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管服貿了,你瞭解中國嗎?從薄熙來案談起

先別管服貿了,你瞭解中國嗎?從薄熙來案談起
Photo Credit: 路透/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ay(寄寓美國心繫台灣的社科博士)

在美國大學你會認識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年輕人。有一天中午我正和一位中國朋友大啖墨西哥料理(他是四川人,熱愛墨西哥辣椒),這位北京大學的高材生問我:「你們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來自民主台灣,我一向不放過給中國人民主教育的機會。於是我從公民的言論自由和集會結社自由談起,一路談到服貿的背景、以及立法院通過服貿的憲政爭議,最後則談到了反服貿人士對中國的種種憂慮和不信任。

他很有耐性地聽完我的長篇大論之後,有點不客氣的問了一句:「台灣的民眾,似乎不太瞭解中國啊?」

這回輪到我不服氣了。再怎麼說,台灣的新聞媒體對中國可是每天按三餐報導,連我在美國也每天看到雅虎奇摩關於中國的新聞。新唐人電視台的「老外看中國」在台灣也有很高的收視率。和沒有新聞自由的中國比起來,我認為台灣民眾對中國的瞭解,可能還超過一般的中國人民呢!他聽完我的抱怨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於是我們繼續大嚼面前的Taco,聊起其他不相干的話題。

當天下午他帶了一本書來到我的辦公室。「Ray,」他說:「看看吧!」

那是何頻(Pin Ho)和黃聞光(Wenguang Huang)的A Death in the Lucky Holiday Hotel: Murder, Money, and an Epic Power Struggle in China(2013,PublicAffairs;正體中文版《中國權貴的死亡遊戲》,譯者李田心,2013,領袖出版社;這本書與作者的許多其他著作在中國都是禁書,沒有簡體中文版)。

我花了一點時間看完了這本書。我必須承認我的朋友是對的。不但我個人對中國的瞭解失於片面,許多台灣或世界各國的所謂中國專家,對中國的理解也常被錯誤的新聞報導所誤導──至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錯誤的報導,就是這篇文章要談的主題之一。

以下是我個人的讀書報告。我希望這篇文章的讀者對這個就在我們身邊的龐然大物能夠知己知彼,有更清楚的認識。我更希望讀者在讀完這篇文章之後,能夠撥出一點時間,好好看看何頻和黃聞光的這本書。

這篇文章可能有許多疏漏之處。我必須承認我不是談中國問題最合適的人選。現在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可能已經超過百萬,這些人遠比在美國的我更有資格談中國。但我寫這篇文章時請教了許多來自中國的朋友,為了他們的安全我無法寫下他們的名字,但這群朋友大多畢業於中國第一流的大學──包括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他們的學識是可信的。如果這篇文章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在中國的台灣人寫下他們眼中的中國,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中國不是獨裁國家

首先,台灣民眾和世界各國許多中國專家對中國的誤解,就是中國是一個獨裁國家。中國不是獨裁國家,北韓才是。中國是一個寡頭政權。

中國的領導人主要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中,由7至9人組成的常務委員會(簡稱政治局常委。我一個來自清華大學的朋友巧妙地將其喻為清兵入關前的「八王議政」),但也包括中央政治局的其他委員、中國共產黨其他機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中央機構的成員等,目前總共有68人(可參考Wikipedia「党和国家领导人」)。

但在這68人之外,例如江澤民等已經卸任的「老領導」、以及許多汲汲營營想擠進領導班子的年輕一輩,在中國也有很大的影響力。在省級、市級或縣級的地方政府,同樣也是由省級、市級或縣級的常委共同領導地方政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只是領導班子的領袖而已,並沒有獨裁的權力。

其次,這群領導人最關心的只有兩件事。第一是維持中國共產黨作為中國唯一執政黨的地位;第二則是個人或其所屬的派系在中國共產黨內的權力。7個政治局常委則想要維持自己的權力;另外61個人想要擠進政治局常委;領導班子外的政客、例如省、市的常委想要擠進中央的領導班子;缷任老領導則想維持自己或接班人的權力。

包括台灣問題在內,所有中國的問題,都可以透過以上兩點梳理出其中的脈絡。要嘛是中國共產黨為了鞏固自身權力與人民的鬥爭;要嘛是中國共產黨內部的權力鬥爭。別相信國外的中國專家了──新加坡國立大學的Kishore Mahbubani最近發表的文章Asia’s Giants Under New Management,就誤認習近平對薄熙來和周永康開刀是毛派和改革派的路線之爭──權力鬥爭罷了,中國共產黨內哪來真正的改革派?

