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作業的寒假:能閒到去發掘自主學習的能力,才是未來世界更需要的

沒有作業的寒假:能閒到去發掘自主學習的能力,才是未來世界更需要的
Photo Credit: jjgod@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這些小學生長大後,他們的世界中所需的能力,真的還是能夠有耐心在寒暑假寫作業嗎?他們能夠閒到去發掘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在寬鬆的狀況下自主學習的能力,是否才是未來世界他們更需要的呢?

台北市教育局在寒假前夕要廢除實施40年的「國民小學寒暑假作業實施要點 」!讓孩子做學習的主人,小朋友可以決定寒假想做什麼,為全台首例,引起熱議。結果有國小校長和家長開炮,不過也有很多朋友大表支持。

我真的不知道國小寒暑作業對學生有幫助嗎,不過我肯定對我沒有任何幫助,因為我小學時,連平時的作業都不寫了,怎還會去寫假期作業呢。

大力表示支持的朋友,有些說寒暑假本來就是要讓學生去玩,要不然放假幹嘛,有些說要填滿時間不荒廢學習還不簡單,反正一堆家長還是會送小孩去補習之類的。

我沒在台灣唸過中小學,無法以過來人的方式討論,不過我可以以旁觀者的方式來看看。我來自的馬來西亞,升學壓力比台灣小很多,在我那個年代,上大學的人是少數,會唸到研究所的更是鳳毛麟角。不過我高二高三時,剛好是轉折點,大馬經濟快速發展,需要更多大學生,我們很多同學甚至是到了高三才決定要升學XD

因為我唸的中文中學,也就是所謂的獨立中學,大部分老師都是從台灣唸大學畢業回來的,所以常聽聞老師訴說台灣的狀況,就知道台灣的學生真是太變態了,上了一整天課,下課往往還要去上補習班。可是我們從小學到中學,大部分只上半天課,只有幾天要留下來上下午的課,或者參考社團活動。

我唸的學校更是學風自由,和學妹唸的升學主義的中學不一樣,只要不刮老師的車,不刺破車輪胎還有太過干擾上課教學,我們要幹啥隨便我們,作業要不要交是自己的事,我記得有交作業的都是想升學的同學,大部分同學也不太交作業的。我上過的補習班也只有補數學而已,而且我們去上補習班,其實是為了社交,不是去認真上課XD

既然只上半天的課,另外半天幹嘛啊,可以做的可多的,我們有同學去釣魚,有同學參加社團,我們學校還有一大堆什麼同樂會、課室佈置等等的全校性活動,一直到高中要畢業要考全國獨中統一考試,才少玩一些,不過我也還是花了很多時間編輯校刊。

可是這樣鬆散的學習環境會沒事嗎?我舉個例子,是我的強者同學(真的不是我)。因為我們實在太閒了,他下課就讀一堆報紙雜誌的財經新聞。我們唸的雖然是理科班,但他已決定以後要去唸財經相關的。我們那個年代沒有網路,所有資訊都靠報章雜誌,他就自己讀報章雜誌的財經新聞,讀了幾年發現他能夠從中找到一些線索。

記得高三快畢業時,我們聊天時,他一直說有大量資金匯入馬來西亞,一定有什麼目的或陰謀,我們都不以為意,當時大馬經濟起飛,有高速的成長,我們剛來台灣唸書時,馬來西亞零吉還是相對強勢貨幣,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沒想到沒過幾個月,就發生了亞洲金融風暴!這災難一發生,我馬上想起那位同學為我們分析的一大堆我們當時聽不太懂的道理。哇靠,他簡直就是先知。

高中畢業後,他就去唸財經相關科系了,後來在投資銀行之類的上班,據說他拿到的起薪是我們班上最高的。那位同學是個天才嗎?其實不算是,他算聽明,但我們班上比他聰明的同學還不少,課業算中上而已,除了超會打嘴炮也沒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他家境也只是中等而已,不像我不少同學家裡都有資產。可是他閒到去讀各大報章雜誌財經版,研究出國際趨勢,就靠這招讓他往適合的方向發展,然後平步青雲找到好工作。所以,他只是找到適合他的專長和興趣,如此而已。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如果我們高中時,要上一整天課,下課還要去上補習班,他會閒到沒事天天去看財經新聞,然後還看出許多事物背後的玄機嗎?我也是閒到沒事就去圖書館找書看,看了一堆書後發現自己最喜歡的是生物學;我們學校也有人閒到沒事天天畫畫,畢業後乾脆去學藝術而有成的;就連我妹,她也閒到天天在家做衣服、包包,大學雖然唸的是財經,但畢業後乾脆來台灣學服裝設計。如果我們天天都要寫一堆作業和上補習班,有可能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和專長嗎?

