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諾比核災28周年省思:比核災更可怕的傷害,是政府的隱瞞和謊言

車諾比核災28周年省思:比核災更可怕的傷害,是政府的隱瞞和謊言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兩天前的4月26日,是車諾比事件滿28周年的日子。1986年4月26日凌晨,烏克蘭的境內車諾比(Chernobyl)核電廠,在工人測試反應爐時發生爆炸,洩露大量的輻射塵到大氣中,不僅籠罩了整個歐洲,核電廠周圍30公里更因此被劃為禁止居住區,撤離了至少11.6萬位居民,被視為史上最嚴重的核災。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直到今天,仍沒有確切的人員傷亡及損失估計。官方數據顯示約有4千人死於核電廠爆炸,整個烏克蘭、白俄羅斯及俄羅斯至少有20萬人因核汙染影響而死亡。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導演Hind Saih曾製作記錄了車諾比核災搶救過程的完整紀錄片,片中描述核災之後壟罩全世界的陰影,然而更可怕的卻是無數人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遭受嚴重輻射汙染的受害真相。

比核災更可怕的傷害:隱瞞與謊言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一批無知的受害者:最先衝進現場的消防員

1986年4月26日,車諾比核電廠在凌晨發生大爆炸時,第一批消防人員在完全不清楚嚴重性的情況下趕往現場救援,暴露在極高輻射下的他們不僅缺乏適當保護,更絲毫無法降低火勢。當晚就有2人死亡,接下來幾個月還有28人喪命。

當時,深藏在車諾比核電廠地底下14公尺的反應爐核心所釋放的輻射量,是長崎和廣島兩顆原子彈總合的100倍。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如今的普里皮亞季已成為一片空城。

第二批無知的受害者:鄰近車諾比的普里皮亞季(Pripyat)的居民

在爆炸發生後的8小時,普里皮亞季內4萬3千名居民,竟對於3公里外的災變一無所知。爆炸隔天中午,在普里皮亞季所測得的輻射量是正常值的1萬5千倍,而到了傍晚已迅速攀升為60萬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牆上仍留著居民的塗鴉,和城裡來不及帶走的一切家當與回憶。

到了1986年4月27日中午11點,爆炸後的第30個小時,蘇聯政府才緊急派出超過1,000部巴士開進城內徹底疏散。而為了避免恐慌,當局隱瞞了情況的嚴重性,民眾更只有2個小時可以打包行李,許多人留下了他們一生中大部分的家當,等著被輻射塵覆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三批無知的受害者:空投救援的士兵

蘇聯當局為了阻止更大的災難發生,命令士兵空投2400噸的鉛進入反應爐,因為大量的鉛可以有效吸收反應爐溫度,融化的鉛也能堵住破洞,降低輻射外洩。但此次行動中,卻有600名直升機駕駛員遭到直接且致命的輻射汙染,在救援後默默迎接死亡。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1年,當年參與清理的工人們上街抗議政府削減他們當初說好的福利金。

第四批無知的受害者:清理殘骸的人

之後,車諾比的火勢雖然持續被控制,但是核電廠的巨大裂縫與無數噸高度放射性的瓦礫卻仍暴露在環境之中。接下來最緊急的任務就是覆蓋損壞的建築物並進行清理,因此,十幾萬名後備軍官以及臨時清潔工被徵召至車諾比,進行殘骸的清理工作。

然而這群清理人(liquidators)當時卻不知道核災對他們身體的傷害程度,仍在工作時天真談笑。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事故發生後幾個月,這些清理人湧入蘇聯各地的醫院,他們所患的疾病被稱為「車諾比症候群」,心臟、胃部、肝、腎、神經系統及新陳代謝都出現了不適。許多人至今仍因病無法工作,政府卻打破最初的承諾,削減了他們的福利補助金,理由是烏克蘭政府無力資助如此大量的援助需求。

車諾比核災清理人真實事蹟

車諾比之後的28年,那些看不見的傷害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Anna因為核災失去了她美麗的長髮,同時每周都必須接受化療。

在當時政府的隱瞞之下,許多人成為核災下的亡魂。而即使他們幸運地活了下來,仍要面臨甲狀腺癌等各種身體上的健康威脅,更會被看不見的心理疾病折磨。不僅車諾比附近的居民仍對於核污染議題有著神經質般的高度緊張,就連災難善後與醫護人員的精神創傷情況也不斷在增加當中。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醫護人員在治療核災受害者的同時,也必須不斷在人性與理性之間天人交戰。

「20年過去了,這些人活得與其說像生還者,還不如說像受難者。」,國際原子能委員會的輻射能專家羅瓦特說,「我們應該告訴他們的是:『其實,你們活過來了』。」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如今車諾比近郊一些被准許進入的地區中,有一群人被稱為「潛行者」,他們撿拾被遺落在城中有價值的金屬,四處變賣。

此外,科學家估計,至少還要經過3百多年,人類及經濟活動才能重回這片土地。而用於封存車諾比反應爐的鋼筋混凝土圍體,是在災變後匆促建成,目前圍體已經老化甚至出現裂縫,廢棄反應爐又有了輻射外洩的疑慮。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紅十字醫療團領隊佛洛狄米爾‧瑟特博士告訴全世界,「我們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讓那兒的人們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

然而,即使車諾比核災帶給當地居民史無前例的傷害,至今仍令人難以忘懷,在此同時,他們也努力地追求生命中最純粹的,因為活著而感受到的幸福與快樂。

Discovery車諾比核災紀錄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