第三,為了上面談到的兩個政治目的:維持中國共產黨唯一執政黨的地位、以及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中國共產黨早已練就一套操縱外國輿論的功夫。中國人民早就不信任任何官方媒體了,寧可相信他們的微博和外國媒體,包括香港、台灣的新聞媒體。

中共初期是透過釋放真假參半的消息來影響國外輿論──外國媒體在查證時常會被其中真實的細節所欺騙,進而報導了中共希望他們報導的假的部分。這些錯誤的報導誤導了無數的中國專家。但這些外國人雖然天真,他們可不愚蠢。他們很快就參透了中共玩弄的技倆。於是中共進而直接操縱國外輿論。中共雖然管不住歐美媒體,但掌握幾家港台媒體他們還是辦得到的。

我們常以為中國想要插手香港或台灣的新聞自由,其實香港人或台灣人都知道哪些媒體是中共的傳聲筒,根本不會去看這些新聞報導。但中共才不在意香港人或台灣人自己看不看這些媒體,他們真正關心的是中國人民相不相信這些來自香港或台灣的報導──中國一般民眾哪裡知道香港或台灣的XX報其實是中共的喉舌呢?再說下去就得指名道姓了,在這裡打住。我們如果相信了這些新聞報導,就被中共誤導了。要瞭解中國,必須從權力鬥爭的角度出發,以及一些老祖宗在《戰國策》中為我們揭櫫的智慧。

對這三點有初步的理解之後,我們就可以來看薄熙來案了。

薄熙來的受賄、貪污、濫用職權和谷開來的故意殺人罪──兩個有問題的判決

2013年9月,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兼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依受賄、貪污和濫用職權罪遭判處無期徒刑,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則於2012年8月因殺害英國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依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這兩個判決都有問題。如果說薄熙來的罪名只是受賄、貪污和濫用職權,那在中國你可能很難找到幾個官員沒有罪。但我們先談谷開來的案子。此案疑點甚多。就說犯案手法吧。谷開來供稱自己毒殺海伍德使用的是氰化物,但海伍德的遺體根本找不到服用氰化物應該出現的化學反應。谷開來有沒有罪沒有人知道,但谷開來認罪了,這只是谷開來和中共的妥協而已。

這兩個案子都是權力鬥爭。但要談這兩個案子,我們得從一個小人物談起。

這個小人物就是王立軍。

2012年2月,前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聲稱自己握有薄熙來家族涉嫌殺害海伍德的證據,逃到了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請求政治庇護。

這個案子震驚了全中國。王立軍在重慶一直是薄熙來的左右手,身負維持治安的重責大任。王立軍在重慶市「打黑除惡」,號稱破獲了4,172個懸案、掃除了128個黑幫、整肅了超過1,000名腐敗和濫用職權的警察和政府官員。雖然打黑的手法被許多法界人士攻擊不符合法律程序,但重慶市民普遍支持王立軍的打黑行動──管他程序合不合法,王立軍破了四千懸案、掃除了上百個長期魚肉鄉民的黑幫、整肅了逾千名貪官污吏,都是不爭的事實。

但王立軍的打黑行動也為他在政治上樹立了敵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前任重慶市委書記、時任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的賀國強。許多被整肅的官員都是賀國強的朋友。所以在2011年6月,當賀國強注意到遠在遼寧省鐵嶺市的警察有若干貪污和不法行為時,立即下令著手調查──王立軍發跡於鐵嶺,曾任鐵嶺市公安局局長。許多鐵嶺的警察都是王立軍的朋友。賀國強的目的是「敲山震虎」。你王立軍是薄熙來的人,我賀國強動不了你,但我可以辦你的朋友。不想要我動你王立軍的朋友?那你就對我賀國強的朋友客氣一點!

