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是難免的,重點是該鼓勵獨立思考:千萬別陷入「地獄朝鮮」的教育方式

競爭是難免的,重點是該鼓勵獨立思考:千萬別陷入「地獄朝鮮」的教育方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教育難以跟競爭脫節,因此排名制度是難以避免的,重點是我們要怎麼設計這套制度,最糟糕的結果就是跟過去一樣,讓最會背書以及考試的小孩成為這個制度的贏家。

這二十年來如果要選一個大家都不滿意的政策面向,我想莫過於教育莫屬,甚至前一陣子有大量的家長希望恢復聯考制度。

為何我們的教育總是讓人不滿意呢?

歸納社會的主流意見,大致上是為了減輕孩子的壓力而減少考試,不公布排名、讓高中社區化、取消能力分班、取消聯考、提高甄試申請名額、廣設大學等等,種種的作法都是為了減輕孩子的升學壓力,讓孩子能多元發展,結果我們也看到了,孩子的升學壓力不減反增,多元的下場是連才藝都要去補習,而為了減輕升學壓力所採用的分級方法,反而讓努力的孩子難以看到跟付出相對應的成績,所以家長們退一萬步言,只希望能公平就好,聯考有非常多的缺陷,但公平性是無庸置疑的,為何我們當初會走上這條教育改革之路呢?

說穿了,其實是向西方取經的結果。

當初教改的學者群們,大部分都是留美背景,他們詬病台灣教育只重視考試,甚至追求標準答案,扼殺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因此希望透過教育改革,向先進的美國取經,讓孩子們能學會思考,培養他們學習的動機,進而達成國家的繁榮。

因為我的家族有大量的親戚是從國中就留美的小留學生,因此對北美的教育制度算小有研究,以下就來分析東西方教育的差別。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前陣子老外看中國的郝毅博在紐約街頭訪問路人,詢問他們對台灣的印象,結果大部分的人其實都不知道台灣是什麼,甚至將台灣跟泰國搞混,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了,而我們總是習慣性地會自我安慰,像台灣這樣蕞爾小國,人們不知道是正常的,或是認為知道泰國而不知道台灣,是因為泰國在國際上比較有名。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攤開國民所得、人類發展指數、或是世界數一數二的軍備支出、華人第一個真正民主的政權、以及總是名列前茅的宜居國家排行統計,台灣在這個世界上絕對不該是沒沒無聞的一個國家,然而為何紐約客會不知道呢?

有讀過美國中小學的人應該都知道,英文課常常是老師選一本名著,讓大家回家研讀完後寫下心得,上課再來發問討論。聽起來很活潑很棒對吧,從另外一個面向來看,美國的學生在校時數已經比我們少一大截了,英文課又用開放式的討論來進行,學生真的每個都好主動會去自主學習相關的文學知識嗎?

反觀我們的國文課,常常是花了許多時間教導修辭、背註釋、研讀經典古文並透過考試來確認你真的了解其中的涵義,也就是所謂的填鴨教育,為何我們不能直接複製美國的教育制度呢?關鍵在於兩國的教育基本精神是不同的。

美國的教育著重獨立思考跟找資料並培養學習動機,但缺點是老師會將大部分的心力放在培養此能力上面,所以除非學生有非常強烈的學習精神,不然離開學校後,基礎知識依然會相當匱乏。

而我們的教育以及考試會教出一批基礎知識堅強,但欠缺獨立思考能力的均質學生,其實這恰恰反映了兩國的國情差異。

美國可以犧牲大部分國民的常識及知識,僅靠少數有創意的菁英帶動整個社會的發展,而我們需要的是大量均質的就業人口,換句話說,美國的教育犧牲了大多數的人而成就少數的菁英,而我們想保全大部分的人而犧牲了菁英們獨立思考的能力,因此我們採用填鴨式教育,給我們的孩子壓力,目的是為了讓每個孩子的都有基礎的知識能力。但扼殺了獨立思考以及找答案的技巧訓練。

然而我們所採用的這一套比較低劣,而美國那套比較優異嗎?

