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嘉欣:演戲就像小朋友玩角色扮演,不需掙扎就融入在想像的世界

林嘉欣:演戲就像小朋友玩角色扮演,不需掙扎就融入在想像的世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消失了五年,五年之後的她已嫁做人妻,生了兩個女兒,五年之後的她,以《百日告別》再度回歸電影,她以「平常」的演出,贏得了今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字:ariel|圖片:Lee Shou Chih、Ariel Hsu

2015年的金馬獎影后林嘉欣,至今已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新演員,是同時囊括金馬三大演技獎項的第一人。

最早的時候,林嘉欣是以歌手的身份入行,然後因為合約糾紛工作銳減,一度連生活都成問題。她拎著兩個皮箱,帶著身上的所有財產1000港幣,到香港拍了她的首部電影《男人四十》,在香港電影金像獎與金馬獎上,同時拿下最佳新演員與最佳女配角獎。

然後她消失了五年,五年之後的她已嫁做人妻,生了兩個女兒,五年之後的她,以《百日告別》再度回歸電影,她以「平常」的演出,贏得了今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以下是林嘉欣口述:

五年沒拍戲,我還會不會演啊。一開始回來演戲的時候,心情其實是很忐忑的,五年沒拍戲,我還會不會演啊,可是,也可能正是因為離開了五年,當我站在鏡頭前面的時候,有一種好像回家的激動感,發現自己,好愛被拍哦,很喜歡活在電影的世界裡。

然後以前我在演戲上可能會比較用力,可是現在也許是有了一些人生的經歷吧,我雖然在家裡有做好準備的功課,但到現場就把它們全部拋光,完全內化的看當天的情緒、當天的狀態、當天互動的演員、當天的空氣⋯⋯怎麼帶我,我就怎麼去演。

我記得在高雄拍戲的一個禮拜,我每天晚上都失眠,白天拍戲的時候,就顯得很疲勞,以往我會對自己說,振作,但那時反而覺得,疲勞就用疲勞的狀態去演吧。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場自殺的戲,我在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之前,平靜的煮著魚,我把老鼠藥、安眠藥磨碎放在魚裡面,我的表情是平常,甚至帶點愉悅的,導演林書宇一度對我這樣的表演方式提出質疑,但我覺得說,從她未婚夫離開之後,死這個字就不斷的盤旋在她的腦海中,如今她已經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好了,她已經準備好了,所以她對於死亡一點恐懼都沒有。

我沒有刻意的去設計自己要怎麼演,然而當你將整個劇本內化之後,到了現場一切就純粹的只是一種直覺的反應、直接的演出。就像小朋友常常喜歡玩角色扮演,她們不會去設定遊戲規則,而是很自然的覺得是怎樣就怎樣,不需要掙扎的就融入在想像的世界裡,那種感覺是很棒的。

相關評論:甫獲金馬獎三項提名,「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 :用創作跟最愛的她告別

一度,我陷入了憂鬱的狀態裡。剛生完大女兒的那段時間,我整個人變得很不快樂,因為我發現自己對於演戲有著強大的慾望,可是我內在的傳統觀念枷鎖著我說,不行啊,我要做一個稱職的媽媽、稱職的太太,我應該專心的在家裡做好媽媽好太太,後來我先生跟我說,happy mom, happy family,媽媽是一個家的核心,媽媽快樂,家庭才會快樂。

我覺得這是很多現代女性都會面臨的問題,不管是因為經濟或者個人因素的考量,常常會糾結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既想要好好的照顧孩子,享受帶孩子的樂趣,但又很需要工作,內心其實是內疚的,可是在媽媽與太太的角色之外,我們也同時是一個女人,會有渴望完成的自我,這個平衡真的需要智慧,以及身邊人的support,我很慶幸,我還可以重新出來工作,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我有那麼棒的先生和孩子支持我,每每想到這個,我就覺得我的人生已經太滿足太滿足,沒有什麼其他的奢求了。

孩子是我的老師。常常覺得,我看女兒就好像看到了自己,我是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我知道小小孩子的心裡有些什麼樣的渴望,所以我只要答應她們的事情,我就一定會做到,因為對小朋友來說,你的幾句話就是她的全部;我會用行動直接表達對她們的愛,每天都會把她們摟得很緊很緊,說媽媽真的很愛你們。

我試著不給她們絕對的答案,試著讓她們知道除了黑白之外,還有灰色;我用力的保護她們,我的保護不是在她們跌倒的時候扶她們站起來,而是保護她們的想法,然而有趣的事情是,在教養的過程中,我反而從她們身上學到更多。

現在的我,不再鎖住自己。家庭,同時夢想,都是我想要擁有的,那是我渴望的圓滿。明年我即將會有新戲推出,是由我先生執導的作品《暗色天堂》,是跟學友哥繼《男人四十》之後再一次的合作,在那裡面,會有另外一個不同的林嘉欣。

延伸閱讀: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