這下王立軍慌了。王是蒙古人,最重視的就是兄弟間的義氣。但王只是重慶市的公安局局長,沒有權力保護遠在天邊的鐵嶺的朋友,於是王立軍請求薄熙來的協助。當時薄熙來可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是中國中央領導班子的重要人物。如果薄熙來出面,說不定救得了自己在鐵嶺的朋友。

王立軍不知道的是薄熙來的無情無義。薄熙來只是利用王立軍在刑事偵查方面的才幹爭取自己的政治資本,沒有意願為部屬出面。更重要的是,薄熙來時任政治局委員,最關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擠進政治局常委的9人小組中,為王立軍淌這灘渾水,要是得罪了賀國強,可是划不來的事。

薄熙來不願為王立軍出面,於是王立軍改從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下手。幾個月後的海伍德命案給了王立軍一絲希望。

2011年11月,英國商人海伍德被發現陳屍在重慶市的南山麗景度假酒店,王立軍發現這個案子可能和谷開來有關。人命關天,死的還是英國商人,這可能會是驚動國際的大事,但重慶市公安局並沒有積極偵辦這個案子。事實上,王立軍一方面利用自己公安局局長的權力把這個案子壓下來──在台灣的我們很難想像一個警察局局長竟然壓得下一個事關國際的命案。另一方面,王立軍則私下蒐集海伍德案中和谷開來相關的證物,以便事後向谷開來勒索:一方面要求谷開來說服薄熙來出面幫自己在鐵嶺的朋友的忙、另一方面希望薄熙來升自己的官:王立軍沒有多大野心,能幹到重慶市常委,成為重慶市核心領導班子的一員他就心滿意足。

海伍德是誰?為什麼谷開來非得除掉海伍德不可?這是另一個問題,後面我們還會再討論。

接下來為谷開來說些話,以上都是王立軍的一面之詞,也有人認為整個海伍德命案都是王立軍一手炮製,目的是栽贓谷開來。從谷開來的反應看來,我比較傾向相信後者的說法,因為谷開來只是對王立軍虛與委蛇,並沒有向薄熙來吹枕邊風。但谷開來是否真的無辜我也不敢斷定。因為谷開來同時也利用自己的關係,企圖銷毀海伍德案的相關證物。但谷開來在這一回合敗給了王立軍,不但銷毀證物沒有成功,反而讓王立軍發現了谷開來的缺乏誠意。

於是2012年1月,王立軍發現薄熙來遲遲沒有行動後終於忍不住了,王決定向薄熙來攤牌,直接對薄熙來提出自己的要求。王沒有想到薄熙來的反應是震怒。你王立軍只是我薄熙來養的一條狗,竟然敢勒索我薄熙來的家人,你活得不耐煩了你?於是薄熙來一方面免除王立軍公安局局長的職位、另一方面則放出王立軍因壓力太大罹患精神疾病的謠言──下一步,當然就是製造假事故,讓王立軍不堪精神崩潰自己飲彈自盡了。

於是不甘就此伏株的王立軍決定逃跑。但薄熙來權勢熏天,他王立軍能逃到哪裡?於是王立軍心一橫,逃到了美國總領事館。美國人沒有提供王立軍政治庇護,但把王立軍送到了北京,遠離了薄熙來的勢力範圍。轟動中國的薄熙來案,就此展開了。

Photo Credit: 路透/達志影像
溫家寶要整薄熙來,但胡錦濤不肯

於是海伍德案鬧到了北京,事涉國際,北京當局當然很重視這個案子。更重要的是時機敏感。當時正值2012年3月中國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簡稱兩會)前夕。領導班子要交班,胡錦濤和溫家寶要交棒給接任的習近平和李克強。北京方面希望這個案子能辦理妥當、但不希望這個案子涉及層面太廣,影響到中國共產黨的形象。所以薄熙來仍然以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身份出席了兩會。

兩會的前幾天似乎一切都很順利。在重慶代表團的新聞發布會中,薄熙來一開始完全按照中央內定的說法,支持中央對海伍德案的調查,沒有談到太多案子的細節。但令人驚訝的是在新聞發布會結束前,薄熙來在回答國外記者的談話時,突然公開邀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重慶市。

薄熙來邀請胡錦濤訪問重慶有什麼不對?王丹認為如果胡錦濤去了重慶,等於胡以國家主席的身份表態力挺薄熙來;但如果胡錦濤不去,那外界就會看破中共內部的分歧。薄熙來看透了中國共產黨、更看透了胡錦濤。中共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力,對外必須營造出內部和諧的形象。胡錦濤更有不得不支持自己的理由,原因底下會詳述。總而言之,胡錦濤有什麼立場說自己不去重慶呢?這是一步高明的險棋。