正在參加測驗的美國學生|Photo Credit: US News & World Report

正在參加測驗的美國學生|Photo Credit: US News & World Report

來看看另一個跟我們類似的國家 — 韓國的狀況吧。

美國總統歐巴馬曾在數次的演講中推崇韓國的教育,並批評前總統小布希所推動的「不讓任一小孩落後」(The No Child Left Behind)並未奏效,因此特別向時任大統領的李明博請教韓國的教育成果的秘訣在哪,而李明博的回答是:「對我而言,最大的關鍵是我的雙親非常重視教育」。

在韓國,就算是經濟弱勢家庭,家長也會不計一切讓孩子受最好的教育。看起來好像很厲害,能讓美國總統都請益的教育政策,韓國必有過人之處,等等…聽說韓國跟我們一樣都是填鴨教育的王者啊,到底出了什麼不同呢?

首先,韓國將資優教育與普通教育分流,在我國,過去對資優教育的印象就是:讓成績較好的學生集中學習,但韓國的資優教育是以特殊目的而設立的,雖然當初設立時是取經於美國的資優教育,但韓國的版本屏除了美國的領袖教育,而著重在特殊目的而設立,大體上是理工科以及外語科的資優學校,但近年來外語科的資優學校已經漸漸轉化成比較強的升學高中而失去了其教育特色,而理工科的資優學校則保持了特別的教育模式 — 幾乎所有學生都住宿,高一教導必修課程,校方一口氣教完三年的教科書,高二以後配合學生需要的內容而開放選修課程,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研究式教學制度,學生自行選定主題,並接受大學或研究機關的指導,高三則是把重點放在深入課程,大約是大學一到二年級的水準。

而要進入科學資優高中就讀,申請的程序也非常的繁雜,由於申請的學生都很優秀,因此難以從筆試成績分出高下,還要綜合學生自傳、教師推薦信、國中在校成績等,甚至得舉辦三天兩夜的宿營,透過團體實驗操作等過程,觀察學生是否有資質就讀科學資優高中。

聽起來好像綜合了填鴨式教育以及自主研究精神培養的東西合璧,簡直是取其精華,但殘酷的是,此類的資優高中,學生目標是強調自己過去的實驗能力,以此優勢進入國內外的一流大學,目的並非是為了單純的學習,而是一種更為競爭的升學導向教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韓國人愛讀書,重競爭,其實與其傳統有關。與中國相同,可透過讀書成為士族,脫離貧窮,創造收入,純靠自己努力,與歐美的貴族以及日本的武士階層透過世襲迥異,所以社會形成了跟我們類似的士大夫觀念,教育也就成為脫離貧窮、創造社會地位及收入的不二法門。

在韓國年輕人中流行一句話:「媽媽朋友的兒子」,用來嘲諷不斷跟別人兒子比較的韓國媽媽們。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為何可以成為比較的客體呢?這是因為整個社會依然陷入追求用量化的分數以及學歷去定義一個人能力的風潮當中。

韓國有一個流行語 「規格」((specification縮寫成Spec.),指的是求職者的學歷、在校成績、多益分數等可量化比較的東西,在韓國的大學很流行組讀書會,以及爭取做志工的機會,其背後的目的並非是關懷社會以及主動學習,而是當大家的「規格」接近時,用以突顯個人特質的一個手段。

所以本來做志工的美意,也因為被「規格」比較的摧殘下,而墮落到單純為了取得志工證書,強化自己履歷的競爭力。

早年如果能進入社會一流的三所大學S.K.Y.(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延世大學)之一,幾乎等同拿到一流企業的入場券,但因為大家競相爭奪「規格」的結果,國內的好學歷不再吃香,進而提升到比較國外名校的學歷,然而競爭了一陣子,國外名校的學歷也不再有優勢,因此進一步比較國外的工作經驗,並且透過入社考試來篩選眾多的求職者(坊間就有專門為通過三星入社考試的補習班),通過筆試後,單純的面試也無法分辨出不同候選人的「規格」差異,因此時常舉辦三天兩夜的宿營,來就近觀察求職者的人格特質(很像回到前面的資優高中入學宿營)。