台灣人真的很愛把學生的學習時間全給塞滿,搾乾學生的精力,讓學生成為讀書考試的機器。來台灣唸了大學,去了國外唸了研究所,會發現台灣高中生的平均素質,肯定是在歐美之上,可是台灣大學生的學習動機之弱,和程度完全不成正比,這是令很多外國教師感到驚訝與不解的。很多人出社會後,就對知識不能興趣了,幾乎完全沒閱讀的習慣。可見台灣在中小學,不太重視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很多考試極為優異的學生,不是因為興趣而讀書的。

我高度懷疑,台灣人能夠忍受高工時,就是因為已經習慣從小學、中學就被作業和補習班塞滿了時間,所以可以任由資方狂操。我有不少優質的朋友,只要去上班前是單身,就沒時間好好再去認識適合的異性了,就算結了婚的,很多人都沒時間生小孩。個個都說忙死了,怎麼還有時間、精力去關心國家大事,只能拚命接老闆指派下來的工作。

台灣2012年平均每名勞工工作時數高達2140.8小時,僅次新加坡2402.4小時、香港2392.0小時,排名全球第三。新加坡和香港,都是城市國家或經濟體哦,他們的工時高也是比較正常的。新加坡工平均工時是台灣的1.12倍,可是他們的人均GDP可是台灣的2.4倍,香港的人均GDP 也有台灣的1.9倍,可見台灣人真的是在窮忙。

有網友在臉書《靠北工程師》貼出一張手寫的字條,裡頭寫到台北某公司來了一位日本主管,上班第一天就給員工下馬威,說自己在日本是個加班狂,每天都很晚回家,希望各位能跟上他的步伐,沒想到一個月後,該名日本主管竟然就辭職回日本,並丟下一句「你們這樣加班,是很不人道的」,點出台灣人加班的苦命現象。

台灣人之能夠忍受長時間工作,在原本該下班時還自動拚命加班,應該就是拜中小學時養成的習慣所賜,反正下了課不是寫作業就是上補習班,已經習慣到麻木了吧?

從人均GDP上來看,台灣並沒有把長工時換成相等的回報。這個時代,講求創意和創新,這些都不是靠長時間當乖寶寶寫作業上補習班就能培訓出的。

台灣沒有人才嗎?其實有,因為真的人才,並不需要逼迫,自己就會主動去學習。可是台灣這樣嚴苛的學習環境,除了訓練出耐操的員工,他們原本可以用來閒到發掘真正的專長興趣的,很大部分就此埋沒了。也因為台灣的工作環境太嚴苛,就算有機會發現自己的真實力,恐怕也到國外去發展了。這十年來,台灣流失的人才,恐怕也有百萬之譜吧?如果台灣能讓他們發光發熱,台灣的GDP真的不會再翻一倍嗎?

Photo Credit: Guido van Nispen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Guido van Nispen @Flickr CC BY 2.0

有本好書《匱乏經濟學:為什麼老是在趕deadline?為什麼老是覺得時間和金錢不夠用?》(Scarcity: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作者就用科學的方法,以行為經濟學的案例來說明,時間上的寬鬆,是很重要的(請參見〈多多才益善的匱乏經濟學〉)。

台灣對寬鬆的極不重視,從中小學塞滿的作業和補習,就可見一斑。當作業都塞得滿滿的,有多少學生還有時間去嘗試尋找真正的興趣?還有探索自己的人生方向?

即使不談高調的人生、興趣之類的,就功利地來談,《匱乏經濟學》就很明確地指出,把班排得滿滿而缺乏寬鬆,是非常有害的。《匱乏經濟學》用紮實的理論和有趣的實例來說明,寬鬆為何是必須品。台灣近年雖然高工時、高生產力,可是卻陷入窮忙的危機中,因為絕大多數人在上班時,僅能忙著應付眼前的狀況,沒有時間、精力和心力去放眼未來,難怪台灣許多政策僅是為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甚少長遠的規劃。

當這些小學生長大後,他們的世界中所需的能力,真的還是能夠有耐心在寒暑假寫作業嗎?他們能夠閒到去發掘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在寬鬆的狀況下自主學習的能力,是否才是未來世界他們更需要的呢?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The Sky of Gene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