但薄熙來在新聞發布會的「跑題」也給政敵提供了整肅自己的口實。薄熙來的囂張跋扈、不受中央節制,嚴重違反了中國共產黨的內部倫理。最想整薄熙來的,就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溫家寶在人大的閉幕記者會中,批評薄熙來在重慶恢復「文革」精神,有違中共的改革開放路線。有心人士立刻聽得出來,溫家寶要整薄熙來。畢竟在今日的中國,文革是絕對的禁忌。說一個人恢復文革路線,等於宣判他的政治死刑,薄熙來的末日不遠了──無怪乎我們一開始提到的新加坡國立大學的Kishore Mahbubani認為薄熙來案代表了毛派和改革派的鬥爭。印度人可能會信這套,但你信了就傻了。

但胡錦濤的態度值得玩味。畢竟胡錦濤才是當時中國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但胡錦濤對薄熙來卻遲遲下不了決心。為什麼溫家寶要整薄熙來?又為什麼胡錦濤不肯?這就得談到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了。

共青團、上海幫和太子黨

一切還是要從文革說起。1966-1976的文化大革命是中國歷史上最慘烈的浩劫之一。在文革結束後,又經過一連串的權力鬥爭,最後中國的政權在1978年終於落到了時年74歲的鄧小平手裡。

當時鄧小平知道自己來日無多,所以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接班人問題。但中國共產黨自1949年起培養的幹部在文革中消耗殆盡,只剩下以鄧小平為首的幾個解放軍的老帥熬過了十年浩劫、苟延殘喘。在鄧小平身後中國要交給誰?在1982年,中國共產黨決定要培養「第三梯隊」,擴大旗下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簡稱共青團)的編制,利用共青團栽培下一代的接班人。這一批人後來被稱為「團派」。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胡耀邦、胡錦濤和李克強。

但是在1989年情勢有了改變。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以鄧小平為首的老帥們決定武力鎮壓。而時任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被視為鄧小平接班人的趙紫陽,其同情學生的立場,則招致了老帥們的不滿。趙紫陽從此遭到了中國的軟禁,成為了「國家的囚徒」。當時的國家副主席王震認為還是自己的孩子接班最可靠。所以老帥們決議從每個人家中各選擇一個孩子,栽培他們日後接班,這一批人也就是所謂的「太子黨」。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習近平。薄熙來雖然也是太子黨,但他一開始並不是薄家被選中的栽培對象,而他在80年代初期也曾在共青團的號召下到遼寧省金縣的農村歷練,所以薄在兩派都有一些淵源。

但在1989年,鄧小平已經85歲了。他選擇的接班人趙紫陽背叛了他的信任,要等太子黨可以接班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他要把他的位子交給誰?這個時候兩個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第一個人是胡錦濤。1989年,47歲的胡錦濤時任西藏區委書記。3月西藏發生群眾運動(或群眾暴亂,看你站在哪一邊),胡錦濤指揮戒嚴部隊強硬鎮壓了這次運動。據說鄧小平看到了胡錦濤戴著鋼盔的照片之後說了一句話:「這個娃娃,敢幹!」

第二個人,就是江澤民。

1989年, 63歲的江澤民在上海市幹市委書記,和胡錦濤還在西藏高原上苦哈哈的日子比起來,上海市當然是一個爽缺。但上海市政治經濟的複雜就遠在西藏之上了。江澤民在上海市一向聽話辦事,留給北京方面恭敬從命的印象。在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江澤民面對上海市的抗爭群眾態度強硬,更對了鄧小平的胃口。

於是鄧小平選擇了江澤民和胡錦濤做他的接班人。鄧次第拔擢了這兩個人,並直接授意江澤民擔任1993-2003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則將擔任2003-2013的國家主席。

依我看來,鄧小平真正欣賞的人是胡錦濤。選擇江澤民的理由是他估計自己總還有幾年可以垂簾聽政,在這段時間如果江澤民不聽話,他大可再把江澤民換掉。

事實證明,鄧小平對自己歲數的估計是正確的,他最後活到了1997年。但鄧小平沒有料到的是他後來罹患了帕金森氏症。從1994年起鄧小平再也沒有公開露面。江澤民親政之後,在各個位子上安排自己的親信──尤其是自己在上海市委書記任內的幹部,這一群人被稱為「上海幫」。代表人物除了江澤民自己,還有我們後面還會談到的周永康。