無止盡的規格比較,讓人們不斷陷入競爭的地獄,副作用是世界最低分的高中生幸福指數,以及大量的失業青年、還有嚇人的高自殺率,這一切的本質都是過於強調競爭,教育是為了就業所服務,而當求職者規格相同時,大家就拼命地去追求能夠與他人有鑑別度的資歷,而眾人追求的結果,該特殊的資歷又被「規格化」,如此惡性循環,造就韓國人近來所戲稱的「地獄朝鮮」。

以競爭就業為本質所驅動的教育,雖然造就了在美國一流名校有眾多的韓籍留學生,並且在社會上具備常春藤名校學歷的人所在多有,即使如此,迄今韓國尚未培養出任何一位諾貝爾獎得主,甚至前一陣子著名的首爾大學黃禹錫造假事件,再再反映出這個功利導向的教育制度下,為了競爭而不擇手段。

追根究柢,撇除獨特的民族性外,就是因為社會的工作機會僧多粥少,無法滿足大部分的國民對自己的期待,所以只能透過競爭來達成理想,透過優勝劣敗來得到令人稱羨的職位及收入,在這個過程中,教育只是反映了市場的需求,而人們願意重視教育所付出的代價亦是對就業市場的回應。

如果歐巴馬真正了解東亞教育的本質,是否還會說出應該以韓國為借鏡這樣的話語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反觀台灣,我們的就業市場有比韓國更寬裕嗎?我們好的工作機會是多到不用競爭的嗎?只要就業市場的好職缺處於僧多粥少的狀況,教育就很難跟競爭脫鉤,政府學者試圖毀滅的教育競爭機制,只會用另一個更畸形的方式重現在教育市場上,除非我們的社會能夠提供足夠的優質就業機會以及好的收入,否則我們的年輕人依然會為了那些好職缺而競爭,只差在我們過去幾年花了很多心力在摧毀教育對孩子的鑑別度,而將「規格」的競爭放逐到一個無法控制的場域,最後會以面目全非的方式重現在我們面前。

例如近來的高級私立貴族學校就是,大家當然都想要快樂學習,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但我們能夠說服孩子不要競爭嗎?難道不能讓孩子以主動學習以及獨立思考而進行競爭嗎?

對於主動學習而得到實質肯定這件事,我個人有蠻深的感觸。當初在政大修政治系的課程時,有一門必修叫做英文名著選讀,課本是原文書而且內容是政治哲學,對英文苦手的我來說是個折磨,再加上每次課堂開始時都會有一個全英文的小考,每每重挫我的信心,環顧左鄰右舍,幾乎我總是最低分的,但我每週都非常期待這門課的到來,因為那個學期我們請了一位新的老師來上這堂課,也就是後來在太陽花學運蠻受矚目的一個年輕學者 — 葉浩老師。

由於他從中學時期就留學英國直到拿到博士,因此跟大部分的教授只有研究所留學不同,他受過完整的西方教育,很懂得隨著課堂的主題提出相對應的問題,當學生回答時,他又會挑戰學生的答案,如此這樣一來一往,讓教學能夠更深入,學生自然就會準備相對應的知識去挑戰他,我個人很享受這樣的學習過程,所以總是把握課堂進行的時間向他發問,結果學期末他給了我一個不可置信的高分,後來他跟我說,雖然我小考成績不怎麼樣,但我的學習表現是班上最好的,如此的評分標準,完全跳脫了傳統的教學邏輯。

