿態的真誠搖滾就能撼動人心。同時也才理解,為什麼龐克搖滾電影中被歡樂分隊(Joy Division)啟蒙的主角,回家悍然撕掉了Pink Floyd的海報,但卻對大衛‧鮑伊下不了手。

不用我推薦,大家就已經知道的:〈Heroes〉(見前文影片)

小時候不喜歡,可是現在推薦的:Dancing in the Street

5. 我不是他的歌迷,但他令我動容(郭力昕)

我不是大衛‧鮑伊的歌迷。坦白說,雖然知道他在西方流行樂壇的重量,但並沒有認真聽過什麼他的歌。DB辭世的消息傳來,我上網看了一些他晚近與過去歌曲的MV,才知道我錯過了什麼。

例如,DB最後專輯《黯黑秘星》中主打曲的MV,其影片的視覺設計令我震撼、動容。那個力量像是在看進入中年後的德國編舞家碧娜·鮑許(Pina Bausch),在其早年經典舞作之一《穆勒咖啡館》裡,仍將自己清瘦的身軀不斷甩撞到牆上所給我的震撼一樣。

在不同的意念與訊息上,它們同樣是極具撞擊力的藝術與思想表現:在終將衰老、死亡之前,敢於以自己的身體為話語媒介,勇敢直白地正面迎對人的孤獨、死亡等議題。鮑許是精緻藝術界裡舞蹈/劇場領域的登峰造極之人,而DB則是英國流行搖滾樂手,卻一樣能製作出這樣劇場效果和視覺強烈的影音作品。

在DB辭世的此時,我不得不產生雙重的失落:台灣的流行音樂,究竟離人家有多遠?

共誌小編:來一首《黯黑秘星》中主打曲

6. David Bowie 從未出現過(匿名)

我暗戀的那個國中同班同學,最後去讀五專──那個多愁善感,總是在畫畫、總是看村上春樹和大江健三郎的書、夢想組樂團的那個同學。因為我們家住得很近,雖然生活圈完全不同了,但我們有時候會在街上遇到。有一次遇到他,他突然說,下次一起去西門町的淘兒(Tower)吧,週末下午2點公車站見。

我完全忘記那天下午我是怎麼度過的,只覺得整個腦袋熱烘烘快要爆炸,那個同學應該有問我高中生活如何吧,說到他組樂團的事吧。那時候的我只知道淘兒是一個賣很貴CD的地方,所以我包包裡放了幾週攢下來的零用錢,大約一千元,先走去美觀園吃蛋包飯後,然後走進淘兒。

他開始跟我說哪張CD很棒、是經典,哪張很爛,哪張我應該買。最後他拿起大衛‧鮑伊的《Diamond Dogs》,封面畫風看起來很詭異的那張,對我說「你要不要先買這張?這張剛好有黃標特價,而且看完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然後聽這張專輯,很棒。

總之我處在一個腦袋熱烘烘的狀態,好像進到金光黨的迷魂窩裡去了,這個同學說出來的話都有異常魅力,而且我們又在淘兒二樓(試想像那個氛圍),我就買了。我回家後反覆聽這張專輯,胡思亂想這個國中同學是不是暗戀我,並且試圖回憶每一個當天下午的細節。我記得整個高中時期,我和這個國中同學只去過淘兒三次,每次他都會拿一張大衛‧鮑伊的專輯給我(第二次是《Hunky Dory》;第三次是《Space Oddity》),並且搭配另一張可能是Yo La TengoBlur。而之後我每次聽到〈Space Oddity〉中的:

I’m stepping through the door
And I’m floating in the most peculiar way
And the stars look very different today

我就想起那幾次我曾經和這個暗戀過的國中同學漂浮在西門町淘兒二樓的情景,與那充滿唱片的氣味。

註1:是的,如同標題,大衛‧鮑伊並未出現在我的淘兒記憶中,90年代末我們聽的是Blur了,大衛‧鮑伊不知道在哪裡。一直到我剛到英國小鎮讀書後,每週五的二手攤市集上有一個專賣照相機與唱片攤子,連續兩週買了兩張大衛‧鮑伊的唱片。

那個老闆跟我聊大衛‧鮑伊在英國的重要性,這幾張有多經典、多該買。但是買了之後,再逛其他黑膠店時才發現,靠,老闆你也賣太貴了吧,而且我想要的《Diamond Dogs》版本是可以攤開的黑膠,封面是大衛‧鮑伊,封底是他的狗身。結果這個不知道是哪裡的版本,既無法攤開、也沒有狗身,這哪叫Diamond Dogs。

註2:在我最愛的影集《廣告狂人》(Mad Men)第七季第十二集〈Lost Horizon〉中,主角Don在片尾一望無際的公路上,開著他的凱迪拉克車,載了一個髒兮兮的背著吉他的人,遠離紐約一切荒謬的事物,片尾曲也是〈Space Oddity〉。間接暗示Don的處境。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