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看文化資產保存: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的舊世紀建築和保留思維

從電影看文化資產保存: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的舊世紀建築和保留思維
Photo Credit : 甲上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今倫敦的貝克街221B在柯南道爾時是沒有這樣門牌號碼的,也是為了避免大量的粉絲寄信給福爾摩斯。多年後,絡繹不絕地寄送到215至229號之間的使用單位,郵政單位不勝其擾,福爾摩斯也成了英國文化的重要元素,20世紀末才分配給福爾摩斯紀念館這個221B地址。

2016年年初上映的新世紀福爾摩斯:地獄新娘(Sherlock Holmes: The Abominable Bride)是一部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改編的劇作,不少故事大綱與細節都忠於原著,向柯南道爾致敬的味道濃厚,又不落俗套,走出了自己一條康莊大道,尤其演員們更是把被翻拍多少遍的角色賦予了身為21世紀才有的獨特魅力(儘管片中是1895年的英國,劇中演員表現跟原著確實有區隔,但跟歷史考證無關),可說是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標誌之一。

《地獄新娘》故事發生在19世紀末的英國,電影剛開始的場景是在倫敦貝克街221B,但真正拍攝地點則是187號North Gower街,由5間連接成一區的排屋(Terrace)構成,建造時期應為19世紀早期。建築材質,一樓很明顯的是粗灰泥、二樓以上為黃偏黑磚牆(這是當時普遍使用又便宜的建材),總共4層樓高。門口左手邊有半地下室(semi-basement),之所以有這樣設計可能來自幾種原因:從美學角度來看,抬高一樓,讓窗外的景色稍微好一些;一方面,當時不少廚房、倉庫都設置在半地下室,目的是讓傭人不要動不動被窗外路人、馬車分心;另外半地下、半地上的空間,有防潮、通風效果;也跟當時的地下水位有點關係也說不定。

185號與187號房有圓拱形的窗形扇,窗戶為可上下拉動的方格窗,這種細框窗大多是18世紀後的產物。187號旁邊的Speedy’s餐廳(片中店名好像叫Speedwell’s)門面可能是攝政時期,扶手為鐵鑄尖頭式樣,二樓窗前設置連續的鐵鑄小陽台。187號的隔壁185號房牆上有個藍牌子(Blue Plaque),上面註明了這間曾經有位赫赫有名的房客:義大利建國三傑之一-馬志尼(Giuseppe Mazzini)。目前185號至191號排屋,包括部份鐵鑄扶手,是被英國政府列為II級登錄建築物(Listed Building),類似臺灣的市定歷史建築。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觀眾隨著福爾摩斯與華生2人進入屋內,映入眼簾的是維多利亞時期的擺設,當時的室內陳設,喜愛用暗沉的色調,可能是深紅色,並常使用壁紙,當時代少有紫色、藍色出現;房間內很常擺滿傢俱、畫作以顯示主人的社經地位。在片中還特地秀出許多巧思向原著致敬,比如掛著鹿頭(片中鹿角上掛著當時的助聽器,而影集裡則是耳機,可能是拍攝團隊開的玩笑吧)、壁爐上插著有信封的刀、一幅遠看像是骷髏,近看卻是坐在鏡前的少婦;在影集當中,有壁爐的客廳旁邊是廚房,但在19世紀,男人是很少下廚的。

該空間應該是實驗室,桌上的酒精燈、玻璃罩著骷髏頭;另外一面牆上還有彈孔,福爾摩斯太無聊時就會對著牆壁開打發洩;最後是大門上的玻璃,鑲著過去案件的隱喻象徵。這些細節與巧思都會在電影版後的幕後花絮講解到,錯過實在可惜,這也看得出英國人認真地對待自己的文化與維護傳統是無法妥協的,卻不會落了窠臼,反而「堅持傳統,全新感受」!

大致來說,英國對建築的保存概念自19世紀下半葉出現了反修復(anti-restoration)浪潮,反對隔壁法國的「風格修復」一派(把古蹟修得太過理想,反而成為從沒出現過的完美狀態)。英國人堅持應該避免古建築被修復,必須用日常「維護」代替大興土木的「修復」,並且從保護單一建物的觀念慢慢地演變成要維護某個地區的整體發展。

Photo Credit : 甲上娛樂

Photo Credit : 甲上娛樂

當代英國只要碰到都更這種問題,都先以目前最新版本的「國家發展政策大綱」(NPPF, National Planning Policy Framework)為基調。隴統地講,他們的價值優先順序為:整體環境永續發展大於歷史,歷史脈絡大於都市規劃(以上皆泛稱)。都市規劃很大部分是要退讓給該地本身的歷史維護,開路、蓋大樓碰到老房子、古城鎮前會先Hold著,先把自然的、老的東西大體上留著,再繼續談之後的計畫。

現代法律當中,英格蘭地區文化資產的分類有指定紀念物(Scheduled Monument)、登錄建築物(Listed Building)、保存區(Conservation Area)、受保護之沈船場所(Protected Wreck Site)、註冊之公園與庭園(Registered Park and Garden)以及註冊之戰場(Registered Battlefield)。

依照重要性來談,能分成3級:等級I(極度重要)、等級II*(比較具有特殊重要性)與等級II(具有特殊重要性)。其中最後者數量佔據了百分之90。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就有超過50萬的建物被指定或登錄。光是在倫敦,某些區域古蹟(此處為泛稱,非文資法之定義)比新建物還多得多。

現今倫敦的貝克街221B在柯南道爾時是沒有這樣門牌號碼的,也是為了避免大量的粉絲寄信給福爾摩斯。多年後,絡繹不絕地寄送到215至229號之間的使用單位,郵政單位不勝其擾,福爾摩斯也成了英國文化的重要元素,20世紀末才分配給福爾摩斯紀念館這個221B地址。

Photo Credit : 甲上娛樂

Photo Credit : 甲上娛樂

藍牌子使用一種源自於19世紀的辨識系統,對地方有特色的歷史建築外牆,鑲嵌上藍色圓形的特殊指示牌,用以紀念該處曾經與某些歷史事件,甚至個人有關係。此種在城市角落留下過往痕跡的簡單作法,引起許多地方的仿效,既使沒有什麼法定基礎,也透過這種巧思留住過往記憶,標示建築具有何種紀念價值。

19世紀末,科南•道爾的小說刊載在當時流行的雜誌上,在影集中,劇組讓21世紀的華生,以部落格發表福爾摩斯平時的辦案過程。用心的製作團隊為了讓2位角色彷彿活在現實世界一般,特地架設他們在影集中開設的部落格,福爾摩斯的部落格裡面盡是些恐怕一般人一輩子都碰不到,也不會有興趣的研究專題,華生的部落格則如同福爾摩斯所說的:「將案件多少有些浪漫化了。」有興趣的觀眾不妨在網海裡搜尋搜尋。

福爾摩斯的部落格:演繹法研究
華生的部落格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