但這也點出了一個問題,我們有能力培育出這樣的老師嗎?像這種蘇格拉底式的教學法,老師就像一個紅牌綜藝節目主持人一樣,反應要快,懂得把球做給學生,並且自己能夠將學生丟回來的問題進行機會教育,達到激勵學生自主學習的效果,我認為這樣的老師對我們國家來說是奢侈品,因為我們沒有一套完整的機制去訓練教育從業人員相關的技巧,再加上我們的老師大多也是受填鴨教育出身的,所以只能進口像葉浩老師這樣的舶來品,才能夠在課堂上順利的進行蘇格拉底教學法,而政府設計教改的官員與學者,只會一天到晚強調自主學習,獨立思考的重要性,但卻淪為高大上的口號,少了實際的配套措施,而將精力放在摧毀排名鑑別度上,讓人感到有點本末倒置。

Photo Credit: Kevin Dooley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Kevin Dooley @ Flickr CC By 2.0

所以在我個人的建議,因為教育難以跟競爭脫節,因此排名制度是難以避免的,重點是我們要怎麼設計這套制度,最糟糕的結果就是跟過去一樣,讓最會背書以及考試的小孩成為這個制度的贏家。

理想的改革方向應該是獎勵懂得獨立思考以及自己找資料,必須要在同學面前完整論述自己看法(因為資料有可能是父母操刀的)的孩子,讓孩子們能夠因為獨立思考而且自主學習而得到獎勵,當然教師端的配套訓練也是相當重要,必須要建立起一套能夠進行討論式教學的教師培育,而不是空泛的要求現在的教師們必須立刻能夠進行討論式教學。

如此才能避免我們的菁英成為過去黨國教育的死背標準答案的考試機器,而能在兼顧主動學習以及公平競爭的條件下,讓大家都能夠認同這一套機制,而非將精力放在摧毀排名跟消滅資優學校。

韓國的例子也許可以給我們一個借鏡,就是競爭這個惡夢是無法避免的,因為東亞的環境不比歐美寬裕,但也應該認清我國與韓國的產業差異,以大財閥為主的韓國,選用人才時往往就像大公司一般重視學歷及規格,所以造就韓國人競相追逐履歷上的可量化項目。

而我國的產業是以中小企業為主,中小企業的戰略就是要靈活,能夠審度時勢而做出應變,所以從教育政策上,也許我們比較有空間能夠避免落入韓國的規格競爭,而去深度思考究竟我們社會需要具備何種特質的人才。

至於我們也不如美國一般家大業大可以靠少數的菁英去推動整個國家的前進,就業市場依然需要大量素質均衡的人才,因此教育政策我建議可以擷取部分的美國精華,也就是試著將少部分的課程活化,例如國文可以強化孩子運用文字的表達能力而少背一些註釋,歷史可以撥出一些課程給孩子們參與討論,理科能夠更多一點設計與實作,然後不要刻意去消滅競爭,而是將競爭的評分標準能夠公開透明且活化,讓積極參與討論的態度與形成自己見解的能力,納入升學評估的指標,而非單純用傳統的標準答案考試來定生死,當然這其中的關鍵還是教師以及硬體的配套該如何到位,而非上位者只丟給一個概念就要基層教育人員硬著頭皮去實現,應該要給予實際的教師培訓規劃以及器材的購入,畢竟我們已經邁入少子化的時代,不管資質好壞的孩子,都是未來珍貴的寶藏而值得好好投資。

無論如何,教育最重要的還是從家庭做起,也許從今天起,可以試著不要在孩子面前一直滑手機,多跟孩子對話,回答他們的問題,找機會在日常生活中播下激起好奇心的種子,因為對孩子而言,得到父母的肯定與關愛絕對勝過老師的獎勵,如果你還陷入傳統的考高分就給糖吃的思維,孩子就會為了得到高分而不擇手段,但假使你能夠讓孩子知道學習的過程中,獨立思考以及自主學習才是最珍貴的,就算你的孩子不擅長考試,他所習得的學習態度假以時日必然會對他的人生帶來莫大的好處。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