江澤民垂簾聽政、胡錦濤成了漢獻帝

我的中國朋友有過一句很有智慧的話:「謠言就是遙遠的準確預言」,這一節從一句謠言開始。謠言說薄熙來曾經批評胡錦濤是大權旁落的漢獻帝、江澤民是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習近平則是扶不起的阿斗,言下之意就是只有自己才是「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了。薄對習看得準不準只有歷史才能給我們答案,但薄對胡、江的眼光,就不只是準確而已了。

前面提到過中國是由7至9名政治局常委和數十名領導人集體領導的寡頭政權,江澤民在國家主席任內,在領導班子中安插滿了自己的親信。胡錦濤雖然是鄧小平欽定的接班人,但當時整個領導班子都是江澤民的人,包括時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員會(簡稱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

「政法」在中國意謂著公安和武警,政法委可以直接指揮的公安和武警人力,可以達到一千萬人之譜──連人民解放軍也才只有250萬人。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名義上是列名在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底下的第三號人物,但事實上胡錦濤並沒有實權,周永康的權力比他大太多了。而真正有實權的人,則是江澤民,包括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是江澤民所選定的人選。而胡錦濤中意的李克強,則只能屈居國務院總理。

為什麼溫家寶要整薄熙來?又為什麼胡錦濤不肯?有論者認為溫家寶曾任胡耀邦和趙紫陽的辦公廳主任,是團派和胡趙改革派的大將;薄熙來是太子黨,又和胡錦濤一樣是奉行毛澤東思想的毛派,這兩者本來就存在著路線之爭。非也非也。溫家寶在江澤民任內由辦公廳主任晉升到國務院副總理,雖然並非出身上海,但也是江派人馬。除去薄熙來的第一個目的,是為了讓江派中意的習近平順利接班。

至於第二個目的,就是私人理由了:溫家寶非常腐敗。

當然中國的官員中貪污腐敗的多的去了,但溫家寶腐敗的程度令人咋舌。據紐約時報2012年的報導,溫家寶家族的財產約27億美金,也就是約170億人民幣、超過800億新台幣。據說江澤民私下曾經當面對溫家寶開玩笑,說溫家寶是「中國首富」。對一個腐敗的政治人物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政權的穩定。最好中國永遠都是一灘渾水,讓他溫家寶在裡頭繼續摸魚。薄熙來的野心、薄熙來和王立軍在重慶的打黑除惡,嚴重威脅到了溫家寶。要是薄熙來真的進入政治局常委興風作浪、要是薄熙來縱容手下整肅貪污,那對溫家寶而言,宛如一枚不定時炸彈。

也許是有錢人和我想得不一樣。對我這種財產還不到溫總理的一個零頭的人來說,700億也好800億也好,反正都是幾輩子也花不完的錢。溫家寶為什麼要聚歛這麼多的財產?這就是中國的傳統智慧了──秦王政23年,秦國名將王翦「空秦國甲士」,率六十萬大軍遠征楚國。出征之前,王翦向秦王政「請美田宅園池甚眾」,秦王大笑。王翦的目的是「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願令秦王坐而疑我邪?」國務院總理名義上是中國的第二號人物。溫家寶的聚歛,目的當然是向垂簾聽政的江太后顯示自己貪求私欲、沒有更多政治上的野心。

那胡錦濤又為什麼不肯?胡錦濤在擔任國家主席十年內一直沒有實權,已經受夠了江派的窩囊氣了。在胡錦濤任期的最後,除了儘量安排自己的親信(不太成功,讀者可參考Wikipedia「令计划」)之外;留著薄熙來,多少可以為習近平和習背後的江澤民添一些麻煩,牽制江派的勢力,薄熙來吃定了這個漢獻帝,相信胡錦濤會挺自己。

薄熙來沒有料到的大概是胡錦濤的實權真的和漢獻帝一樣薄弱。最後溫家寶和江派獲勝,胡錦濤最終不得不也向薄熙來開刀。

關鍵當然還是江澤民。對大權在握的江澤民來說,不管誰做國家主席反正都是他的傀儡。習近平也好、薄熙來也罷,最重要的是這個人乖巧聽話。這時薄熙來的不受控制,就成為了薄最大的罪名了。

當然,名義上的罪名,還是英國商人海伍德之死。江澤民以薄熙來謀殺英國公民海伍德為藉口、表示「薄熙來的問題突破了人類文明底線」。江澤民談人類文明底線,真是諷刺。

海伍德究竟是誰?

