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案律師團召集人憶選戰:我們的對手真的很強,強到開票都比我們快一倍

洪案律師團召集人憶選戰:我們的對手真的很強,強到開票都比我們快一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戰不是一個人打的,有競選團隊,有輔選幹部,有志工,有候選人,最重要還有千千萬萬的支持者。

我:這十個月辛苦你了,委員。

洪慈庸:好苦

這是勝選前一天晚上,我跟慈庸的對話。

對,我很有把握,我們一定會贏,會贏一萬五千票。這不是驕傲,當然還有科學數據佐證。最重要的,我走到路上都聽到那種人家會轉變的耳語,看到我們辦的晚會活動,在沒動員之下,出席的鄉親都擠爆了會場,讓我感覺的風向在變化了,當了好幾週的麥克風手,也看到我們掃街的回應,這都足以讓我吃下定心丸。

真的選得很累,我細查了聊天紀錄,我是十月份跟他說我要去陪他選舉,十一月五號當天去的,這個時間跟辦公室某些助理到職的時間還早。那時候,他已經瘦了一圈。我陪她出門拜訪,多次經過中清路的一間餐廳,我們跑得好累,眼光都望向了這間餐廳,想著選完一定要來吃一頓。

很多人說我這陣期間辛苦,說真的,我不是候選人,不用承擔壓力,體力付出都比較少。我不是主委,不用面對勝敗問題。不是競選幕僚不用想策略、文宣等。不是地方輔選幹部,不用每天去站街頭。不是地方頭人,不用擔心活動找不到人、票開不好看。

我就下去陪大家選舉,短講沒人就湊一腳,麥克風手少一個就上去喊,站路口有時間我就去站,掃街可以我就來陪,總部有客人幹部們沒空我就接待。好,我就是個工具人嗎?這樣太自抬身價了,我只是覺得慈庸被我們鼓勵下而出來,如果沒有人來陪她,太沒情意了,再說,洪媽洪爸也會怨恨我們阿,再說,我還有蒸籠宴阿。

選戰不是一個人打的,有競選團隊,有輔選幹部,有志工,有候選人,最重要還有千千萬萬的支持者。那天在市場掃街,收了一籃蒜頭,不知道解決了嗎?有天拜訪行程,我光幫姐姐收粽子就吃飽了。選戰有苦,有淚,有歡笑,還有偷跑。有天,我們發現有個行程被取消,我們有一個小時的空閒時間,我們整車的人竟然偷偷跑去中友百貨逛街⋯⋯姊姊還跑去買波蘿油麵包給大家吃。

我們是一個團隊 每個都是慈庸的分身

選戰打完,看著空曠的競選總部,想著上週還是人來人往的。曲終人散,委員到台北被大家牽著跑,粉絲爆量,留言回不完,這一切都是競選團隊每個人努力的成果。

我們不是一個人在選,我們是一群人在選。有時回到台北,與台北的朋友交換選情的時候,總覺得台北看天下的世界裡面,真的不了解地方廝殺到什麼程度。

我們的對手真的很強,強到開票都比我們快一倍,他可以在我們開票到四萬票的時候就自行宣布敗選,就可以了解到他的組織是多綿密。很多人都認為跟民進黨結合是我們勝選的原因,這點應該是沒有錯的。

不過,即便是民進黨的資源幫忙,或者是我們被形容為全台(或全世界)最受關注的候選人,我們的資源仍然不能跟對方相比,對手的看板數量倍數於我們就不用說了,對手可以下置入性廣告,對手還可以沒事就找個百來人來陪同掃街,每種活動場合都派人去發面紙,光是這些人力每天就是數萬元的支出了吧,而民進黨的地方幹部,熱情的幫忙,但是一時之間卻很難填補這個選區由於輸太久了,連議員人數都比對方少的困境。

尤以鐵板一塊的農會,更是難以破解,而沒事喜歡發廣告打我們的家長會長聯誼會,我們也是一籌莫展,而組織系統的混亂,也令人傻眼,不過選舉就是要把各路人馬集中在一起,才有可能勝選,選後再來思考,有民進黨的黨工,有無黨籍的地方頭人,有國民黨那裏跑過來的支持者,未來怎麼繼續開展下去。

這樣地面戰力的不足,完全都得靠候選人特質,以及空戰來填補。慈庸的粉絲從最早的兩萬人,到選前的十八萬人,現在更是超過二十萬,這都是競選幹部們努力經營的成果。我們以一介素人,不只是政治素人更還是歌唱素人,辦了人家在都會可以辦得音樂祭活動。另外,紙風車熱情的幫忙,每每造成轟動。辦活動,真的是件累人的事情,只為了那一時的感動。

不同的場合,不同的講稿,這都需要文宣來處理,而候選人的新聞爆量,也代表著我們經營有成。這一切種種都必須要歸功於我們的競選團隊。競選團隊智慮忠純,讓我們團結一致。

美好的仗 我們已經經歷過了

大雅區雅潭路四段751號是我最近坐計程車最常講的目的地了。在這裡的二樓,是選戰的中心,在這裡我們討論選情,講地方人士的八卦,討論這個國家的未來,他們都比我小上十歲左右。這些年輕人剛好出生在台灣經濟最好頂峰,而出社會的時候都面對了這幾年台灣的不景氣。

每個人的奮鬥都足以洗刷草莓族的冤屈。每個人能耐都可以在各種面向上撐起一片天。我們的文宣稿,不卑不亢;我們的美工專業精緻;我們的活動溫馨又熱情;我們的媒體關係勝過全台的候選人,這些都是我們的成果。

洪委員

從勝選那天起,我就要求大家要稱呼你委員了。我們的委員勢必比很多人難做,因為很多人是以期待總統的態度來期待我們,就連觀選團都會一堆兩岸問題了。我們的認識是一件應該可以避免的悲劇,這件悲劇讓你失掉一個弟弟,也讓你得到一堆哥哥姐姐。你的辛苦、你的成長,我都有看見,轉型正義的不成功,是我們出來參選的最大初衷,舉凡教育文化上的問題,都讓我們覺得威權仍然存在,如何破除這樣的威選,是進到立法院要去解決的大問題。

未來委員要進到立法院了,這條路只能由你來走了,加油。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