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上受打壓、人們不願或不敢說出「台灣獨立」,我們真有言論自由嗎?

在國際上受打壓、人們不願或不敢說出「台灣獨立」,我們真有言論自由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形的恐懼感是言論自由最大的傷害,也是言論自由最大的諷刺。

文:蔡丁貴(台灣大學名譽教授、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

1989年的4月7日,鄭南榕先生在中國國民黨政府的檢警追缉壓力之下,以火自焚,抗議因在他發行的雜誌刊登許世楷所撰寫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而被判刑,鄭南榕先生為了捍衛百分百的言論自由而犧牲生命。

如今,4月7日在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被訂為「言論自由日」,以紀念鄭南榕先生為了言論自由做出的貢獻。可以說,沒有鄭南榕犧牲生命的抗爭,台灣今日的言論自由應該看不到今日的景象。

即使今日有了「言論自由日」,但也不是全國性的紀念日;只有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才會採取這樣的做法,可見台灣目前的言論自由仍然受到很大的限縮。更何況這個「言論自由日」訂定的緣由,也可以看出台灣言論自由的不完整性。

4月7日是鄭南榕自焚以捍衛言論自由的日子,先有鄭南榕的犧牲付出,才有今日些許的言論自由,要紀念追思的是鄭南榕先生,卻連「鄭南榕紀念日」的名稱也不敢採用,這樣可以自我感覺良好是「言論自由日」嗎?請問,只有4月7日這一天需要言論自由嗎?一年當中其他的日子都不需要言論自由嗎?只有民進黨執政的縣市需要言論自由,其他的縣市都不需要言論自由嗎?

台灣的言論自由在鄭南榕先生以生命捍衛之後,確實有了一些保障。一般認識的言論自由都是比較狹隘的定義,就是演講、出版、發表意見等的自由權利。其實,更寬廣地來看,集會遊行表達立場也是一種言論自由的方式,中華民國政府在1987年解除軍事戒嚴之後,到現在還是以「集會遊行法」限制台灣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可見台灣的言論自由其實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

如果從更上位的言論自由內涵來看,所有的公民權利的行使都必須要藉由意見表達的自由形式來落實。選舉是一個自由的選舉嗎?沒有綁樁、買票、賣票的妨害嗎?可以充分行使罷免權嗎?公民投票門檻節節的障礙,能夠順利舉行公民投票嗎?這樣,台灣人可以自己說,台灣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嗎?

更進一步來說,台灣在國際上處處受到打壓,中華民國的車輪旗在奧林匹克運動會或是所有的國際賽事與集會都無法走上檯面,請問這樣,台灣人有言論自由嗎?台灣想要改變這樣的困境,將台灣變成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卻是不願意或是不敢說出來,這樣可以說我們有言論自由嗎?

這種無形的恐懼感是言論自由最大的傷害,也是言論自由最大的諷刺。追求自由本是人類的天性,言論自由是各種自由權利的基礎,這就是鄭南榕先生偉大的地方。

2014年3月「太陽花學運」之後,許多青年學生模仿鄭南榕先生當年在台北市金華國中演講振臂高喊:「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的模樣,自然而且大聲的說出台灣獨立的心聲。台灣獨立的心聲所代表的,就是台灣人要自由的心聲,台灣人要自己作主的自由心聲,這就是4月7日應該正名為「鄭南榕紀念日」的意義所在。民進黨的縣市長聽到了嗎?台灣人民聽到了嗎?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