那麼,海伍德究竟是誰?為什麼谷開來非得除掉海伍德不可?

根據谷開來的供詞,海伍德是幫助薄熙來吸引外資的掮客、也是為薄家轉移資產到海外的白手套。海伍德當時也幫忙照顧在英國留學的、薄熙來和谷開來的獨子薄瓜瓜。谷開來聲稱,海伍德因為經濟利益、和谷開來起了衝突之後,竟然以薄瓜瓜在英國的安全要脅谷開來,這讓谷開來動了殺機。

這個動機當然很可疑。首先,中國司法單位並沒有找到海伍德威脅谷開來或薄瓜瓜的任何證據。其次,以常理推斷,如果雙方已經撕破臉到這種程度了,海伍德怎麼會傻傻的在沒有任何人保護自己的情形下,一個人到重慶去任人宰割呢?

更可疑的是英國政府的態度。一個英國公民在中國死的不明不白,英國政府理應透過外交手段來尋求事情的真相,但英國政府從頭到尾一聲不吭,這就啟人移竇了。

一直到2012年11月,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才指出了一個可能的真相。據報導,海伍德生前一直定期向英國的秘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也就是俗稱的軍情六處(Military Intelligence, Section 6、MI6)、007電影裡的上級單位提供情報。他可能是英國派駐到中國的情報員。這個說法當然不可能得到英國的證實,但能夠合理解釋英國政府的不聞不問──情報員被對方幹掉了,還有什麼好問的?然而,這也使得這個案子的真相更加撲朔迷離。

雖然薄熙來垮台了,但值得注意的是,殺害海伍德的罪名,落在了谷開來的頭上。薄熙來雖然被江澤民說是「突破了人類文明底線」,但最後他的罪名並不包括謀殺,只是因受賄、貪污和濫用職權被判處無期徒刑,總是留下了一條性命。

保護薄熙來的人,可能是「政法沙皇」周永康。周永康視薄熙來為自己的接班人,他們的命運是綁在一起的。

但現在周永康也自身難保了。

周永康和陳良宇

2014年4月──也就是現在,習近平可能已經朝周永康開刀。雖然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正式的消息證實;但包括《中國權貴的死亡遊戲》作者何頻所經營的明鏡新聞網在內的許多媒體,都已經放出消息,說周永康已經被逮捕。紐約時報甚至繪聲繪影的指出,周永康的財產可能超過人民幣10億──新台幣50億元。有論者認為這是習近平為了奪權,向江派揮出的一大刀。

關於這點我不敢肯定。這件事情讓人想到2006年的陳良宇案。當時胡錦濤下令拘押江澤民的親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當時也有人認為這是胡錦濤在奪江澤民的權。但事後我們也發現,逮捕陳良宇根本就是出自江澤民的意思──據稱陳良宇背叛了江澤民。至於怎麼背叛,我們就不知道了。

可以確定的是,周永康在薄熙來案中力保薄熙來的態度,讓江澤民很不滿意。無論如何,周永康和薄熙來這個野心家關係緊密,的確可能引起江澤民的猜忌。

周永康案是習近平奪權還是江澤民授意,我們就繼續看下去吧。

美國保護不了烏克蘭

想寫下這個故事已經有好一陣子了。但真正促使我寫下這篇文章的,是看到日本前防衛大臣小池百合子寫的The Road to Slovyansk

應該還有很多人在關心鳥克蘭的問題。小池百合子指出,鳥克蘭的事件顯示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根本無意維持自己承諾的世界秩序。美國在台灣關係法中承諾要保護台灣,但美國也在1994年的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s)承諾過要保護烏克蘭。而今天,俄羅斯已經鯨吞了有重要軍事價值的克里米亞,現在正在蠶食鳥克蘭的剩餘領土──這也是為什麼最近日本急於和美國重申美日安保條約了。台灣媒體一般只注意到美國表態支持日本對釣魚台的主權,眼光可能稍嫌短淺了一點。

我必須承認烏克蘭的事件讓我很悲觀,但國際情勢的嚴峻應該能夠提醒我們必須知己知彼,對中國多一點瞭解。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人寫下他們眼中的中國。

願台海和平。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